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我嫁的路人甲是首富[穿书]满身是刺

作者:纳兰榴莲 来源:晋江文学城

“王爷要怎么惩罚我?”林归晚气极反笑。

封喻川盯着她,有一丝疑惑:“等风眠醒了,你给她斟茶道歉,禁足一个月。”

“王爷还没搞清事情到底怎么回事,就下定论是不是太草率?”林归晚抚了抚鬓角:“我可没推她,自己跌下去的。”

“姐姐…我不怪你…”躺床上的林风眠悠悠醒来委屈小意,看起来十分虚弱。林归晚怎么回事一点也没往日的样子?

“不怪我什么?不怪我听你说我是个荡妇?不怪我听到你说我是个摆设王妃?还是——”林归晚扯起嘴角还想再说什么被封喻川打断。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封喻川呵斥她。按风眠的性格绝不会说这种话,她一直都是柔柔弱弱的。

脸色苍白的林风眠倚在床案,垂着眸声声啼血:“姐姐竟如此血口喷人!”

看到贤王呵斥了林归晚,林风眠的心里顿时划过一阵说不出的畅快,当了王妃又怎样?王爷还不是向着她,傻子而已嘛,过了风头肯定踢掉了。王妃这个位置早晚是她的囊中之物!

看着林风眠无力的样子,林归晚就犯恶心: “我到底血口喷人没有你应该知道的清清楚楚,你敢发毒誓你说的话都是真的,要不然头生疮脚流脓不得好死?”

“你好歹是个女儿家,竟说那么粗俗的话!真是对不起你半点身份!”封喻川皱着眉,这傻女人能说出这种话?

“你少管,我的好妹妹你敢不敢应?”林归晚也同样恶心封喻川一副维护老情人的死样子,要不是她穿越过来,真林归晚的头上都一片草原了。

林风眠像是被吓到只是嘤嘤嘤的哭着,周夫人捂着心口,语重心长:“归晚呐,你妹妹还没好,别这样了…”

林琅看着这一切闹剧,青筋直跳,无论这事是不是真的,传出去又该招人弹劾,一家人竟然窝里横?

“好了,王妃,是臣管教不力,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林琅做了一个揖,希望息事宁人,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不知道明天朝堂的人会怎么嘲讽他。

林归晚看着这一幕幕,心凉了下去,爹不疼娘不爱,什么公道,全向着林风眠,她再不好,也是个大小姐,竟能如此偏视?

“本王竟没想到,自己的王妃混淆视听颠倒黑白的能力那么强?”封喻川感受着林风眠心碎又期盼的目光,不由得反讽。

风眠人怎样如何他一清二楚,这林归晚还以为安分了,看来是憋了个大招,竟谋害嫡妹。

“真假我心里清楚!”

大不了鱼死网破,林归晚捏着帕子,怒火烧着她。

死了又如何,还可能回到现代,也不至于在这和愚昧古代人周旋!

“林归晚,我看你磕坏了脑子!”封喻川倒吸一口气,这是林归晚?她竟如此大胆的对他吼叫!

林归晚直视他,眼中带着疯狂的神色:“我磕坏了脑子,那王爷你就是个智障!这么明显的把戏都看不清,当什么王爷,不如当个瞎子去要饭!”

“你别以为我不敢杀你!”封喻川一下攥住她的脖子,脸色阴沉。看起来倒是聪明了,但芯子还是蠢的。

周夫人母女看着这一幕心里乐开了花…

林琅还没从林归晚狂妄的言语反应过来,就看到贤王掐着他大女儿脖子,林归晚的脸变得青紫。

“有种…你来!”

林归晚在*,他不敢违背圣意,就算她的命不值钱,可皇帝的意思比她重要就行了,只要皇帝还在一天,贤王就不敢动她!

“王爷,住手啊!”林琅拽着封喻川铁钳一般的手,要是贤王杀了自己女儿,那他和贤王就成了市民的茶后余谈了!。

“嘭——”封喻川甩倒林归晚,就算林归晚不值一文,可圣意不可违。他不能让老皇帝失望,但不代表他管不了这女人!

“王妃最近中了风老是说胡话,太尉,本王就将她先带回去了!”封喻川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赢了,林归晚伏在地上喘着粗气,虽然以后日子不好过,但也总比时时被针对强。

延伸阅读

约瑟芬干洗加盟  http://www.iberiabingo.com/sa1y.shtml
约瑟芬干洗加盟_公司简介上海约瑟芬洗涤有限公司(简称“约瑟芬”)坐落于繁华大都市上海

决胜网加盟  http://www.iberiabingo.com/g2we.shtml
留学,游学,移民,培训……

梦雅霏服饰加盟  http://www.iberiabingo.com/p14c.shtml
梦雅霏是一家经营家用纺织品的企业,拥有国内创新的生产线,是集研发、设计、生产、销售、

华政教育加盟  http://www.iberiabingo.com/7m2.shtml
华政教育隶属湖北华政英才教育咨询有限公司,长期以来遵循“专业人做专业事,做事先做人”

胜利生物化工加盟  http://www.iberiabingo.com/p8q7.shtml
胜利生物化工主要经营《食品级,工业级》黄原胶黄原胶是一种生物合成胶呈类白或淡黄色粉末

学邑伟业加盟  http://www.iberiabingo.com/dtck.shtml
《状元高分学习法》《英语高分突破》《考试技巧》诚招各省市空白区域代理商学邑伟业面向各

香港福源珠宝加盟  http://www.iberiabingo.com/b14h.shtml
香港福源珠宝集团有限公司是一家集原石采购、玉石加工、批发零售、连锁加盟、投资、电商、

雅默加盟  http://www.iberiabingo.com/xeww.shtml
暂无

太初化妆品加盟  http://www.iberiabingo.com/piwu.shtml
太初化妆品是集科研、开发、生产为一体的代客加工(OEM/ODM)机构。我司拥有中国目

老垫家加盟  http://www.iberiabingo.com/nkkj.shtml
老垫家汽车用品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越炮灰抱主神在线阅读第10章

    李辰路被带到车上,坐在后面,两个便衣挤住他,李辰路一动不能动。事到如此,李辰路想问一下从这里到警局要花多长时间比较好,万一超时了,这一车人全部玩完,除了自己。“问一下,从这里到警局需要花多长时间呢?”李辰路很严肃的问旁边的便衣。那个便衣一愣,显然没有想到这个嫌疑人会提出这个疑问。他反应过来,还是回答

  • 鸿雪涤尘录之传武人(9)

    十善缓缓说道:“田里面闹鬼死了不少人,神婆说外面来的鬼大王,喜欢吃小孩,我们是村里抓阄选出来的祭品!”一旁的女子质问:“当地有鬼物作祟,为什么不请衙门来处理?戮仙说到:“拜托你动动脑子好不好?城隍都压不住的东西,这种偏远地方的衙门镇得住吗?”十善说道:“没错,刚开始衙门来了几次人,但是全死了,后来衙

  • 我真的不想当神了在线阅读第6节

    群人退了,在叶老爷给予承诺之后。不知是怎么的,叶老爷的头发湿透了,脸上也满是汗渍,身挂的薄衫也贴在肉皮上了,可能是天气太过炎热吧,也可能是叶老爷的心神太疲乏。在群人离开后,叶老爷就瘫了,瘫在了那把作为主位的红木椅上,两眼朝天,双脚拖地。“阿全,给我来桶冰水”叶老爷用一种极其疲乏的语调说道,虚脱了一般

  • 网游武侠之天下第一人之难逃情网(9)

    几天没去上班的诗盈,现在连手机也不敢看了,梅若红的死忠粉丝,向她发了不少恐吓的短信,称她是红颜杀手,狐狸精,死有余辜。连妈妈都上来劝慰她了,她以为所谓的公子人品尤佳,哪里想到花名在外,连女友都欺生上来了。“妈,不是这样的。你不知道,不知道就别说了!”诗盈面对妈妈的质疑,一半是莫名其妙,一半是惊讶不已

  • [家教]剑三真好玩之第八章(8)

    江重威是个很有威仪的人,在江湖上也很有地位,他的铁砂掌足可开碑裂石,击石成粉,“十三太保横练”的功夫,让人难伤他分毫。这样厉害的一个人,竟然做了平南王府的总管。马秀真开门见山地问道:“汪总管前来,不知有何事?”江重威敬上一份请柬,道:“后天六月十五是王妃的寿辰。王妃听闻马掌门到了东南,邀请马掌门赴宴

  • 海贼王之炎君再生之第三章

    自从关摘把郑星给弄的昏了过去后,就像是打通了任督二脉。根据周阿姨的话来说就是这小子天天皮的很,到还是满喜欢待在家里的,也还是不大亲近小朋友,到是在郑星这儿来了个与众不同。天知道郑星是多不想要这个与众不同啊!白薇也是满害怕的,生怕自己的儿子受不了亲近会被摧残,暗地里瞅来瞅去倒发现这小孩子还是挺乖的,至

  • 至尊人生不一样妲己

    13这是一片茂密的原始森林。大树枝叶扶疏,根盘节错。在一棵大树下,罗小虎身着西服静静地躺在那儿,一副熟睡的样子。这时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走来,头上戴着用枝条编的圈,穿一身红色古代女服,看见罗小虎,就走过去,蹲下查看。罗小虎一惊,睁开眼睛坐起来,四下张望后问小女孩:“小姑娘,这里是什么地方?”“有苏啊

  • 我山寨了整个修仙界在线阅读第1章

    天亮了不多久,自小有晨跑习惯的沈未汐已经绕着将军府跑了三圈,虽然已经在这将军府住了半月有余,每次晨练结束,沈未汐都得感慨一番这偌大的将军府:“大,真是大,有面儿。”沈未汐拿着帕子擦了擦汗,准备开始拉伸,身为一个模特艺术生,从高中起,别人还在拼命刷题,挑灯夜战的时候,沈未汐已经开始练习走台步了;别人拿

  • [综]一方通行育成计划打响第一枪

    第一日,风平浪静,并没有什么异常发生,王班长口中天天来骚扰哨所的印国士兵也没有出现,但在第二日,情况出现了。第二日凌晨时分,刺耳的警铃声在哨所中响起,警铃声响起的瞬间,哨所内的士兵心中都不由咯噔一下,这警铃轻易不会响,但每次响起来时都会有大事要发生。没一会,哨所里总共十一名士兵全副武装的抵达岗楼的各

  • 反派神明[快穿]第十章在线阅读

    明知道这死丫头不好惹,偏生要招惹一下,这下可好,一桌子饭菜都毁了。余婆子缩了缩脖子,只是想给这死丫头下个马威风,好让她知道这家里是谁在做主,不是力气大就能想咋地就咋地的。谁知道这死丫头这般嚣张,连饭桌都敢掀。这种事情要是说出去,脊梁骨都会被戳断的,这死丫头竟然都不怕。余婆子想到什么,恶狠狠地瞪了韦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