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出租车夜话鬼事第二章

作者:风雨同行之笔 来源:纵横中文网

天边点起了三两点稀稀疏疏的星子,陆星茗靠在床头上百无聊赖地翻着手里的时尚杂志,目光漫不经心地从一行行加粗的标题上巡过,钟嘉言还没回来。

抬头看见床头柜上摆着的水晶相框,正是向元珊在自己回国的时候,非要塞到自己行李箱里的相框。

照片里的江宇飞轻笑着隔着相框看着陆星茗。三秒之后,咔嚓一下被陆星茗反扣在了桌面上。

陆星茗趿着拖鞋下了楼,厨房里的火上还煨着松茸鸡丝粥,淡淡的香味萦绕开来。陆星茗拿着汤勺轻轻搅拌砂锅里的粥,忽觉得这种氛围莫名有些和谐温馨。

玄关响起开门声。陆星茗拎着汤勺就从厨房跑了出去。

钟嘉言似乎是刚结束了拍摄,头发上的发胶还没有卸干净,换了身黑色的休闲装,陆星茗跑到玄关处,盯着那双裹在黑色裤子里的修长笔直的腿,愣住了。

比之白天领证时候的温润,身着黑衣的钟嘉言更多了几分疏远冷冽的气场。

玄关处的灯光是淡淡的暖色,陆星茗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钟嘉言那一身疏远冷冽在暖光之下,渐渐融化了。

钟嘉言换了鞋,看见陆星茗的造型,穿着一身粉色的kitty猫家居服,瀑布般的长发顺着脊背而下,衬得腰肢纤细,钟嘉言的眉梢不由得带了几分温柔的笑意:“我回来了。”

目光锁在她手里的汤勺上,钟嘉言的眼底也不由带上了暖意:“看来今晚有口福了。”

滚烫的松茸鸡丝粥在桌子上散发着蒸腾的热气,陆星茗坐在钟嘉言对面,隔着淡淡的雾气近距离看到那张往常只能在屏幕里看到的清俊的脸,一时间觉得自己是在梦里。

夜已深了,陆星茗窝在床上,抱着手机刷着微博,耳朵几乎要竖了起来,也没听到外面的任何动静。这房子的隔音也太好了,陆星茗小声嘟囔了一声。

手机屏幕上登录的账号正是陆星茗在钟嘉言粉圈的活跃账号——星星是佳人吖。

前两天陆星茗在国外的时候,刚刚发布了新的剪辑视频,钟嘉言的超A总裁角色踩点合集,这会儿评论区还在热闹着,一溜全是粉丝们化身土拨鼠的“啊啊啊啊啊,嘉言哥哥太A了,我可以!”

忽然响起的敲门声吓得陆星茗差点把手里的手机摔了,门外的正是钟嘉言,走道的吊灯把他的影子斜斜地投射进来,落在了陆星茗的身上。

陆星茗微微抬头,把目光锁在他的衣领上:“嘉言,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吗?”

沉默了片刻,钟嘉言才轻声道:“我觉得,茗茗好像有点怕我,总是躲着我。”

这是害羞,不是怕!陆星茗在心里默默捂脸,痴迷了四年的男神,突然出现在面前,害羞到不敢靠近,不敢抬头看……但是,好像被误解了……

“没有,哪有,我只是有点慢热。”陆星茗觉得自己的声音都带了几分急切澄清。

“明天就要去公司谈合约了,茗茗这么一直慢热可不行。”说着,钟嘉言忽然逼近了几分距离。

陆星茗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自己被笼在了一个温暖宽厚的怀抱里。钟嘉言的手环着陆星茗的肩膀,温热的气息瞬间逼近,鼻翼之间全是陌生而温暖的味道。

他的手臂没有过分用力,只是微微贴近,却足以感觉到他小臂的肌肉线条以及隔着布料传过来的暖暖温度。

在被抱住的一瞬间,陆星茗的脑子当机了,第一个反应是,男神居然主动抱我!第二个反应是,这个场面有点奇幻,我要不要推开?

还没等陆星茗纠结出个答案,钟嘉言已经松开了手,低沉的声音响起:“抱歉,我只是想提前演练一下,不知道茗茗是不是觉得冒犯了?”

“没有,没有冒犯。”陆星茗觉得自己的脸烫得要着起火来,低头轻咳两声掩饰自己的不淡定,“虽然我是歌手出道,但是我也是演员,我明白的,这都是工作需要……”

陆星茗的头顶上传来钟嘉言的一声轻笑:“那就好,既然已经是绯闻夫妻了,我们也要慢慢培养感情。这是一个晚安拥抱,晚安。”

关了门,陆星茗还是觉得自己的心脏在狂跳。回国之前,以为重回**圈巅峰这个目标是最难的任务,现在看来,保住马甲并且面对钟嘉言不动心才是史诗级别的难度。

陆星茗早上起床的时候,钟嘉言已经早就出门了。站在走道上愣了一会儿,陆星茗觉得自己的心情骤然有点低落,空空荡荡的房子里,似乎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气息。

手机叮的一下,是钟嘉言发来的新消息:“起床了吗?有没有吃饭?别忘了,九点半约了姜明在天青**谈合约,早餐在微波炉里,记得自己热一下,八点半徐师傅会开车来接你。”

陆星茗一边啃着奶黄包,一边打字回复:“起床了,正在吃早饭,还没跟你说早安。”

手机铃声顿然响起,屏幕上两个大字随着音乐节奏跳动——“老公”。

电话的背景音有点嘈杂,有工作人员指挥着搬运道具的声音,明显能够听出是在拍摄现场,钟嘉言的声音分外清晰:“现在说也来得及,早安。”

陆星茗的眉角弯了弯,浅浅回道:“早安。”

媒体平台面前的钟嘉言也是温柔的绅士形象,却总是与身边的人保持着几分疏离。

而这两天的相处,让陆星茗对这个痴迷了几年的男人有了不同的印象,没有疏离,只有想让人飞蛾扑火的致命温柔吸引力。

陆星茗忍不住想,这样温柔的男人,有谁能抗拒,就算是个陷阱,也有一群人排着队往下跳吧,陆星茗绝对是那个带头跳下去的。

天青**大厦在禹城的中心位置,顶天耸云的大厦上挂着天青**的logo,一片青色的云朵,上面写着天青**的字样。

陆星茗提着裙摆下了车,淡紫色的裙摆被阳光镀上了一层金色,六厘米高的浅白色高跟鞋落在路面上,衬出白皙好看的小腿。

大厦里一个人迎了出来,那是个中年男子,一头被发胶固定得几乎要冲天的头发,戴了个金丝边的方框眼镜,瞧着就是一副精明十分的样子。

正是天青**的金牌经纪人,也是钟嘉言的经纪人姜明。

姜明一边给陆星茗介绍天青**,一边带着她直接到了顶层。顶楼一层楼都很宽敞,目前只有两个明星团队,影帝钟嘉言和近两年迅速蹿红的流量大花江楚怡,都是天青**如今的门面人物。

出了电梯口左转就是姜明的办公室,姜明走前一步,推开了门。

走进半透明的磨砂玻璃房,陆星茗就看到了坐在屋子里的人,他随意地靠在椅背上,长腿交叠,身上穿了件DL这季新款的衬衫,袖口挽到了手肘的位置,正是本应该在拍摄现场的钟嘉言。

陆星茗不由自主地走到了钟嘉言身边,心里又惊又喜,看到钟嘉言就很开心,但是也疑惑他怎么出现在这里,强压下心里的惊喜:“嘉言不是有拍摄任务吗?怎么在这儿?”

钟嘉言拉开身边的椅子,示意陆星茗坐下:“拍摄设备临时故障,可能要更换设备,我就先回来看看。”他的语气带着三分柔和,眉间也是和暖浅笑,温柔得仿佛一片充满浪漫的深海,让人忍不住想沉进去。

陆星茗想起了昨晚看到微博评论的一句话:想在哥哥的眼睛里游泳。这句话用在这个时候真的是再恰当不过了。

办公室的空气里都快弥漫起粉红色的泡泡,深切觉得自己貌似成为了多余人的姜明慌忙开口:“嘉言啊,我还能坑了她不成?”

钟嘉言闻声抬头,认真道:“是啊,我来就是防止你坑了我夫人的。”

陆星茗只觉得自己的心在扑通扑通地狂跳,“夫人”这两个字在耳畔心房萦绕不散。

两个人就是为了炒作凑在一起,这么亲近的称呼从钟嘉言的嘴里说出来,陆星茗忍不住呼吸一滞。

明明知道钟嘉言是在为了接下来的绯闻任务培养感情和入戏,但是她真的怕自己会沉溺在了深海里,难以逃脱。

合约还没聊两句,夏余妍的手机在包里嗡嗡地响了起来,看见屏幕上的名字,她脸上的笑容骤然凝固,毫不犹豫地挂掉了电话,把手机随意地放在了左面上。

“怎么不接电话?”钟嘉言皱眉看着夏余妍的一系列行动,眼睛扫过还亮着的手机屏幕,嘴角不易察觉的上调弧度缓缓压了下去。

在钟嘉言的目光落在手机屏幕上的那一刻,陆星茗瞬间整个身体的血液都要凝固了,心脏扑通扑通地狂跳,难道,马甲就这么被发现了?这么不小心就暴露了手机壁纸上的内容?

手忙脚乱地把手机拿回来,偷偷看了一眼屏幕,陆星茗长长出了口气。差点忘了,向元珊那丫头帮自己换了手机壁纸。

手机屏幕上是一个银发青年,一身朋克装扮,花里胡哨的银链子在镜头下闪闪发光,嘴角微微上挑,带起一抹不羁的笑意。

陆星茗第一次觉得,江宇飞还是挺顺眼的,没有那么惹人厌。

钟嘉言的声音沉了下去,眼底闪过一丝不明的黯然情愫:“你喜欢他?”

这场面实在是有点尴尬,总不能把粉丝马甲抖出来解释眼前的情况。

陆星茗只好硬着头皮顺着事情发展的脉络继续说下去:“对啊,我是江宇飞的粉丝,死忠那种,喜欢他好久了。”

延伸阅读

影视:万界降临第四章  http://www.ylbxwlyg.cn/da04.shtml
阴雨不绝,潮湿微冷。周一早晨的升旗仪式和开学大会,通通取消。改为大广播直播,学生们自

[综]杯具女配修仙路(原名渣男终结者)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ylbxwlyg.cn/yio7.shtml
“不错,我和俊轩哥早就情投意合,暗度陈仓在一起了,他的车祸是假的,每天满足他生理需要

网王之财迷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ylbxwlyg.cn/yi07.shtml
一路上两人的谈话并不多,只是相互简单介绍了下自己。武阳发现,这个叫白馨怡的美女,性格

[主大唐]执伞第九章  http://www.ylbxwlyg.cn/dv2a.shtml
程予行刚出办公室助理邹凯就迎了上来。“程总,唐小姐给您打了很多电话,说是有急事。”“

一剑封道一臂之力  http://www.ylbxwlyg.cn/qoe.shtml
信步走到书房,顾鸢还未来得及开门,只见一阵风吹过,一名身着华服的男子出现在她面前。“

旬旬不忆往昔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ylbxwlyg.cn/bfu9.shtml
“船长,你看……”当李川提着杨嘉走上船头的甲板时,所有的船员都已经挤在了船头上,张大

都市之全能主播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ylbxwlyg.cn/pjap.shtml
“怎么不多睡会儿?”沈临风低声问道。“睡饱了。”“果然是比昨天又重了些。”一条腿就能

重生之人鱼王妃之等待的历练  http://www.ylbxwlyg.cn/xv6l.shtml
不回头,只是还没找到留下的理由。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摩天

洪荒:我分宝岩,绝不分宝信别洪康  http://www.ylbxwlyg.cn/nilh.shtml
程府内,因半个月没有联系的洪康而充满担心的茉莉,正犹豫要不要去洪康的家里看看。看透了

当我醒在末日后五百年采访  http://www.ylbxwlyg.cn/p3xb.shtml
韩数会心一笑,能看到如此青春活力的好友真好。她关上门收拾一下屋子,然后换了一身轻便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风墟迷行之等级

    “谁说没有等级的?”“可是我测试过了没有等级。”夜猫再一次笑了笑,眼里闪这一些名叫“玩”的东西。“你是在开玩笑?还是再说玄冰的测试是假的?”黯疏冷了眸,“呵呵,你一个小坠子,凭什么说这些大话?”“你激动个毛?”狼犬爆了一句粗口,“就凭你还想收服七界,开玩笑。”狼犬讽刺了一句,收服七界?呵,别忘了还有

  • 风月无期在线阅读第十章

    彼时,黎川靠在阳台上,点着了一支烟,一只纤纤素手伸出,将他手中的烟拿走,转而递过来一杯红酒:“抽多了对身体不好。”黎川接过酒仰头便一口喝下。徐咏欣看着他这个样子,叹道:“你现在状态很不对,都是因为她回来了?”黎川未语,只是眉宇间夹杂的烦躁还是能被人轻而易举地解读出来,就在徐咏欣忍不住伸出手想要抹平他

  • 乡野直播间第十章在线阅读

    清脆的敲击声,回荡在整个办公室区域。美术组的同事都已经走光了,营销组的几位还在,纷纷停下手中的动作扭头去看王国庆。等王国庆再走出办公室时,公司好事者都在瞧他,但他目光坦然的看着过道,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当晚,祝凡搜索了本市众多装修设计公司。众多选择下,他选定好了几家。这些公司都是主打高端设计的

  • 都市之万界保镖王第三章在线阅读

    “砰砰砰”就像是天神在擂鼓,一连串爆炸声响起。恐怖的气劲四溢而开,他们周围数丈范围的地面被震裂,一道道漆黑的裂缝如蛛网般朝着四周蔓延。“杀”王涛气贯长虹,拳意如海,带起惊人的杀意,就像是一头太古猛虎从山上扑下,杀气沸腾,他一拳挥出,虚空轰鸣,这块区域都随之震动了,惨烈的气息随之宣泄,与陈林对轰一拳。

  • 雾灯记之良人辞梦之练气三层(6)

    章明见状也不好拒绝他,毕竟是自己答应过的事情,自己没有任何利用可以拒绝。章明说道:“我没有说不答应你啊。”金不焕见状,兴奋的说到哦:“我就知道凌阳你最仁义,放心吧,不会让你们白干的,我会每人分商会百分之五的收益给你们的。毕竟哪有雇人不花钱的道理。”章明听后,心里想道:金不焕这家伙不亏是个做商人的料,

  • 一个跨越时空的酒馆儿之余沧海的命令(9)

    于是……周边的青城派弟子,彼此惊恐之下是谁都没有回答萧天。当然,他们之所会不回答,不仅仅只是因为萧天给吓到了,与此同时还有,他们并不敢把这等事情给轻易说出去。因为他们的掌门余沧海下了死命令,不允许他们泄漏林振南夫妇所处位置。会有这样的命令下达是因为,这次虽然对福威镖局动手的人是他们,但实际上却是根本

  • 人类之上之装了个贱^逼

    但是现在不是欣赏钢琴的时间,叶旭抬头望去,只见天台的边缘地带,一个靓丽的身影正在攀爬着栏杆。虽然天台上的风特别大,但是依然没有阻住这个美女的攀爬。叶旭看着攀爬栏杆想要跳楼的江疏苑,鼻子差点气歪了。自己从一层躲避众人的围追堵截,又在电梯间里面爬了十多层缆绳,费了老半天的劲才来到天台,没想到你居然想跳楼

  • 带有魔法的次元脱身

    这个所谓的暴力系统究竟是怎么来的?孙乾坤现在都还完全都是处于懵逼状态的,他连自己怎么到了这个世界都还不知道,又怎么知道自己怎么有这个什么系统的。“卧槽,什么是暴力系统呀?”孙乾坤的脑海当中想着这个,他刚一想,脑海当中就出现了消息。“暴力系统,通过系统的等级的提升,对系统拥有者的力量进行提升,暴力系统

  • 我爹是半个狐狸在线阅读第四节

    “希历2017年,随着某款网络**的走红,召唤师这个称谓被大家所熟知,越来越多的人通过**了解到召唤师这一职业,这使得我们现实中的召唤师得以发展壮大,那么今天,就有请我们最伟大的召唤师团队——银河联盟召唤团为大家带来精彩的演出!”崔钰慷慨激昂地进行了第一场报幕。掌声再次一如既往地响起。随着几道类似刚

  • 妾色在线阅读第八节

    赵梳风可不像陆秉月这样有假期。她除了早上有课要早起之外,还因为她管理了一家舞蹈工作室。她会抽空过去看看,一般都是下午到晚上。但现在陆秉月住在她家,赵梳风也不会那么晚了过去。十月的天越发的清冷起来,赵梳风这里也有13层楼,早上打开落地窗就有掠过的疾风撩起窗帘,来一场烂漫的舞蹈。赵梳风进屋多拿了一件针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