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捡到了一个娇小姐第一章在线阅读

作者:纷纷和光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

“快!狙击手呢?狙击手到位了没有?”

“狙击组到位!”

七月的暴雨划破夜幕,哗啦哗啦地打在大黑伞上,黑伞下是星际安全保护局A-33星分局局长锃光瓦亮的头顶,映着附近高楼的灯光看起来像一只瓦数不小的灯泡。

季西风端着狙·击·枪扫过邓局的脑门,被闪了个正着,长眉一挑心道:邓局回去恐怕又得植发。

他抬手摘下了耳朵上那个用来装样子的助听器,甩了甩上面的雨水,把它装到了口袋里,接着端起了狙·击·枪,隐匿在窗台后。

天地寂静一片,穿过狙·击·枪瞄准镜可以看到,高楼上一个红裙女人在夜幕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瘦弱,她双手撑在楼边的栏杆上,优哉游哉地坐在那里望着天空。她眼中显露出一种少女般天真烂漫的神情,腿在栏杆外晃来晃去。在她头顶上盘旋着两架直升机,每一次她细瘦的小腿甩出栏杆,机舱里的人都探出头来竭力地劝阻。

季西风把瞄准镜扫过去,机舱里的人正是熟人,星际知名谈判专家——凯伦。他曾经与凯伦一起合作出过一次任务,知道这是个非常老道的女性谈判家,也是个非常优秀的向导。凯伦的精神领域很宽,适配度很广,所以谈判时总能及时梳理目标的精神领域。

但看起来无往不利的凯伦这次彷佛碰到了一个非常顽固的任务目标。

凯伦的精神体——一只白鸽正盘旋在直升机附近,等待着下一次近距离接触红裙女人的机会。凯伦本人则是从机舱里探出头来,倾盆暴雨把她的头发打得凌乱,一根根地贴附在脸上,她试图伸出精神触角去接触红裙子,却被毫不留情地打了回来,连带着白鸽也发出了一声哀鸣。

红裙子女人身边跟着一只灰毛的狼,那只狼也跟她一样,非常瘦,肩胛上的骨头几乎要透过毛皮突出来,毛发虬结,显得又脏又乱。那只狼后腿微曲,呲着獠牙,尖利的狼牙上黄绿色的涎水滴在地上,它的前腿向前伸着,紧紧地扒着地面,双耳直立,眼神混沌,紧紧地盯着凯伦,仿佛就要扑上来似的。

“这次阵势大啊,要跳楼的是哪位?”一辆挂着军牌的车七扭八扭地穿过挤得密密麻麻的警车,嗡鸣着停在了邓春旭的面前,溅了邓局一身雨水。车里的人大晚上的还带着一只大黑墨镜,胳膊架在车侧门上饶有兴致地问邓春旭。

邓春旭也没来得及摆什么星际安保局局长的谱,抬手从身边文员的手里抽出一叠资料来,说:“看看吧,州长的宝贝闺女。”

车里的人接过资料,把墨镜摘下来,仔仔细细地看手里这叠资料,心中暗道:“这可真不是个小人物啊。”

资料光屏上明晃晃的红色字体标着“A”级哨兵,是个优秀的哨兵,正常A级哨兵的危险度应该与素质等级基本持平,但是这份资料危险度上却标着加粗高亮的“SS”。

看到双S的标识,墨镜男突然一惊:“这是伊泽尔战役的一级功臣?危险度怎么会这么高?”

“伊泽尔战役中她的向导死了。”邓春旭接过车里人递回来的资料,翻了翻婚姻状况那一栏,把“丧偶”两个字指给他看。

“就没安排别的向导接触她吗?”

“怎么没安排?但是杨文跟她丈夫基因匹配度相当高,92%,向导死去之后她的精神领域逐渐混乱,最近一年来甚至趋于崩溃状态,情绪非常激动。没有向导敢接近她,今晚她还打伤了两个普通人。”

“没安排那位吗?”墨镜男从车里探出身子来,附到邓春旭的耳朵旁压低声音道。

“第一向导季西风?”邓春旭拉开自己的身体,先是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了看他,然后又警惕地扫了扫周围高楼的窗户,接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指着他摘下墨镜后露出的两个硕大的熊猫眼说,“老弟啊,你是不是被弟妹打傻了?季西风第一向导的名头可是打出来的,他什么时候真干过向导的活儿?”

墨镜男看见他鬼鬼祟祟地往周围看,也探出头来看了一圈,小声说:“他来了?”

“来了,狙击位上呆着呢。”邓春旭答。

“局长,凯伦女士要求与您通话。”

邓春旭接过通讯器,凯伦那张被雨水打得狼狈的脸就浮现在通讯器上,她疲惫地捏了捏眉头,摇摇头道:“不行,她的精神领域太乱了,介入不进去。”

邓春旭也跟着她紧皱起眉头,手里的资料扬起来又放下,最后被他粗暴地塞给了文员:“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你们能找到她的向导吗?她对陌生向导太排斥了。”

“这……”邓春旭和墨镜男面面相觑,墨镜男摊了摊手,邓春旭回过头来叹了口气道,“她的向导都死了接近五年了……”

“那就没办法了,除非能模拟她的向导精神频率,不然的话,即便这次能救下她,也还有下次。”

“模拟精神频率的专家正在路上,请您尽量劝下她。”

“你们做好暴力介入的准备。”

凯伦这样说着,徘徊在楼顶的红裙女人突然情绪激动起来,不停地在楼顶栏杆外的一小块空地上走来走去。她的精神体也在楼顶,那只瘦弱的灰狼爪子不停地刨着地,发出一声声不安的嘶吼,显然已经到了崩溃边缘。

凯伦惊恐地回过头去看着红裙女人,杨文也看着她,突然神经质地笑了一下。这一下笑得凯伦寒毛直立,她冲着作势要跳下去的女人大喊:“别跳!”

杨小姐不愧是A级哨兵,在这么嘈杂的环境里仍然可以把凯伦的声音听得清清楚楚,她竖起一根手指,冲着凯伦轻轻“嘘”了一声。

此时有无数无人机的镜头对着她,但她却准确地从无数双看着她的眼睛中找出了一支狙·击·枪。就像是还在部队里那样,她的眼神猛地锐利了起来,手指指着那个狙击手的方向比了一个枪的样子,然后扣动扳机,自己配了一个“嘭”的音。

“邓局长,你看到了吗?这位女士的精神领域已经濒临崩溃了!我请求你们进行暴力介入!”

邓春旭沉默了,不是他不愿意暴力介入,实在是有点太难了。那可是州长的宝贝闺女,还是个A级哨兵,参与过伊泽尔战役的一级功臣,不是普通军人可以强行突破的。一旦出了什么意外,不要说救人了恐怕连他们自己都保不住。犹豫了一会儿,他终于开了腔:“好,我让狙击组……”

还没等他说完,杨文突然尖叫了一声,打断了他的话,她冲着坐在直升机上的凯伦喊,声音中还有一丝颤抖:“让狙击手离开!”

“让狙击手离开!不然我就跳下去了!”

邓春旭自然也从通讯器里听到了杨文的威胁,心道:真心累,回去就休年假。紧接着把通讯器调到了指挥频道,他的声音沾上了雨水,显得既沉重又冷漠:“狙击组注意,全体人员全部撤退,全体人员全部撤退!”

不少从附近高楼里探出来的狙·击·枪枪口都收了回去,仿佛收回了一双双窥视的眼睛,狙击组组长拆卸好自己的枪,背着枪下了楼,等在楼下清点狙击组成员。清点完毕后,邓春旭才对着通讯器说道:“狙击组已经撤了。”

凯伦也在尽力安抚她:“狙击手都撤下去了。你还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出来,我们尽量满足你。”

杨文的情绪确实平复了一些,她重新坐下来,红色的裙子被雨水打湿贴在她身上,但她浑然不在意,甚至把她的精神体叫到身边安抚了一阵。那只灰狼贴在她身上的时候确实安静了不少,但爪子却在她手上不安地挠来挠去,鲜血顺着她的手指滴下来,渗进了鲜红的裙子里。

杨文放开自己的精神体,“你是叫凯伦吧?我知道你,伊泽尔战役之后你曾经跟着军部过来接收战俘,那时候我丈夫刚死一个月。——你们的狙击手不撤下去也没有关系,在这种雨夜很少有狙击手能命中目标的,你说是吗,凯伦?”

“是的,杨小姐。”

“请叫我戴维斯夫人,我丈夫跟你一样都曾是帝国人。——你想下来跟我聊聊吗?”杨文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这时候的她就像是一个好客的主妇一样,热情地邀请凯伦在她身边坐下来。

凯伦看了看近百层高的楼,咽了咽口水,但还是不愿意放弃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当即命令直升机直接降落在楼顶。

两架一直盘旋在杨文面前的直升机终于移开了尊驾,季西风也得以窥见这个跳楼的红衣女人的全貌。她看起来年龄不小了,起码有四十岁,当前科技已经发展得十分发达,很多中年人会去做手术来维持青春,但她没有。

她像是对生活彻底失望了似的,眼底通红一片,清明的神智下隐藏着疯狂,也不知道多久没有睡着过了。

季西风把枪架在肩头,长眉皱起,习惯性地啃了两口指甲。他不是很明白这些感官敏锐的哨兵的心情,毕竟他是个向导,而且是个永远听不到声音的聋子。

凯伦终于从直升机上下来,正小心翼翼地接近杨文,杨文也站起来,像欢迎她的到来一样回过身来。

“戴维斯夫人,您能往里面走一点吗?我有点恐高。”

“当然。”杨文笑了笑,从身后抽出手来。

另一栋楼上季西风的眼神陡然变利,伸手抽枪,直接用自己的手臂当狙·击·枪支架,扣下了扳机。

子弹破膛而出,划过深夜的雨水和闪电,正中杨文右手。

杨文的身体被巨大的冲击力带得前倾,右手被直接击穿,一支手·枪从她手里跌出来碰撞在铁栏杆上,发出“哐”一声巨响。

电光石火之间杨文动作敏捷地翻进栏杆内侧捡起了枪,回身跪地架枪,寻找那颗该死的子弹是在哪里发出的。

杨文突然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暴雨天对狙击手的精度确实有很大影响,但这不代表所有人都会受这个影响。当然有人会不受天气影响,比如那位出了名的季姓向导。

季西风把枪立在自己身边,竭力调整呼吸。他抽出弹夹退出子弹,几颗子弹在他手里哗啦啦流泻下去。他抽出一支麻醉弹按进弹夹里,接着跪在地上架起了枪。

12.7毫米狙击步枪子弹规格的高浓度麻醉弹,这一枪如果打中能直接让杨文昏睡三天。

窗外雷声轰鸣,楼下十几辆警车的警笛声拉得震天响,无数暴力突破人员正在努力破开顶楼的密码门,但这些都跟季西风无关了。

他耳中世界一片安宁,眼中只剩下红衣的杨文,这一枪必须要中!

子弹出膛的那一刹那,时间仿佛被无限拉长,12.7mm的子弹,弹壳里携带着蓝色的镇定剂,穿破暴雨穿破震天响的警笛没入了杨文体内。

正中杨文左肩。

镇定剂的迅速发挥药效,本来就右手受伤的杨文双手都无力地垂下来,手里的枪也脱手而出。

凯伦来不及多想,急走两步上前一脚踢开地上的枪,身后一直守在顶楼的救助兵终于突破了坚固的密码门把杨文按在地上。

守在楼下已久的军医终于接到了救护任务,几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抬着担架上去把杨文接下来。

邓春旭抹了一把淋满了雨水的脑门,仅剩的几根头发带着雨滴飘飞起来,又贴回头上,他猛地一下回过头来,锐利的目光穿过雨幕:“谁开的枪?”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龙门镖局之毒行天下第二章在线阅读

    看似空荡荡的冥界,曼珠沙华花海的深处,一座宫殿的里面,传来很突然的对话,引得不少在周围的魂魄四处张望着。“帝,叶瑜已然转世,不知您还在担心什么?”黑衣人突然出现,给眼前这位冥界最高负责人禀告事情。“本尊只是在想,她转世过去已经十六天了,幻魄现在大概正跟妖王相亲相爱吧?”冥帝知道来的是什么人,一直看着

  • 海贼之逆天系统在线阅读第10节

    屋内的氛围十分诡异,和枚打着圆场,“许久没见,几个妹妹真是越发的好看了,真是衬得我这个姐姐都老了。”“哎呀枚姐儿,既然好看,你可得多帮衬帮衬你妹妹们。有什么好的人家,可要给我们留意着。”二夫人当真是俗气。和枚也是知道二夫人是什么人,只浅浅的笑,并不应声。二房的和真红了红脸,有几分羞愧的样子。和铃余光

  • [综]无乐没有不开心之第二章(2)

    熬夜的结果,是第二天睡到日上三竿才从沉睡中清醒。许东胜已经去上班了,房间里十分寂静。云清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看来许东胜是没准备把她立即撵出门去。起床后洗完脸,云清站在镜子前仔细打量了一下这具身体的条件。五官无可挑剔,有素颜也挡不住的娇媚。身材也很完美,比例出众,有因为这几年吃得少动得多有了明显的线

  • 圣人说在线阅读第一节

    “全体都有,敬礼!”气氛有些凝重,在场的人无不庄严、肃穆,又透着几分悲伤与沉重。白色绸缎散落,一个黑白照片高挂,照片背后是一个大大的奠字贴在墙上,这是一个灵堂,一个烈士的灵堂。张龙,男,1996年生人,于2018年9月在一次边境缉毒任务中,被国际雇佣兵狙击手偷袭,一枪命中眉心。生前就职于某特种机动部

  • 都市:开局吃播收入一个亿在线阅读第七章

    “我以为所有人都遭殃了,梅斯菲尔德亲自出手属实罕见,因为他与万凰的仇怨很深,他来的目的无疑是想报复当年的不救之仇。”雷.莱恩这样说道。“昨天,侵略者就已经被他的两位手下劫走了,但是他与其中一位手下的能力被空之石净化,对我们来说他元气大伤。”德鲁说道。在万灵城,重兵把守,城门紧闭,德鲁已经下令全面封锁

  • 诸天万狱在线阅读第六节

    “现在怎么办,我们要不要……”握着方向盘的秦薇悄声询问着,同时还向远处做了一个离开的手势。“不用了,现在去别处只怕会遇到更大的危险。”相比于秦薇的紧张和犹豫,一旁的沈牧神情则显得比较淡然,扫了扫丧尸群的他摸了摸已经略微有些扎手的下巴,心里面开始不断的盘算着。自己这5800只噬金蚁应该是可以将超市面前

  • 我建立了一个国家之噩梦(9)

    自始至终,陈磊一直在注意刘先生的神态变化,当陈磊问出那个问题的时候,他就发现刘先生并没有多少动容。对于陈磊的质疑,刘先生只是淡淡的笑了笑,道:“不是。”闻言,陈磊也笑了笑,道:“嗯,我信。”其实,从一开始他就没认为刘先生是黑衣人,因为黑衣人的身材与他相差太大,而且那个黑衣人是一个搞绘画的,而刘先生手

  • 都市:我家女友是苏芒在线阅读第9节

    一个王朝九十年,应该是兴盛期,为何神武王朝如此纷乱。吕骄阳诧异浏览起系统记录。在平定八荒四海后,大羿颁布修养令,八荒四海之民皆得恩惠。从神武朝四十年到神武八十年。大羿都是一位勤勉简朴的皇帝。他分封天下,兴水利,广积田,开山筑路,遇水铺桥。整个神武王朝达到了兴盛的巅峰。八荒四海尽起四百八十座雄城,人口

  • 鬓簪云发现了

    叶文听到两个官兵的话,看也没看两人,直奔着韩云翼的身边,笑嘻嘻地说,“哥,给我倒一点。”韩云翼伸出舌头舔了舔酒坛口,一巴掌拍开了叶文递过来的碗,“一边凉快去!”“韩大哥,虽然我不用去边关,九六但好歹我也是个未来的少帮主,只要我说一声,我们整个帮派都可以一起出征!”叶文的话还没等说完,韩云翼转头冷冷地

  • 今天恶犬也没有牵绳第五章在线阅读

    送走了孙志堃和贺鑫两个人,陈之涵同黄佳存又在办公室里谈了一会儿,交换了一下双方对这个案子的看法。接手了破获毒刺小组这个任务,陈之涵虽十分兴奋,但也感觉到肩上的胆子很重,毕竟这关系到我国最新型战斗机的顺利研发列装,关系到我国的国防安全。如何能尽快的将这根“毒刺”给拔出来,陈之涵的大脑开始飞速的转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