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平行星纪在线阅读第2章

作者:小鬼要长高 来源:纵横中文网

维伦大陆,公历10326年,时光在这片被神庇护的土地上安静流淌,角马们驮着旅人安稳前行,在阳光中振翅的巨型白枭成群飞过,又是一个寻常的、祥和怡然的午后。

时光回到两万年前,这里还是一片亟待开垦的土地,整片大陆的气候变化无常,灾难频发,人类在被称为“灵兽”的领地下就像见不得光的鼠蚁那样偷偷生存繁衍,分享着珍贵的自然资源。这些灵兽很大一部分都拥有极高的智商,并且能通过积蓄和使用某种能量对人类造成致命的伤害。渺小人类的扩张速度终于使他们无法再悄悄藏在暗处,荒山里的洞穴、极地中的冰窖已经不能满足他们的居住需要,当那些邪恶的有智灵兽意识到人类这种充满威胁的生物后,便准备联合起来消灭他们,继续独享这片大陆。不甘屠戮的人们群起反抗,正义与邪恶的对抗拉开了序幕,惊天动地,尸横遍野,这一战就是一万年。当苟延残喘的人们濒临绝望的时候,从荒野里走来了六位不知名的旅人,没人知道他们从哪里来,传说他们身上都散发着不同色彩的光芒,只一瞬间,六道光芒便分别飞向大陆各地。接着,一个又一个捷报从外面传来,人们知道,那六名旅人就是希望。

仅仅一年的时间,坚持反抗的人们已经收复了大部分土地,残存的邪恶在大陆中部发起了总攻,但终究只是徒劳。这场战役持续了整整十天,一名旅人殒命,却换来了维伦大陆长达万年的和平。剩下的五名旅人将维伦大陆分为五个国家,并传授人们更有效的聚气方法,一时间维伦大陆生机勃勃,人类终于站在了所有生物的顶端。最后,如同他们的到来,旅人们的离去同样是悄无声息,五名旅人在同一天消失了踪影,受到庇佑的人们遍寻整个大陆却不得。后人将六名旅人尊称为“创世先神”,世代称颂,并用六种不同的称号代表每一位先神:奉献、律法、征战、智慧、狂野、守护。在跨越万年的时间长河里,那些传奇的故事逐渐变成印在历史文本里的记录,供后人追忆,显得索然无味。

数千条河道在这里纵横交汇,如大地的血脉一般滋养着这方水土;远来的旅客在渡口匆匆换下角马,踏上由泫牛拉着的小舟,沿着渡河前行约摸半柱香时间,外河的河道逐渐汇流,一扇高大厚重的水闸门便出现在眼前。闸门通体呈古铜色,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出**肃杀的气息,在门的正上方用不知名的深海石晶雕刻着二字——常宁。

常宁城位于广海之国周祁南部,整个城市都建在水上,仅仅300年的岁月使她在建国已经万年的周祁土地上显得格外充满活力。今天是常宁城一年一度的息渔节,作为周祁国最靠海以渔业为主的城市,常宁无时无刻不在享受着大海的馈赠。所以在息渔节这六天里,人们将会停止一切渔业活动,暂停向大海无尽地索取,诚心向狂野先神眷心祈福。每家每户会把做好的海鱼旗放置在门前的河道里以求来年继续得到大海的庇佑,那五彩斑斓的旗帜随着河流起伏漂荡,煞是好看。

赵玉独自一人站在越家的高阁上,举目眺望,河道被无数的海鱼旗妆点成美丽的绸缎,然而还是解不开她深锁的眉头。二十年来,她依旧喜欢不上这座年轻的城市,这里的风总是夹带着鱼腥味,这里的空气总是那么潮湿,周祁国国都虽然供奉着六位先神中称号为“奉献”的先神——未人,然而唯独这里的居民竟然信仰着略显野蛮的代表着“狂野”的先神眷心——而她却是忠实的“奉献”先神的信徒。赵玉深深地爱着她的丈夫和儿子——这也许是支撑她继续留在常宁城的唯一理由。

每年息渔节前夕,赵玉的丈夫,越家的家主越峰会前往国都西庞城,向国君报告常宁城和属地周围的情况,往返五天,年年如此,从未间断,每次都会在息渔节前一天返回城里。而今年,赵玉微微扬起肤色润白却隐隐不安的脸来,节日已经开始,却仍未看见丈夫归来的身影。“是不是那件事太棘手了?”赵玉边想边往越家大门处望去,得到的仍旧是失望。夜风渐起,阁楼上寒意微浓,赵玉刚想转身下去,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夫人,夫人,”一名家仆跑上楼来,“老爷,老爷回来了!”赵玉闻声朝大门方向望去,果然在不远处的河道上多出来一点灯光并以极快的速度靠近越家范围,只过了半晌,灯光逐渐放大,才看见竟是三名船夫驾着六头泫牛,后面拉了一艘富贵的商船。“门起!”站在门口的家仆大喊一声,大门迅速升起,商船几乎没有停留如风般直冲进来,最后竟平稳地停靠在越家内河里。

一名身穿蓝色华丽长袍的中年男子快速走出商船,虽面带倦容,但双眉如飞,鼻梁挺拔,眼里若含星光,只消看上一眼便会叫人由衷赞叹。赵玉早已在前厅等候,男子看见后倦容顿去,迎上去握住她的手,“阿玉,晚回一天,让你担心了!”赵玉微微摇头,含笑说道“峰哥,回来就好,这次去西庞面见国君,我……我害怕因为南儿的事有人故意与你为难。”这男子便是越峰,他挽着赵玉的手向内厅走去,“国君大度,毕竟只是小儿之事,何须挂齿?只是那位大人……”越峰微叹一口气,“意见可不少呢。”

“峰哥,南儿不会有事吧?要是那位大人要对咱们越家不利,这……这可如何是好?”赵玉闻言急上心头,紧紧抓住越峰的双手。

“唉,阿玉,你太溺爱南儿,”越峰苦笑一声,“南儿的事稍后再说,现今有更重要的事,这也是我为什么晚回来一天,你猜我这次去见着谁了?”越峰冲赵玉挤挤眼睛,表情似做贼一般。

“峰哥!”赵玉甩开他的手,嗔怒道,“都这个时候你还卖关子!快说快说!”

“哈哈,”越峰反手又去握她,“周公若凡是也!”

赵玉听后低头沉思,面色没有一丝变化,“竟然是这个人,维伦六大家族之一,玄冰周氏的族长,大老远从无霜城跑来见咱们周祁的国君,可有什么紧要之事?”

越峰似乎没听见赵玉的问话,脸上浮现出嬉皮笑脸的滑稽面容,随即破口骂道:“什么狗屁族长!不就是出身好点!在我越峰眼里,就是我的情敌,手下败将!当年他对你百般纠缠,你连正眼都不瞧他,嘿嘿,那时秦穆的倾国佳人,现在可是越夫人!”

赵玉那张白玉羊脂、秀丽无双的脸涨得通红,看着眼前如孩童般玩闹的丈夫,气不打一处来,“你!峰哥,人家和你商量正事,你说什么情……这些往事你还提它干嘛,”赵玉越说声音越低沉,“彼时赵家时运不济,家道中落,承蒙越峰大人收留,小女子真是万分感激呢。”说完一双美目瞪着越峰。

看着妻子面带“杀气”的表情,越峰顿知玩笑过头,干咳一声说回正题,“咳,阿玉你别生气,你听我说,商莫那边出事了,一天七条人命,据说死相十分可怖,头身分离,死者里除了有一位咱们周祁的国民,还有个金箔会邱家的人。”

赵玉狠狠瞪了越峰一眼,收回目光,没好气地说:“这种案件自有查案的人来处理,那些大人们瞎掺和什么。”

“现场出现了血目。”越峰收回嘻笑的态度,神情严肃地看着前方。

赵玉闻言表情变得更严肃起来,“峰哥,这个玩笑可太不恰当了,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也多希望是个玩笑啊,”越峰眯着眼沉思,“现场的情况被国君他们所证实,看来有血目图案出现是事实,只是不知是否有人故弄玄虚。为了这事我多逗留了一天,与几位大人讨论良久却不得要领。这贼人用心可真够歹毒,几名死者之间虽并无关联,却分别来自五大国,还带上了金箔会,商莫那边暂时还无法拿话出来说。叶参国君为了避嫌已经发出邀约,一个月后在苍碧城汇同各国国君和各大家族族长重启五国会谈,金箔会牵涉其中,怕是也会有人参与。还有……那位大人也提议让我与国君同行。”

“峰哥,此事与你何干,咱们越家只是偏僻地方的封臣,那轮到我们操心?五大国千年后重启会谈,事关重大,那位……哼,陈千智如此看重你,莫非心有他想?再说此行路途遥远,而万年前的血目图案又突然现世,我,我始终是放心不下的。”夫妇二人自婚后,时刻不曾分离,除开每年越峰例行前往西庞城,几乎每天都在一起,所以赵玉有此担忧。

“夫人,”越峰看着赵玉,温柔的脸变得坚毅起来,“托维伦先神们的福,天下自万年前那场战争以降,再无战事。越氏定微公自幼跟随镇海陈氏,后被分封到常宁,越家就过上了两百多年的太平日子。如今人们居安却不思危,万年前的妖邪图案又离奇现世,若真的乱世再起,你我又怎能在此处贪生?我越家虽势单力薄,倘若真有妖邪,我越峰也会冲在最前头!”

赵玉用充满爱意的目光凝视丈夫,口里叹道:“峰哥,我知道你嫉恶如仇,又从不肯拒绝儿时好友,这次……这次随行的事我还担心是陈千智用南儿的事要挟你。”

越峰连连摆手,“我和千智幼时便有来往,他没继承族长之位前,一直管我叫越大哥。后来他顺承族长之位,我们地位悬殊,才逐渐有了隔阂。可再怎么疏远,要挟我这种事,他是不会做的。当时只是千智顺带一提,是我自己愿意随行,毕竟五大国长久以来各位领头人物都互不相闻,此次是上千年来首次会面,我也想去看个究竟。至于南儿的事,他确实颇有意见,不过国君从中调停,已经定妥了。”

“千智千智,叫得可亲热,他可是一直对你有所顾忌,年纪轻轻的族长怎么容得下身边有位能力这么强的儿时玩伴呢?南儿的事,他也不是愿意听国君的意见吧,只是因为自己刚坐上族长的位置,还没到和国君对着干的时候,”赵玉秀眉微蹙,“这个案件恐怕只是诱因,各国之间都想探清对方虚实才是关键。”

“夫人说话,总是一针见血,”越峰挽着赵玉走到内厅坐下,“不过阿玉,你是懂我的,我越某人从不与人相争,他又能和我争什么呢?如今南儿的事定了下来,现在我只希望血目只是场闹剧,各位大人们好聚好散,咱们两个老头老太婆还要多过几天二人世界,哈哈哈!对了,南儿呢?怎么回来这么久也没见着他?”

赵玉双颊泛红,一巴掌拍向越峰额头,“老夫老妻,不害臊!南儿他呀,一早就和泰儿出去了,怎么还没回来?”

越峰正想细问,忽然感觉身后有轻微的动静,回头一看,一名灰头土脸的少年躲在房柱后面,探出半身,身上满是泥土,衣服也破了好几个洞。少年呆立半天,终于挤出两个字:“爹,娘……”

延伸阅读

DTYJ加盟  http://www.aswponline.com/d6fc.shtml
DTYJ祈福饰品总部经销批发的木质工艺品、佛珠、工艺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

亿视宁加盟  http://www.aswponline.com/624v.shtml
广西兴业华达康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是经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的一家专业从事医疗器

布拉克斯加盟  http://www.aswponline.com/xaiv.shtml
以欧洲的曲雅和东方神秘出众结合作为设计理念,揉合东方女性与各省市现代流行线条,展现女

伊纱贝娜加盟  http://www.aswponline.com/xml9.shtml
伊纱贝娜床上用品是四件套、毛巾、被套、床单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

丰联超市加盟  http://www.aswponline.com/gi9.shtml
在打拼市场实战中形成了一套自己的战略战术:一是在区域市场实施渗透扩张战略,稳步推进;

特蕾莎干洗店加盟  http://www.aswponline.com/u9ct.shtml
特蕾莎干洗店是重庆市涤丰洗染服务有限公司旗下知名品牌,专业从事洗涤设备销售、洗衣店连

千米网-E生活加盟  http://www.aswponline.com/s1yh.shtml
千米网-E生活是基于充值缴费、生活服务、差旅票务、金融支付等类目,为用户提供社区、街

秃鹰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aswponline.com/seb1.shtml
美国秃鹰TeckWrap是一个全球性的专业汽车贴膜品牌,其全球品牌运营中心位于美国马

奥克拉眼镜加盟  http://www.aswponline.com/gyp7.shtml
奥克拉是国内外上第三大隐形眼镜制造商CooperVision生产的软性隐形眼镜。作为

依澜家纺加盟  http://www.aswponline.com/6gwf.shtml
“领跑行业,领引潮流,领先世界”的宗旨体现了依澜家纺追求的主要目标和意图。即在家纺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漫]零之识第九章在线阅读

    09太宰趴在床卝上,头上顶着被人揍出的包。要不是他撑起身卝子看向门口,中岛和谷崎都怀疑太宰是不是被谋杀在家了。“太宰先生,您......没事吧?”太宰窝在被子里遮住了下卝半卝身,“没事没事。”“那您的头......”“这个啊......被某只脑子里都是肌肉的猩猩揍了一拳。”太宰无奈的耸耸肩,“你们怎

  • [JOJO]在替身使者里当刺客是否搞错了什么在线阅读第六节

    这两个人林芝谁都不想多瞧,端着餐盘作势要走。“别走,我还有话跟你说呢!”许留春起身阻止,却见到林芝抬了一半的屁股又落回原位。这虚晃一枪,像是故意在戏弄许留春似的。“从昨天开始你就是这个态度,我们不是朋友吗?有什么事不能摊开来说?”许留春摆出一脸哀怨。林芝抄起勺子划拉着盘里饭菜,一勺勺塞嘴里,用行动向

  • 阿娇重生日常第7章在线阅读

    “papa大厨,有粥吗?”凪沙站在柜前询问。“恩,有。不过,因为大家都不怎么吃,所以我收起来了。”papa大厨转过身,把放在橱柜里的粥端了出来。“谢谢!”凪沙端过粥,顺手拿了一盘咸菜。“凪沙,你早上就吃这个?是不是今天胃口不好啊!”友歌关心的做到凪沙身边。“咦!不是啊,只是想......啊!智惠理!

  • 龙之谷与驯龙高手在线阅读第二节

    魏莱被他打头说出的那句“真是傲慢啊”惊吓到了,开什么玩笑!这个世界上还会存在比他原晾更傲慢的人吗!可接着原晾就用一种非常遗憾的语气表示:“不过连你都能当我的助手了……它怎么也得比你强点儿,我真是个善良的人啊。”魏莱:“……”这位教授您怕是对“善良”这个词有着什么误解吧。“我真是对你的智商感到非常遗憾

  • 老子就是个传奇之第二章(2)

    夜色如墨,竹林里风声四起,长剑相碰,月光下不停地反射出片片银光。“锵!”云莫端手腕一怔,长剑落地,劲风擦耳而过,一柄轻剑横在了他的耳侧,还能听见剑身擦过夜风的鸣音。“你赢了。”云莫端望了眼前双眸有些发红的孤似,片刻才不动声色地开口,而掺着一丝嘶哑的嗓音,却将一切都昭然若揭。孤似盯着眼前人墨色翻涌的双

  • 墨玉情深第7章:敲诈勒索

    刑战的意思也很明白,既然连那十三个地仙也没办法自保跟蝼蚁一样,那你们的人数优势实力优势,在进入北俱芦洲之后一样荡然无存,生命是平等的,谁都只有一次机会,在里面谁都是蝼蚁,既然如此你们凭什么以保护的名义压榨我们,我们又凭什么听命与同样是蝼蚁的你们。反倒是你们想要借助我妹妹的力量,我不让你们听命与我们兄

  • 我真的是大BOSS在线阅读第三节

    湘芝靠着车窗醒过来的时候,曹师傅已经把车靠边停下,开足了暖气。她揉揉眼睛,看到路嗣平怀里的小甜妞眼里蓄满了眼泪,朝妈妈鼓着嘴,想哭又不敢哭的样子。“怎么了?”湘芝伸手托起孩子,才发现女儿裤子湿了。“没事。”路嗣平最初的惊讶和生气也许已经过了,他顺手把女儿递过去,平静地解起了外衣纽扣。米色的羊绒针织衫

  • 六零年代吃很撑在线阅读第10章

    R:发现大家对我有误解,我是很早以前就跟家里出柜了,父母也都很理解我,所以不会找女人结婚,欺骗人感情什么的。我也已经相完亲了,怎么说呢,感觉以后会少不了被家暴吧。[附图:陶然拿着抱枕打树其琛。]【热评】——妈妈呀,谁来告诉我是真的假的?感觉两个都太帅了吧(虽然没有脸)但是很有气质啊,让我猜猜,R傻妈

  • 三国之诸天万界图之塞外惊变(8)

    塞外北方大泽的不远处有一处山谷,山谷大雪飞纷,谷中则有着一座巨大宫殿。各种法阵符文闪烁,一看便知是一圣地,此处非别,正是塞外三大势力势力之一的玉蟾谷。玉蟾谷内的天蟾锁龙洞是第一代谷主大能所留的禁制阵法,一旦被囚,摘星中期修为也难以破解。天蟾锁龙洞中,四个冰柱上分别绑着一个人,三女一男。男子虽然凌乱,

  • 小逃妻在线阅读第3节

    系统的事情李小狼暂时没有办法,毕竟就算是他想要反抗也没有那个能力,而且在这段时间里面李小狼也发现对方确实没有什么对自己不好的动作,反而帮助了自己不少,至少在学习魔法和魔力控制上面李小狼发现自己增强了不少。还有,李小狼还发现自己的体质也同时大幅度的增加,以前他虽然也学习了不少的武术,但是更多的还是在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