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青丝》之道宗(3)

作者:狐玄 来源:晋江文学城

日光渐寂,林海轻摇,药山今晚的夜却是显得格外的古怪,在寻常时日里,如此傍晚时刻,应是凶残的野兽、甚至可怕的妖兽纷纷出没觅食、嘶吼之声连绵起伏不断之际,但今夜、整片山麓却是安静得有些诡异……

随着时间慢慢的推移,山洞中的蓝衣少年林涵的脸色却是愈加难看起来。往日刚入元灵道宗山门时,他便是翻阅了不少的典籍。更是知晓这山麓傍晚时分正是妖兽等最为躁动凶残之时,但如今洞外却是唯有夜风习习,百兽如齐齐消失了一般毫无动静从洞外传来……

事有反常即为妖,借助稀稀疏疏的月光勉强的看清洞外随风曳动的树影。林涵紧紧的抿了抿嘴唇。不自觉的往身后的岩壁靠了靠,整个身体瞬间绷紧,汗毛亦是有些倒竖了起来,莫不是元灵道宗的强者寻来了?暗自揣度着、林寒脸色有些苍白了起来……

这山洞还是那时他尚未被元灵道宗检测出那什么造化灵血时,被宗内一位长老带领天资非凡的数名弟子前来山麓猎取妖丹时让他无意中发现的。此地连接山麓内外环之处,却是一处藏匿的极好地方。他发现后。便是悄然记下了这地方,以便候日进山之用,谁也未曾告知。

却未曾想到,竟真有这么亡命逃窜的一日,追杀他的,竟还是往日的宗门……

世事变幻,莫过于此。思及此处,林涵不由得惨然一笑、他精血经过那奇物一年多吞食多月、修为亦是大减,半月前他虽是趁着这奇物暴动之机,逃出了宗门,可这两年来的修行成果却是尽皆东流。修为已从纳气九重跌入了纳气三重,再加上伤势极重,若是道宗有强者追袭而来,他却是再也逃不过了。

思虑至此,林涵脸色苍白不已,默然良久之后,微微摸了摸怀中润滑冰凉之物,少年略显稚嫩的脸上却是逐渐浮现决绝之色,旋即便是转身向山洞更幽深处而去……

……

……

云雾缭绕,仿若仙境。这是一片极为高大雄伟的琉璃色宫殿建筑群。殿群中央是一处占地极为辽阔的广场,青石板铺就的广场之上不时传来教习修行的呼喝声。

时有云鹤蓦地自某一殿中迅疾飞出,载着众多胸前绣有青白交织云朵弟子穿云而去。山峰殿宇,林峦相依。看上去极为祥和安宁,但此刻的元灵道宗山门的高层大殿之内,却并不安宁,气氛反倒是有些凝滞……

“简直混账,主宗不远百万里以空间传送灵阵遣本使前来取走圣物,带回主宗交由长老探测其神秘功效,尔等如今竟然告诉本使,奇物被叛宗弟子盗走,不知下落,岂是戏弄本使不成!”元灵道宗主殿之内,一须发皆张的黑袍白须鹰钩鼻子老者满脸阴沉,勃然大怒道。

殿阶之下,数名束手而立的长老闻言也是脸色很不好看,毕竟那件奇物于宗门得手也方才数年,谁知晓以古籍记载的天地灵血滋养,竟是会让其发生如此巨变,竟有几分灵性显现似的、裹挟着林涵在他们猝不及防之下从眼皮子底下于密室中穿梭空间而逃了……

“圣使息怒,那圣物宿主林涵的灵血颇有几分妙用,料想是此物在灵血滋养期间竟是产生了几许灵性,这才选择裹挟此子而去。至于那林涵,却是修为微末以极,殿中长老覆手可磨灭之,不足为患,当务之急,却是搜寻圣物踪影要紧。”殿中一白眉道袍老者眉头皱了皱又舒展开、对身边怒气充溢的黑袍老者轻声道。白眉老者道袍胸口处一紫金色的云朵,这赫然是是元灵道宗掌尊人物的标志。

“唔,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只是主宗听了你等上禀,对此物是颇为的重视。刚惊闻此事,吾是关心则乱了,失态了,元宗主不要介意”白眉阴鹜老者听了言语,阴沉脸色也是缓解了不少,向掌尊略拱了拱手,虽说他贵为道门巡察使,本身修为亦高出其数重境。可这元秉道身为元灵神域三君之一的后人,更兼一分宗掌尊之位,他却是不能不顾忌些其颜面的……

“圣使不必着急,林涵这小子如今根基已损,境界大跌,不足为虑,那奇物必还在其身上,那元阳帝王已发缉捕令,宗门也在派遣长老率弟子找寻中,他却是逃不掉的。”元秉道右案,一面色白净,发冠上插着一根碧绿长簪,身着金朵真传弟子青衣服饰的青年也是忍不住插嘴道。

听到这青年的声音,圣使史清海刚欲大怒,这哪里来的不知死活的晚辈竟敢在自己与掌尊交谈时插嘴。元灵掌尊元秉道却是脸色微变,率先开口怒喝道“住嘴,这殿议之中哪有需要你一个晚辈开口的地方,速速给老夫滚下去,休要在此处丢人现眼。”

殿中青年闻言脸上顿时青红交替,刚欲反驳,却是抬头接触到元秉道严厉的目光,不由得缩了缩脖子,不敢再言语。

“老夫教子无方,还请圣使海涵。”元秉道一脸惭愧之色向史清海拱手道。“无妨、无妨。哈哈,掌尊血脉果真不凡,见解却是与我等却是一致的,何错之有。”史清海深深看了元秉道一眼,却是打了个哈哈道。

他虽为人阴鹜易怒却也不蠢,这元秉道待人接物是滴水不漏,修为不高,却也不可小觑。没必要无故因这小事与其交恶。停留在元阳王朝的这些时日倒还少不得要与之交好的……

“唔,圣使远道而来,舟车劳顿。暂且可移步养心殿,老夫已备好歌舞酒食,聊为圣使解乏。”元秉道与史清海交谈片刻后,听闻主宗对他评价颇高后,脸上终于是浮现出了笑容,伸手虚请道。

“嗯,那捉拿叛子的事就托付给掌尊了,可不能让主宗失望啊”史清海点了点头、向元秉道笑道,元秉道亦是附和“那是自然”史清海便是满面笑容的随着前头引领的侍女步出了大殿……

……

“爹……”待那圣使出殿门后,那青衣青年便是迫不及待的准备开口。元秉道却是双手虚按,示意噤声。然后苍老的双手微搓,一道青色毫光涌起刹那覆盖了整个殿门。这才苍老的开口道“说吧……”

“爹,难不成我们还真要将灵石灵药赠送一半给这史清海不成,爹你常说修行之途,首重资源。就算这老家伙是什么圣使,但这近百年积蓄送出去,我们……”见着元秉道这番举动,青衣青年先是心里一突,然后又焦急的开口道……

殿中的长老也是脸色有些发青,谁料到这史清海竟是直接开口索要要一半的库藏,这胃口也未免太大了些……

元秉道却是淡淡的笑了笑,负手道“阴狠、贪婪、无耻,这是主宗那边宗系的人传过来的对此人的描述,当今一见,果然名副其实。”

“不过嘛,这种真小人反倒是更好利用,况且此人背景修为也均是不弱,却是没有必要因一些灵石与之交恶。唉,只可惜为父还未参透那奇物奥秘,以为父看来,那奇物定是极为了得,若能以灵血破开其封印、吾说不得能够借此契机冲击元灵境了,可惜我等以灵血灌溉多日却只是令其逐封印逐步消解……唔,还是找到林涵此子要紧……”

这时,殿中一位灰袍长老却是眉头不自觉的皱了皱,眼中闪过一丝顾虑之色,元秉道见状,白眉微动,向其微笑道“孙长老有话不妨直言,此殿已为本宗布下灵禁,却是无碍的。”

“宗主,老朽确有疑虑,这奇物对宗主修行破镜大有裨益,可如今这巡察使一来,这奇物、寻回后恐怕是奉命要带走的啊。那寻到此物之后……”灰袍长老躬身恭敬道

“嘿”,闻言,元秉道却是诡秘的一笑,“主宗天灵道宗为大陆中州巅峰势力之一,分宗何止万千,奇物甚至圣物都是多不胜数,孙长老以为主宗会看重一低级王朝分宗所言的奇物么?”

“这……”听到这话,孙长老浑浊的眸子也是蓦地一亮。

“唔,如果不出本宗所料的话,想必是主宗的一位大人看了我等呈上去的讯息,对此奇物略有兴趣,方才遣来这史清海来查探一二的。否则,以这史清海区区造魄境六重天的修为,主宗怎会可能让他来迎取奇物……”元秉道抚须淡淡笑道。

“那以此人贪性,只要多加灵石运作一二,想必此事倒是极为容易解决的,说不得还可以让爹拜奉一下他身后的那位大人……”青衣青年此时也是脸上阴霍一扫而空、露出喜色道。

“嗯,不多言了,暗中令王长老燃起摄魂香速速去追捕回叛子林涵,吾等先去宴请那位圣使大人……”

元秉道淡淡一笑,袖袍一甩,向殿门步去,其余几人紧随其后,竟是几乎人人都身上散发出强大的威势,尤其是元秉道几乎已经到达了造魄境九重天巅峰了,半只脚迈入了元灵境了,这哪里是史清海所感应到的最强者不过元秉道造魄境三重天……

……

……

修行一途,本就是窃取天地灵气,孕养自身灵神,强悍自身体魄的逆天之路。

锻体九重,练出皮血骨强大的承受力;纳气九重,开始通过各种法门汲取天地灵气壮大自身经脉以为开海境铺垫;开海境之后,便可于体内聚灵成就芥子漩,真正在修炼上登堂入室,获得不可思议的强大力量。才堪堪纳气境的林涵,即便是被奇物裹挟而走,可元灵道宗上下却是显然并没有把他当成一回事,尽皆认为可十分轻易地将其捉拿回宗……

可,世事之变幻,却是难以揣度的……

延伸阅读

美驰加盟  http://www.camping-mart.com/n3g5.shtml
美驰健身器材是一家是中国致力于研究健身器材,甩脂机与五金制品的领头公司之一,拥有独立

苏尔达卫浴加盟  http://www.camping-mart.com/n00f.shtml
苏尔达卫浴公司不断引进出众的生产、检测设备,为进一步调整产业结构,从德国引进光谱分析

晴路加盟  http://www.camping-mart.com/dkak.shtml
晴路家纺布艺总部专注抱枕(靠垫)、抱枕被(毯)、慢回弹记忆棉坐垫、汽车头枕、企业广告

melody加盟  http://www.camping-mart.com/dpoj.shtml
melody女装主营的是女装、韩版针织服装,韩国女士t恤打底衫,衬衫,连衣裙,卫衣绒

柔茂加盟  http://www.camping-mart.com/ygao.shtml
柔茂窗帘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柔茂窗帘与多家少售商和代理商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

群星加盟  http://www.camping-mart.com/pl7g.shtml
群星美甲位于重点风景名胜区――楠溪江之畔,创建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生产“群星”(Qu

西西加盟  http://www.camping-mart.com/np7f.shtml
西西品牌鞋位于温州市区地段,以生产、批发为主,主要经营韩版风格女鞋,公司同时与多家鞋

迪瑞阀门成套设备加盟  http://www.camping-mart.com/gekf.shtml
迪瑞阀门成套设备公司位于上海金山区江南水乡古镇—枫泾工业区。它是一家由中德人士联合开

繁博美食加盟  http://www.camping-mart.com/u1ps.shtml
秦皇岛繁博饮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繁博餐饮”繁博餐饮成立于2010年,公司总

达强玩具加盟  http://www.camping-mart.com/60ff.shtml
达强玩具招商加盟。达强玩具总部是一家集设计开发,生产制造,销售服务于一体的玩具生产厂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韩剧之允我以幸福在线阅读年中趣事

    因为上次的几件事情,终于我忍受不住了。回到了家中告诉了已经六十多岁的婆婆,婆婆却让我身上揣一些大米,然后不要晚上出门,也不要去阴气重的地方,我也不知道应该是信还不信,好像不管我信不信他都这样。反正那个老和尚的话我已经不再信了。正月间的风冰冷刺骨,今天应该是个开心的日子。我去到我外公家里玩,此时刚吃过

  • 冥王的冷情血妃在线阅读缥缈宫

    随她意识,灵魂瞬间离开空间,瑶姬刷一下睁开眼,入眼的是一顶高贵的禅木床架瑶姬起身,发现自己穿着一件浅蓝色的衣服,布料不是很好,看着更像是丫鬟的衣服她仔细打量着房间内,发现房内豪华靓丽,一看就知这的主人是个有钱人,就在她对面有一块镜子,瑶璃抬头镜子就映出了她的身影,看着镜子里的脸她微微震惊,是跟她前世

  • 轮回无上在线阅读第1节

    悠闲寂静的午睡时间,阳光洒满大地,温暖而明亮,但总有阴暗的角落,是阳光触及不到的。在学校的一处小树林里,三个穿着校服混子将一个紧紧抱着书包的少年围住了。为首一名染着红毛的混混嘴里叼着烟,十分嚣张。“陆远,我看你还是乖乖的听我们的话,自己主动离开学校比较好,不然的话,等会可有你好受的。”“全校都知道你

  • 陈酒言之偶遇(5)

    将自己和阿黄使用好药品后,吴越打算继续向要塞大道那边走去,但这时他才发现他迷失方向了!阿黄带着吴越一通乱跑把吴越的方向感完全给颠没了!更悲催的是今天竟然没有太阳!如果有太阳的话也许吴越还可勉强辨认一二,可是现在。。随便一个在野外生存的人都可以通过其他的方式进行辨认方向比如:观察树木的向阳向阴面。这些

  • 网游之赵子龙黑马非马【修】

    天边晨曦暗淡,浸在飘着薄雾的湖面上,泛起微蓝的水汽,凉意顺着线和钓鱼竿,攀上他的指尖。黑色T恤白短裤,脚上一双银灰溯溪鞋,长腿敞开慵懒靠着折叠椅,听见渐渐响起的脚步声,他也没回头,只是掐灭了手里的烟。“可以一起坐吗?”背后传来轻软好听的询问,他用漫不经心的点头当作回答,同时,伸直了靠近她的腿,选择折

  • 缘孽月图谋之歉意与和

    秋日的阳光,不似夏日那么热烈,林荫道上,落叶不时飘落,风一扬,又缱绻远去。小夏目背着书包一个人静静走着,身边不时走过玩闹着嬉笑着的和他同样背着书包上学的孩子,停住脚步,看着头顶又一片树叶飘落。稍微,有点寂寞呢……脑海里不由想到昨夜的梦,啊啊啊……自己是怎么啦……怎么会那么在意那场梦呢!大不了下次再梦

  • 大唐从蒸汽时代开始第四章在线阅读

    阴雷城,建成上千年。千年前的某一段时间,连绵无际的原始森林,天空乌云压顶,阴雷滚滚,大雨漂泊,象是世界末日来临,众生恐慌。奔跑、迁徙、嘶喊、绝望。。。。。。整整延续了五个多月,大片大片的林地形成千丈深的水泽,成千上万的人类以及妖兽因此丧生。有一片山脉贯通形成的丘陵,纵横二百多里,成了苟延残喘的人类和

  • 爱若晚阳深巷宠物店(三)

    倒是林悦,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两边的小脸上还带着因为害羞而显得粉嫩的颜色。林白这个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着,只能狠狠的捶自己一把,将自己捶醒。“今后,你就是这奇迹宠物的一员了,不过介于你有一半人类的血统,我不能把你当成正常的宠物,但是你需要想奇迹宠物贡献灵力值才能保住你身上的法印不消失,所以,

  • 禁若寒渊之一级副本(4)

    十几分钟前,某个白色空间,一个人影浮现,如同镜花水月一般,渐渐清晰。裴止看着眼前一望无际的白色,有些眼疼。【欢迎来到玩家基地】【这是您的住处,您可以将它变成您想要的样子】他的**面板自动浮现出上面的这两行字,字里行间带着一种谦卑尊敬的味道。心念一动,原本空无一物的白色就变成了精致奢靡的宽阔房间,是裴

  • 我!购物不花钱!在线阅读第6章

    “我知道你醒了,起来吧!”吱呀一声,茅庐的木门被推了开来,冰冷的寒风钻进,冻得韩超立刻睁开了眼,见到门口那个冷面女子,梨花院主。“见过院主……阿嚏!”韩超从木床之上爬起,刚想行礼,身子不禁一抖打了一个喷嚏。“哼!你如今星脉被废,连狗都打不过,也不知老娘收你这个废物做什么!怕是上了床连条狗也不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