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纯禽记者在线阅读第九章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来源:纵横中文网

不知男人念了什么咒语,手中的头发突然像有了生命,像片羽毛轻缓缓地飘到了黑潭的上空。

可是那个不知是徐五还是宋遇的人已经死了。江榭在牢狱亲眼所见,那个人皮肤破裂,七窍流血。

这时,平静无澜的水竟与发丝产生了共鸣,溅起点点的波纹,从那黑水之中竟徐徐升起两团深红色的光晕。

男人眼神一厉,想伸手将其抓住,可当手即将触碰到时,两团光晕又沉了下去。男人一愣,伸出的手顿在空中,难不成是哪一步出了问题?

正当他疑惑时,下一刻便有另外一团的青色光晕升了起来,不过与之前同样如此,停留了没多久就立刻沉入了黑水之中,接着又是两团深红色光晕升了起来......

“咦?这可出了怪事....”男人自言自语道。两条不同的因果线竟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这是他从来没遇见过的。

可在旁的江榭却突然明白了过来,忙道:“就这个!快点!”

听见客人“施召号令”,男人便反射性地释放出了内力,将又快要沉进黑水之中的两团光晕收入了掌中。

江榭可算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徐五的身体,宋遇的灵魂!

先不论是如何互换的,之前得到徐五的头发时,任务系统提示已经成功收集了朝暮丝。

青铜鼎出现了两条不同的因果线,这让江榭几乎瞬间明白过来,任务收集的判断机制应该是以表面为主,所以那人虽是徐五的身体,里面是宋遇的灵魂,但在拿到头发时却依然显示成功收集,而这个青铜鼎却不能判断是以灵魂还是表面作为搜索机制,所以才会出现现在这种状况。

两团深红的光晕散发着光芒,仔细一看,便看得出其中细微的差别,其中一团沾染了许些黑色的雾气。

果然下一刻便听见男人掂了掂这团光晕,说道:“这条因果线之人的魔气很重。”

“能知道姓名吗?”江榭心中有个答案呼之欲出。

男人点了点头,便朝手中的光晕运了一丝灵力,顿时,头顶一丝不动的木牌竟像油炸开了锅般,疯狂地飘舞起来,发出飒飒的响声。

半响,成百上千木牌中有几个似乎发出了微光,男人只漫不经心撇了几眼,随后调整了内力,飞舞的木牌也渐渐平静下来。

“两因果之人,罗某已知晓。”男人看向带着黑雾的深红光晕说道

“此姓为唐,名翠柳。”

唐...翠柳?江榭一愣,这是哪位。

“这个姓唐,名翠花。”男人抖了抖手中的另一个的光晕。

话音刚落,便见及腰高的小孩身体抖了抖,面具下的眼睛沉了下来。

“能知道她们的所处之地吗?”

闻言,男人不知想到什么,笑着摆了摆手:“小朋友,接下来可是要收费的了,最低十根金条起步。”

十根金条对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来说简直算是“稀奇物”,看着小孩果真沉默不语,男人接着鼓吹道:

“看样子,你对这个人为何有两条不同的因果线是知情的,若是你能给罗某详细讲讲这稀罕事,便破例不收你费了。”

男人笑了笑,本以为小孩会立刻答应,不料下一刻,便见他伸出小手,从怀中掏出什么东西,“狠狠地”往他身上一砸:

“不用找了。”

男人愣愣接住来物,只见是一颗晶莹剔透的澄黄珠子。男人观察了许久,没有再说话。

男人讪讪地将其收进了包里,故作姿态地点了点头。一看就是个识货的,江榭心想。下一刻,男人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石头来,施了法子,将两团光晕注入到其中,倏然一亮,凭空漂浮起来,到了江榭手中。

江榭掂了掂重量,虽然看起是个石头,却并不感到沉,里面还透露许些微微的灵气。

“但凡有些修为之人,便可通过这个看到她们的位置,你连磐石珠都有,想必一定不是普通之人。”

男人将那捆头发还给了他,坐回了青铜椅子上,平时这“人和”来的人甚少,偶尔来的稀客倒是个如此哽人的小孩。

江榭:【这人还想贿赂我打听情况,差点我就中招了,还好我有钱,难不成他也是BUG?】

021:【江大人,我记得您应该没有被害妄想症....】你有钱你随意。

小男孩做着抱拳的姿势向他道了谢,转身向来时的入口走去,当走到半路时,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又跑回来说道:

“是不是还有个青色的。”

男人:“......”

罢了,他这交易总归算是赚了的。

下一刻,只听男人无奈的叹口气,拿起了头发,施法使其在黑水上浮空.....

一番折腾后,只见先前躁动的木牌安定了下来,男人见过木牌却一惊讶:“宋念?”

不只是他,连江榭都感到疑惑,不过却反应过来,宋念是宋遇的掌门,因果线最强也是....自然没什么问题的。

不想等男人发觉更多的事情,江榭急忙将黑水之中的头发抓了过来,兔子似地蹦哒着跑开:“下次...光临!”

小男孩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昏暗的路道中,男人脸色渐渐沉了下来:

“到底是何人,与他有如此强的因果......还有这个小孩.....”

男人坐回椅子上,又翘起了二郎腿,挥开折扇,慢慢地摇了起来......

.......

与唐翠柳别离后,徐铭川便快马加鞭赶回了苍梧山,若是被人查出不在,事情就难办了。

当他双脚刚落在住处前的空地上时,回头看了一眼,便望到不远的洛城升起的滚滚浓烟。

“这女人....”徐铭川皱了皱眉头,不同她姐姐,唐翠柳城府之深,做事果断,心狠手辣。

徐铭川眼神暗了暗,正猜测着这女人带她姐姐去何处避这所谓的风头时,夜空中便闪过一白色的身影。

是一只白鸽。

鸽子似乎认得主,不紧不慢地朝着他飞过来,落在了他的肩头上。

它的脚上系着一卷好的字条,徐铭川将其解开,取了下来。打开字条之后,便见写上的赫然两个字:‘姜’,‘洛’。

姜邪没有回他的魔界大本营去整顿势力,倒是在洛城徘徊了?徐铭川心感疑惑,也提起了警惕心。

不久前,姜邪受唐翠柳一信之托前去牢狱打探“徐铭川”的消息,出乎他们意料的是,姜邪看样子应该没有打开那封信,不然现在他早已身首异处。那封信其实是一个符咒,是修仙之徒专门用来灵力暴涨的邪术,可对修魔之人可是货真价实的催命符。

也不知他发现这灵魂互换的法子没有,若是发现,那么他定是会找上门来,到时很容易使他落得个进退两难的境地,一不小心便是万丈深渊。

改天得去把宋遇劫回来,徐铭川心想,不能让他走露半点风声,更不能让他丢了半点性命。

徐铭川咬破手指,在字条背后写了‘姜’,‘狱’两个字,便将其卷好,系在了鸽子的腿上。

鸽子抖了抖身子,轻轻啄了啄徐铭川的手指,徐铭川摸了摸它的头,吹了口哨,白鸽闻声展开了白翼,飞了起来,朝着洛城的方向而去。

“希望那女人安排的人手有点用处。”徐铭川冷冷一笑,转身进了屋子,四处张望后关上了门。

徐铭川换下一身夜行的行头,躺在床上。窗子并没有关上,可以看到其中框住的月亮,似乎被蒙了一片阴影。

你始终是徐家的人,躲不掉的。

徐铭川瞳孔倏然放大,心里一震,不再想此事,扬手关掉窗户,屋子里便无了光源。

......

谁?!

耳边传来急促的敲门声,徐铭川猛地睁眼,反应过来后,起身揉了揉太阳穴。

“宋遇师兄!掌门叫您现去雅正堂,据说有正事要商讨。”小道童说道。

“好....你先去,我稍后便到。”

得到了屋内人的回应,敲门声也停了下来,不久便传来脚步离开的声音。

昨夜忘忧楼失火,惊动城中百姓,这么大阵张,作为暗中管辖的苍梧派不可能视而不见,这事说小了也小,只是烧了栋楼而已,说大了也大,若其实是妖魔的作为,倒会弄得人心惶惶。

不过确实是妖魔进了城。

徐铭川整理好衣装,尽量掩饰自己昨夜失眠的憔悴脸色,不过却后知后觉地想起,宋遇是个不爱说话的病秧子。

徐铭川推开门,朝苍梧山南角加快了步伐,不一会儿,便到了雅正堂门口,听见了从里面传来的交谈声。

“那造势的火带有妖气,普通的水难以浇灭,只我派弟子合力施术制止了其蔓延,但肇事的猖狂妖魔仍不清行踪,各位道友,这可如何是好啊。”

苍梧派本与朝廷订下盟约,暗中庇护洛城,若是让妖魔放肆横行于此,这口大锅第一个就得盖在他们头上。

宋念环视沉思的众人,最终将目光放在了僧人的身上,注意到宋念的视线,无常道了声佛号,对他说道:

“若是城内暗伏妖魔,追溯其起源可能是管理得不严密,但贫僧更倾向于妖魔在洛城扎根已久,根系延伸城下,若要彻底根除,实是不易。”

“哼,那些妖魔苟且偷生,只敢做阴沟里的臭虫,不敢当面战一次吗?”静莲阁周掌门不屑道。

“无常大师,你可有......”

“参见宋掌门。”

门口一位男人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宋念一看,却没立刻想起来是谁。直到人走进,看清楚他的脸,才想起这人的名字来。

“宋遇,你先进来吧。”宋念说道。

“是。”男人闻声应下,按着辈分坐在了最后的位置上。

这人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当初将他带回来时便知道他性格孤僻,后来没了几次见面,也快忘了....他本该是什么样子。

宋念看不出个所以然,只好收回了目光,正事道:“接着说.....无常大师,你可有什么办法?”

只见无常捻起了佛珠,思索道:“贫僧认为,朝廷与其对妖魔进出城门加以禁止,不如登记信息让百姓与其和睦相处。”

“怎么可能?”周雯颇不赞同,“自赤县三分以来,妖魔两派便与这边划分了界限,各不相干,让这平常老百姓与那妖魔共处,岂不是引狼入室?”

宋念沉默不语,虽说出家人心怀慈悲,不免会倾向于更为折中的办法,不过又的确如此,若在座各派与妖魔打起来,引起战乱和对峙,受牵连的依旧是老百姓。

“那无常大师可有何对策?”

“在下有一对策。”

众人问声,齐刷刷地向最后一个位置看去。

“进城的多半为魔族,而妖占少数,各派与姜邪有瓜葛,不如就请他来管管他的手下,让他们安分一点。”徐铭川说道,话语中不闻畏缩。

听到姜邪两字,众人皆是一愣,随后便听见有人冷笑道:“他不来拆城就皆大欢喜了,还想叫他替我们办事?和睦相处?痴人说梦吧!?”各派议论纷纷大多都附和。

“未尝不可。”

一个干净稳重的声音使众人安静了下来。

“阿弥陀佛。”无常双手合十道,“姜施主与各派恩怨难分,让他掺和这事,若是能让各派对他有所改观,贫僧可去向他请求一助。”

“和尚,我倒好奇,你为何处处袒护他?难不成你已.....”

“周掌门。”宋念及时打断了她言论,再说下去对无常未免也太过无礼。

“阿弥陀佛”无常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人之善恶,不应由各族派而定,透其本心,知其本性。”

这句话不知哪里触动了他,徐铭川身体一颤,随后无奈地想道:人言可畏,若众人都说你为恶,你哪里还敢道我善呢。

宋念不动声色地看了眼男人尚未掩饰过去的苦涩,心中的迷雾越来越浓。

这人平时便不爱露人脸面,更鲜有人知道他还有这个弟子在,今日却大胆得异常,宋念眼如锋芒地注视着他,忘了身旁惊讶的众人。

“无常大师,你竟要去向那魔头低声下气地请求一助?”云杉派掌门吴送杉震惊道,“这让我们所有与魔为敌的修仙世家的颜面往哪里放?!”

无常微微皱眉,刚想说什么,便听到另一个声音不咸不淡地回道:“无常大师本是佛修,他去求情又与你修仙世家何干?”

无常一转视线,说话的人正是那位并不眼熟的宋家弟子。

“况且,在下看吴掌门去求情最胜,或许姜邪还不一定知道你是哪个修仙门派的呢。”徐铭川笑道。

这言下之意已经很明显了,云杉派本来就是洛城周围鸽子蛋大小修仙门派,在修仙界中排不上什么位置,这下,正是在□□*地挑衅了。

“你....你!.....”吴送杉颤抖着手指着他,似乎没想到这宋家弟子竟如此不敬,不知做何反应,只好满脸涨红地瞪着宋念,示意他给个“说法”。

“宋遇,怎么跟吴掌门说话的。”宋念沉声道,没有作何表情,有些不威自怒。

在脱口而出的瞬间,他却有些后悔,在他的印象中,自己未曾对这人如此严声厉色过。

然而只听男人不屑地轻哼一声,这却当场点燃了宋念,宋念猛站起来,一拍桌子。

“宋掌门,息怒。”无常平静道,在旁制止住了准备动手的男人。“后辈言出无忌,不必与之多加计较。”

僧人的声音似乎有安定心神的力量,宋念心中竟真平静了不少,接下来只警示性地瞪了男人一眼,便又坐了下来。头脑冷静下来后,却越想越不对劲,准备在谈论结束之后找他一问究竟。

徐铭川知道自己有些过了,昨夜失眠一晚,心里沾染了些厉气,这对计划十分不利,接下来便噤了声,不再造次。

宋念轻轻用手指点点了木桌,回到了正事上:“若是此事不能妥善处理,朝廷必会追责在座诸位签订的协议,想清楚,朝廷之中可是有位长老人物,他随时可以让我们各派毁于一旦。”

众人心有灵犀似的,都沉默不语。

因为宋家弟子与吴掌门的摩擦,接下来的气氛有许些僵硬,很快会议就不欢而散,最后众人还是默认此事由无常大师解决。

“此事还得多麻烦无常大师你了。”宋念送走各派后,对无常笑道。

“阿弥陀佛。”无常摇摇头,“宋掌门对自在天寺庙的重修出了不少血汗,贫僧自是心如明镜,尽绵薄之力并不需掌门如此致谢。”

会议结束后已约近日暮。

“天色已晚,无常大师若无急事,便在此处休息一晚吧,我会派人为你打扫一屋子出来。”

“不必麻烦宋掌门了。”无常摆手,“贫僧今晚准备去洛城一趟,找一道友谈谈事情。”

宋念也不强留,便送人下了山。

“宋遇,你跟我来一趟。”宋念看着无常远去的身影,淡淡道。

“是,掌门。”身后的男人应下,眼里闪过阴狠之色,跟着他走进雅正堂之中......

延伸阅读

至诚加盟  http://www.ashmfg.com/ph51.shtml
至诚手机壳是一家集产品设计、模具开发、生产制造、加工、包装为一体的礼品、制品企业,其

弗灵特加盟  http://www.ashmfg.com/nqao.shtml
弗灵特医疗器械专注于口腔设备的改革和创新率先打破类同,展现自我。全新的理念、科学的管

gapo900加盟  http://www.ashmfg.com/pnlq.shtml
gapo900按摩器多年来一直坚持“以人才为根本,以市场为导向,全心全意为客户服务”

新然加盟  http://www.ashmfg.com/x4k0.shtml
新然婴儿用品产品主要生产婴儿系列内衣及儿童内衣(夏季主要产品为圆领汗衫套装、背心套装

珩圆解码器加盟  http://www.ashmfg.com/anz0.shtml
广州市珩圆汽车用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前身为广州天河永福汽配城鸿远汽配行.由于

台寿加盟  http://www.ashmfg.com/g1dw.shtml
暂无

多来利加盟  http://www.ashmfg.com/a4t6.shtml
多来利厨具总部是家用刀厨师刀、屠宰刀、剪刀、礼品套刀、厨师手勺、无磁钢漏、汤桶、保温

原始部落加盟  http://www.ashmfg.com/y3ek.shtml
原始部落下属品牌加盟连锁机构“爱养生十元足疗超市”面向各地招商,公司丰富的技师资源,

联轴器设备加盟  http://www.ashmfg.com/a58f.shtml
联轴器设备是从事联轴器、联轴器配件及支架的研究、生产的企业。我公司各种设备齐全技术力

嘉泽加盟  http://www.ashmfg.com/dfkp.shtml
嘉泽钢材主营业务:钢管无缝管无缝钢管合金管锅炉管,高压钢管,流体钢管,厚壁钢管,冷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异界之绝世剑帝在线阅读第八章

    三德子这些日子也辛苦了,又是呛水,又是被震晕的,慕辰打算叫他好好休息一会,就没有叫醒他。对付萧邵,慕辰可就没有那么客气了。猛地踢出一脚,重重踹在萧邵的脸上:“起来,别给本少爷装死狗!”也不知道那萧邵是真的伤势太重,还是故意装晕,被他一脚踢得口鼻出血,愣是没有睁眼。“哎呀,还有脾气呐!”反正慕辰的衣衫

  • [Fate]我真是x了狗了之遇见流氓①(1)

    夜凉如水,残月似钩。烛焰在轻风中曼舞,宽敞的路上此时寂寞得有些残忍。晚上下自修,雅善因为心情不好,然而独自出来走走。谁知途中有两个流氓在跟着她,顿时雅善就开始害怕了起来了,只想快点走,走啊走,一路走着,看到前面有一个人,就好像看到了希望一样,就快速的走到他那里,想找他帮忙。“可以帮帮我嘛,我好像被流

  • 壬癸在线阅读第9章

    解遂自是知晓这山中有不少妖魔传说,是因山腰以上终年云遮雾绕,众人便都传掷崖山是处灵气充沛的修行圣地,山中灵禽猛兽受了山中灵气的滋养,尽都成了妖魔。但解遂常年与父亲在这山里来去,自是比旁人清楚,众人所言的妖物不过是些比寻常生灵多了几分灵气的小动物罢了,哪来什么妖魔。眼前这人忽然从天而降,那也只能是仙人

  • [全职高手](all叶)修罗场在线阅读五百万功德

    “这不是血茧里面吗?”后羿愣愣看着脑海中的坐标,呆了一下。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伸手向下面挖了起来。很快,后羿看到了一个金色的光球。他的手刚刚碰到光球,光球便化作一股金色的能量进入后羿体内。同一时间,系统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叮!恭喜宿主开启高级宝藏,获得五百万功德!”后羿瞬间激动了。这里是哪?是洪荒

  • 我有一家店在线阅读第3节

    几秒后。李筱看着镜子里那一头靓丽的秀发,还有头皮瞬间的清爽透气,那种感觉,从满头的油垢中释放出来的感觉!“爽啊!!!”李筱仰天大叫!“卧槽,发生了什么?”“这一声猪叫,主播,你被拱啦?”“快看,用了飘柔的主播,主播,你这么快就把头发洗好了,我刚去了个厕所而已。”“没啊,主播没有洗头发,就梳了个头而已

  • 变成兔子后我力大无穷在线阅读还珠6

    雍正听见苏宜尔哈的,就放下心里打算了,感觉身体的疲惫,示意苏培盛扶他躺下休息,苏培盛按照雍正的意思服侍他,雍正躺下后三人就退下了。三人来到养心殿门口,苏培盛问苏宜尔哈:“辉发那拉小姐,你能猜到这种毒什么样的人可以拿到吗?”苏宜尔哈看了一眼苏培盛,心里想着果然是雍正的心腹,心思转的就是快,勾了勾嘴角,

  • [综]云歌行之逢遇04(5)

    叶西读题速度再快,到了课外书的阅读上得降好几倍。而且她似乎不太习惯日式的语言风格,有些语句需要揣摩很多遍。铃声提醒体育课结束的时候,她才读到主人公的女儿爱美溺毙在学校池塘的情节。彼时阴阳分界线又下移了好多行,她抬头匆匆扫过篮球场——那人还在篮架下跳动。听见操场门边传来韩素的呼喊,叶西抬手打了个招呼,

  • 做反派也要风靡修真界在线阅读第6章

    容兆兰说着给容寿红递了个眼神,容寿红即刻便领会到了。原本看好戏的神情刹那间变的凄苦,抽抽噎噎的附随她娘:“娘呀,你不要讲了,这要红儿往后可怎么活呀!”那姜氏也看热闹不嫌事儿大,一边假意劝着容兆兰母女,一边拉着容兆兰的便宜儿子,“你还站着干嘛,看你娘被欺负成啥样了!”那色胚儿子被撺掇上火,顿时忘了容苏

  • 轮回道尊之假装男朋友【3新书求收藏】(3)

    对于外界的说法,是谁杀了大妖斧蛮,李昊表示无所谓。他本就不打算出名,当英雄,呵呵两个字,点意思的都没有,还是安安静静的扫地自在。“我的大小姐,你到底想干嘛啊,我的工作还没完成呢,今天好像还没排到你的义工时间,不会特地跑来给我说这些事吧。”见林妙妙说个没完,李昊无奈的说道。“啊!差点忘了正事。”林妙妙

  • 道门的世界第7章在线阅读

    于俊杰突然做贼心虚一般,鹌鹑似的缩了起来。崔峥翻了个白眼,撇了撇嘴:“吃枪药了?怎么说话呢?”门口的女生摇着头冷笑:“我知道你们两个寒酸,想用什么东西明着说,犯得着偷么?”她特意强调那个“偷”字,崔峥脸上挂不住了,大声的“呸”了下:“朱珠,你不就仗着家里有两个臭钱,嘚瑟什么呀?你不用瞧不起人!你家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