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蓝色的奇点奇法窥天计救人

作者:冷意uhu 来源:纵横中文网

凤蝶把俏如来与素续缘安排好之后,带着满心疑问的去找神蛊温皇。

“主人。”凤蝶道。

“你,不解。”温皇不用凤蝶发问,已知她心中疑惑。

凤蝶回道:“不是不解,是完全糊涂了。”

温皇闻言轻笑一声,“素续缘此人,虽是年少,其智亦另吾称赞,只可惜……”

甚少听到主人称赞他人的凤蝶,直言道:“主人不是一直想找对手,那很好啊。”

“唉,所以,我才说可惜。这个人眼神太过清澈,就算与他成局,也完全不会有趣味可言。”温皇轻摇羽扇,这声叹息就连凤蝶也听出了其中的惋惜之意。

“为什么?”凤蝶不解。

“因为,他要的东西太简单,却又永远不可能得到。”温皇说道。

“他要什么。”凤蝶追问,人却更加困惑。

“天下。”温皇答。

“天下?”凤蝶越发涂糊。

“是,天下太平的天下。”温皇终于给出了答案。

“不可能。”凤蝶这次答得毫不迟疑。

“看吧!这是连凤蝶你都知道的事情。所以,吾说,与他成局,太过无趣。”温皇难得地感叹。

终于了解温皇的意思,凤蝶迟疑了一下,“……主人,还有一事。”

温皇轻笑一声,方才道:“唉,日前,神蛊峰下,你也见过他的剑法。剑招虽隐而未发,但他之剑意令吾欣喜。可是……”

话到这里,温皇看向凤蝶,道:“凤蝶,你说一个只有三成功体的人,就算拥有剑意,又能发挥出几分的实力呢?”

“啊。原来如此。”凤蝶恍然,想了一下,直言道:“主人,我觉得你已经输了。”

“唉呀,凤蝶,男人可是受不了挑衅的生物啊。”温皇如是说。

为凤蝶解惑以后,温皇又问起了她带俏如来一行人神蛊峰时,是否见到追踪之人,凤蝶回答说,跟踪的人被素续缘以阵法困住,所以,未曾见过来人面目。

神蛊峰下。

急急而行的燕驼龙,没想到他刚离开神蛊峰,就遇到赶来“求援”的天恒君。

天恒君一见到燕驼龙,直接便问剑无极在哪里?又说雪山银燕为了救刀缺忘尘,正在被人围攻。

燕驼龙不疑有他,想到离开前素续缘曾说,已派剑无极去相救刀缺忘尘之事,自是实言相告,让天恒君安心。

听说剑无极竟然已经先一步赶去救援,天恒君心中恶念陡升,在听到燕驼龙问起剑无极的去处时,指了个相反的东南方双荷村给燕驼龙。

早就从素缘续那里得知,剑无极所在方向乃是东北方,燕驼龙心下顿生疑虑,面上却是不动声色,三两句话把天恒君打发掉。

见天恒君离开,燕驼龙在一时之间,也无法判断天恒君所言真假,正想回神蛊峰问清楚时,却先后遇到了下山察看的凤蝶,与刚刚赶来寻他的小弟脚仔王。

同时,也从脚仔王的口里得知了剑无极真正的位置,乃是东北方的天水村,并由凤蝶证实了天恒君乃是西剑流内奸的事实。

随手把小弟丢给了凤蝶以后,燕驼龙前去支援剑无极与雪山银燕。

另一方面。

凤蝶离开以后,温皇来到院中,施动玄卦之术,借奇法,窥天地。发现西剑流四道八门之气,在东北方天水村的方向。

但在西剑流内部却尚有四门,这代表有人已替补已死的千鸟胜。此人能力又不逊于八门,致使西剑流的结界仍未突破。

就在神蛊温皇沉吟间,藏镜人的影子出现在石壁之上,没有丝毫客气地直接问道:

“救人的事情,安排得如何了?”

——————以下走波剧情——————

温:这句话,实在有问题。

藏:喔

温:尚未听到我的回答就离去,你怎能当做是答应了。

藏:你我之间,有需要这种累赘的答问吗?

温:唉。西剑流祭司,被黑白郎君的一气化九百所伤,结界的力量已经减弱。而四门不在,防守出现漏洞,要闯西剑流,现在是最好的时机。

藏:很好

温:不好,问题有三。能牵制祭司并破坏结界的灵尊,也被你的飞瀑怒潮击中,难道你以为中你的极招,有这么轻易就复原吗?

藏:无妨,这件事情你负责。

温:唉。我说,你这是报复我选择退隐之事吗?

藏:既然你有自知之明,就认命吧!第二个问题呢?

温:就是那拥有不死之身的死门。

藏:这你不需要烦恼。

温:他若超出吾的安排,就会陪上多余的性命

藏:你何时也会顾虑他人的性命

温:修身养性,佛心来了

藏:哈哈哈……

温:笑声很怀疑

藏:其他之人,不在吾的计算之内

温:那吾丑话说在前

藏:你的人,吾不会动,其他的人,看他们的命了

温:第三,黑白郎君

藏:他没机会,再来扰乱本座与史艳文最后的决战,你还要考虑

温:坦白说,这步险棋,你,下得真绝。

藏:在史艳文未死之前,吾不会让西剑流这么好过

温:要有分寸

藏:就等你的计划,决定分寸,哈哈哈……

——————剧情走完,真心觉得这段很精彩,实不忍心一语带过——————

在见到藏镜人的时候,温皇便知他此来定是为了史艳文之事,有了藏镜人的允诺,温皇很快就与他议定了救人之事。

等到藏镜人走后,温皇正在思索派谁送信之时,就见凤蝶带着脚仔王进来。

只用三言两语,温皇便忽悠得脚仔王乖乖答应,分别送信给燕驼龙,以及天水村的剑无极。

待得脚仔王离开,温皇再次观看天时,“只剩四门的西剑流,若放过这天时地利,真是白白浪费。”

说着,转身去找俏如来。

西剑流。

八门队长,四门不再,正值内部空虚之时,却迎来一位客人。

“功名爵禄尽迷津,贝叶菩提不受尘。久住青山无白眼,巢禽穴兽四时驯。”

随着悠扬词号响起,神蛊温皇缓步来到西剑流。

军师赤羽早己严阵以待,见人已到来,“神蛊温皇,你别来无恙。”

“唉呀,劳动军师你亲身来迎,在下实在不敢当,又万感动。”温皇说得感动,言词间却依旧散不去他那漫不经心的语调。

明明是相互戒备的两人,方语交锋之间,却犹如多年未见的故友,热情非凡。

另一方面。

俏如来等人趁着温皇牵制住了赤羽,来到西剑流地牢的不远处,只等时间一到,灵界那边施术破开结界。

就在众人于暗中探查西剑流防守阵容时,俏如来终于寻到空隙,向素续缘问道:“续缘,先前温皇前辈与我们说起营救父亲计划,你为何阻止我,说出你的计划。”

素续缘笑道:“好友,你一定在想,若用我的办法,或许可兵不血刃地救出你的父亲。”

“确实。”俏如来坦言承认。

“不然。”素续缘否定的果断。

“先前如此说,是因为西剑流坐拥八门之众,而我方能与八门抗衡者,唯有好友,银燕与剑无极,你们三人。

而现在,温皇亲自牵制赤羽,又得灵界相助。于我来说,正可一窥西剑流战力,对你们来说却正是一展实力的好机会。”

素续缘口中分析着眼前的情势的,心中却是暗忖,前世的自己当年以天下第一之名入世之时,骄傲叛逆、狂佞邪气。

面对局势判断,只会选择最有利方法,哪里会把旁人性命放在眼内。直到经历过三生三死,才开始理解爹亲,可惜,自己也没有能力再帮助到爹亲了。

而自己这个新交的好友啊!

却是天生带了三分的仁慈,在能可不动干戈的时候,总希望可以选择和平的方式解决问题。

但是,有的时候,只有武力与威胁双管齐下,才能达到最佳的效果。

思及至此,素续缘继续道:“我之方法,虽然可行,但是,西剑流之中,不只有你的父亲,还有你的小弟,以及被西剑流擒捉的那将近二百名幼童。

而此法,可一不可再!所谓谈判,在适当地展示武力之后,才能取到最好的效果。”

“啊!”俏如来轻呼一声,随即露出愧色,叹道:“我竟然只顾到自己的父亲。”

“哈。”素续缘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只顾着自己的爹亲,也没有错啊!

他虽对俏如来的自愧不以为然,但想到未来尚未发生的白莲劫难,神色间也不由得暗淡。此生,纵使有自己相助,有些劫却避不得,也避不过啊!

旁边,听得两人轻声交谈的燕驼龙,忍不住问道:“我说俏如来喔,难道你们还有其他的计划?”

“不过是随机应变而己。”素续缘不欲多言,转移话题道:“还是先过眼前这一关吧。”

果然,燕驼龙的注意力,被转移到史艳文的下落上面。

虽然能够确定,史艳文被关在西剑流内部,可具体的关押地点,还需要众人确认。

与同样带着救人目的前来的忆无心交流后,燕驼龙猜出史艳文与她的朋友,应该都被关押在地牢中。

在此期间,众人于暗中观察着地牢的入口,因为结界的减弱,隐藏在入口处的封印也显露出来。

只不过此时来人之中,不论是燕驼龙,还是素续缘在术法上的造诣皆是不弱,因此,没有人把眼前的封印放在心上。

很快,约定的时间到了,身处灵界的灵尊隔空施展出移灵术法。

西剑流的结界,顿时出现缺口,俏如来等人趁势攻入,并留下叹悲欢与凤蝶,以及随后出现的云十方,阻拦西剑流的三门队长。

素续缘跟随众人进入地牢之后,便看到了传闻在苦境因为自己爹亲入世,而被迫领便当的“史艳文”。

貌似,在这方世界的史艳文,活得也很糟糕啊!

自见到史艳文以后,俏如来便难以抑制自己的激动,然而,话到嘴边也只变成了一句:

“啊,父亲。”

深知此处不是说话所在,在看到与儿子同来的忆无心,莽撞地要去救黑龙,史艳文及时出声阻止:

“不可靠近,封印会反噬你们的力量。”

“啊,这该如何是好?”忆无心闻言,心中焦急。

同样听到此言的俏如来,却忍不住悲声道:“啊,父亲大人,您受苦了。”

听到好友一句“父亲大人”,在边上“看戏”的素缘续忍不住,刷地一下打开手中折扇,遮住自己抽搐的嘴角。——折扇,自是来自温皇的慷慨赠与。

他的好友啊,竟然连对父亲的称呼,都与自己如此相似。

昔日,重生后的他假意投靠邪灵的时候,总是喜欢以挑衅的声调,叫上一句:“我亲爱的父亲大人!”

只是……

素续缘轻合折扇,自己的称呼是为了布局,而俏如来的这句“父亲大人”,未免叫得太过生疏了。

这般生疏的称呼,感觉好似看到了前世的自己……

心中轻叹一声。

“好友,先解开封印吧。”素续缘上前一步,审视锁链上的术法。

“精忠,这位是……”史艳文见到与儿子年岁相似的少年人主动出头,不由得出声询问。

“啊,这是素缘续,是我的好友!”俏如来解释道。

史艳文闻言不再多问,正欲说出要解开封灵锁, 需要使用正负元力的时候。

只听耳边已然响起一道清叱之声:“八指迷踪·点化阴阳!”

一术化阴阳,刚好与史艳文尚未来得及出口的正负元力,有异曲同工之妙。

史艳文:“……”望向俏如来,这真是你的好友,而不是你请来的救兵吗……

然而,就在封灵锁解开的同时,西剑流祭司立刻有所感应,隔空发动攻击。

史艳文同时应招,一声:“破邪,灵法反制。”

法术反噬,令祭司伤势瞬间暴发。

正当众人救起昏迷中的黑龙,扶着史艳文准备离开牢房之时,却又遭遇到藏镜人拦路。

“史艳文与黑白郎君只能走一名。”藏镜人口中虽是如此说,可人却是扬手就攻。

与此同时,史艳文亦是惊喝一声:“啊,危险。”话音未落,已抢先接下一招。

一招过后,藏镜人一指史艳文,“谁都可以走,只有他,不准。”

话落,便是扬招再攻。

此时,身为战五渣化身的素续缘,默默地站在角落里。很清楚地看到藏镜人明明指着史艳文,可出招攻击的方向,却是背着黑龙的忆无心。

素续缘:“……”

站在忆无心身边的哀世间虽有察觉,可挡招之时,应是慢了一步,忆无心应被余劲所伤,同时,露出手臂上的火焰印记。

见到哀世间强接藏镜人之招,史艳文来到哀世间身后,以自身内力相助。

无语地,看着眼前一幕幕的闹剧,素续缘终于忍无可忍,上前一步,口中同时惊呼:

“啊,温皇前辈,你怎么来了?”

“什么?”藏镜人心中一惊,不由自主地敛息收式,转身,向地牢入口处望去。

看着空无一人的地牢入口,藏镜人哈哈大笑,怒声暴喝:“没人敢欺骗藏镜人啦!”

“晚辈只是遵从温皇前辈的指点!”素续缘面不改色地为他口中的温皇前辈挖了个坑。

“温皇。不可能。”深知温皇个性,藏镜人自是不信。

“耶,前辈怎能否认?温皇前辈可是受您之托,才愿相助我们的啊!更何况……”

素续缘言之凿凿,三言两语,便把藏镜人的思路从:温皇不可能在意他人的性命,拐到了温皇不是在帮助我们,而是在帮你!

这两个看似相关,实际上却是毫无关系的问题。

藏镜人一时不察,下意识地顺着素续缘的话问道:“何况什么?”

“更何况,前辈本就无意为难我们。否则……”素续缘欲擒故纵,欲言又止。

“讲。”一个讲字说出,藏镜人身上战意却是去了八分。

见时机成熟,素续缘甚是贴心的为藏镜人递了一个台阶过去:“否则,前辈也不会在初见面之时,便留下足够的暗示了。”

“什么暗示。”藏镜人虽是问题,可语气却甚为肯定。

好似,这不过是他给小辈的一个考验,正在等待答案而己。而实际上,藏镜人亦同样被勾起了好奇心,只是不愿在史艳文面前漏气罢了。

“早在前辈初到之时,便已说过‘史艳文与黑白郎君只能走一名。’”素续缘话到此时,一向温润的声音,忽而变成坚定起来。

“所以,我们选史、艳、文。”

“哈哈哈哈……”藏镜人仰天狂笑。

他,已经无话可说了……

延伸阅读

型月世界的FGO系统中秋家宴惶悲喜  http://www.jianzhan51.cn/pmwu.shtml
第4章中秋家宴惶悲喜常言母女连心,这话可真是不假,那他他拉氏福晋倒怕是有几分子预感了

玄幻之绝世女帝是吾师!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jianzhan51.cn/x4rv.shtml
春去秋来,秋去春又来。萧之在金陵城已逾一年,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他完成了六重锻体,却也

超脱万象起名字什么的最麻烦了!  http://www.jianzhan51.cn/y8br.shtml
就在这时,小玄充满磁性的嗓音打断了我的思考。他面向我,缓缓问道:“那么接下来,你打算

小人物的快穿日常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jianzhan51.cn/gc3f.shtml
柿介一路跑向前院,皑苍的公子们没有实权,平时更是不需要处理什么公务,基本上是早朝的时

还凶吗教训刘飞  http://www.jianzhan51.cn/a00i.shtml
“十天,先来试试这丹药的效果”。刘峰手一伸,直接将丹药拿了出来。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悍卒之血色南京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jianzhan51.cn/ps0p.shtml
德馨小区历史悠久,楼栋样式和后来常见的门对门型不大一样。楼梯在最侧,上去后便可见一个

殿下他能标记A[星际]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jianzhan51.cn/s5lw.shtml
众人活捉了这些魔与兽,感叹昊天的的变化。“昊天你怎么变得这么强?”李靖问。“我也不知

哪怕热爱变祸害第四章  http://www.jianzhan51.cn/gimg.shtml
到了饭店两人便直接上了三楼,包房的餐桌上已经摆好了几盘菜,赵奕把上面的盖子挨个揭开,

万界穿梭之时空珠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jianzhan51.cn/u5h9.shtml
一系列工作完成后,Smith教授和院长正在叙旧,安杳走到楼下吸收新鲜空气,顺便等待S

无穷之秘之全明星见面会(1)  http://www.jianzhan51.cn/y9s8.shtml
“你他妈有病!还想嫁给你偶像?做梦!”“每天张嘴闭嘴说他是你老公,他认得你吗?你还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阴阳先生探阴阳界-夜语星瞳?( 求收藏! )

    寂静的树林中,突然出吹起了一阵微风,风在地上躺的少年身边打了个转,又偷偷的溜走,这个少年仿佛是睡着了。渐渐的风消散了,而躺在地上的少年也缓缓睁开了双眼,紧接着少年脸上露出微笑:“呼,长时间不锻炼,这一下活动居然累的躺在地上都睡着了。”甘小凡长长舒了口气,看着技能框上的小数字裂开了嘴,毕竟这是在海贼的

  • 妖精的尾巴之冰霜之女之钢琴老师 (求鲜花、收藏、打赏)(6)

    走到音乐室的门外,通过透明玻璃,梁剑龙、李姐、曾婶三人看到了音乐室里,一个13来岁穿着蓝白色水手校服短裙的小女生,正在坐在施坦威钢琴旁边,摇头晃脑,快乐地弹奏着琴声。一双漆黑清澈的眼睛剪水秋瞳,清爽的头发,清秀的脸庞,还有那由内而外散发出的清新自然的气息,绘成一幅清美的画卷,像是从锦画中走出的人间小

  • 灵童记之第二章(2)

    虽然最后还是特地来检查了一遍,不过用脚趾头想也知道,特萨的召唤阵当然不可能有问题。她的导师杰夫在这一个月帮她检查了不下一百遍,终于确认她的召唤阵是完美无缺、没有破绽的。倒是爱斯蒂的召唤阵因为前后改了好几次主意,导致一直没来得及彻底完善,事到如今还在不停地出状况。特萨看着爱斯蒂改来改去,一直到其他来复

  • 从废灵根开始修炼在线阅读第三节

    过了些时日,那阎罗之女在幽冥界空空山闲来无事,悠然卧在一颗树上,只因她偷饮了几口酒,便觉有些困乏,竞在树上沉沉睡去。半梦半醒之间,仿佛来到一处花海仙境,四处皆为奇花异草,那是她几百年来从未见过的美景,正在她被看着满眼的美景吸引的时候,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说笑之声。只见一群仙姑模样的人在花间嬉笑。她循声

  • 鬼灭:从狭雾山开始签到一拳之威

    白胡子老头乃是维护练武场秩序的长老,毕竟是同门之间的较量,若是出现死伤的情况就不好了,他的话音刚落,场上的两人都是暗自提升着自己的实力。两人的气势都是猛然爆发出来,在空中对撞在一起,发出阵阵脆响,他们可以说是极光圣地年轻一辈的翘楚了,还未开战就让人感受到强大的威压。“光灵掌”丁元忍不住先动手了,随着

  • 寻天作祖真假中暑1

    “嗯~~”叶颜拉长了音节,笑着说:“本科毕业了,在校研究生。”“哇!!!”祁夕一直都很佩服学习好的人,不禁的感叹道:“你都在读研究生了?!看起来一点也不老!!”叶颜看着祁夕崇拜的眼光,又听了祁夕说的话:“的确有点老了,十二月过完生日后就二十了。”祁夕摆摆手,解释着说:“二十岁很年轻的好嘛,我的意思是

  • 棋魂同人光之亮第二章在线阅读

    天空泛着雾蒙蒙的烟灰,隔着步步锦的支窗能听见外头奴才们皂鞋摩挲着地面上的声音,萧恪已经醒了,他睁着眼看向床幔顶上头绣着的腾云起雾的团龙纹。他是个眠浅的人,从小到大从没有哪天能安稳的睡到天亮。他坐直了身子,有善呵着腰跑进来替他把帐子撩起来挂在旁边掐丝缠金的钩子上,萧恪说出了他今日的第一句话:“她在哪?

  • [综主阴阳师]阴阳师的火影人生第1章在线阅读

    叶玄打开院子的门,走到了古屋前!自从父母去世后,他就很少回来,而如今院子长满了草藤,但唯独祖父时期就居住的古屋干干净净、没有一根草。这次叶玄回来,就是经常做同样的梦,总是梦见古屋有变故,所以才回来看下。现在他站在古屋前面,突然觉得古屋和昔日有些不一样,有种磅礴大气、玄之又玄的感觉。“难道那个梦竟然是

  • 破天之途在线阅读第10节

    雪婉儿看了看那些字,很是疑惑,忽然想起了什么,于是喃喃道:“难道这是师父曾经提到过的紫云绝地?”静月曾给弟子们说过,紫云峰上原来有修真一派,一段时期以来这一派还是修真各派的领袖。只因一场变故,一夜这间紫云峰上的几位修真高手突然不知所终,这一派才慢慢衰败,究竟是什么原因却无从知道,也只是听人说紫云一派

  • 哈利波特模范贵族在线阅读第六节

    “润玉不好了出事了!!”紫微一路嚷着冲进七政殿,却见里面有两个陌生的宫娥,立马噤声。宫娥向紫微行礼过后方才继续说道:“天后娘娘体恤殿下,特命我等送来两种不同仪制的丧服供殿下选择。”“都放下吧。”“天后娘娘说请大殿下自己决断,是选择天界或是龙鱼界的礼俗,另外一个,命小仙带回。”这是禁闭了也不消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