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海贼王之恶灵降世已婚

作者:木鱼君 来源:飞卢小说网

眼看着陈杨晕过去,肖柏和霍赫瞬间慌了神。陈杨伤到的可不是普通地方,人的头部实在太重要又太脆弱,稍微出现点意外,其后果可能都是难以承受的。

刚刚还能稳稳站住的肖柏又晃了一下,这次却没能稳住,腿侧在病床的床沿狠狠磕了一下。剧烈的痛感只维持了不到两秒,又变得绵密,就像眼前让人惊惶的状况一样磨人。

霍赫抬手按下床头的护士铃,却急得呆不住,奔出病房去追刚离开不久的医生。

众人或焦急或忙碌地围着陈杨转了一阵,结果总算有惊无险。

医生:“病人情绪太激动,所以才出现了暂时昏厥。让他好好休息就好。这段时间内你们要注意,不要再让他出现情绪过激的情况。”

肖柏和霍赫齐齐松了口气,应声点头,送走了医护人员。之后怕打扰到陈杨休息,只留下一名专业的护工看顾着,他们俩出了病房,站到了走廊尽头的窗边。

“兄弟,缓过来了吗?”霍赫问。

肖柏起先没回答,默然无声地面对着窗口,脸上也看不出有什么明显的情绪。霍赫等了半天没等到他半句话,甚至连一个细微的动作也没等到。肖柏仿佛立成了一座雕塑,纹丝不动地安在了这里。霍赫对此表示十分理解。

但当他以为肖柏还要继续思考人生的时候,肖柏却又开口了。

他说:“差不多了。”他努力地牵起嘴角,露出个略显苦涩的笑,“虽然被他忘了这件事让人很难受,也很难以接受。但是,毕竟不是第一次了。其实想一想,这次比上次要好多了不是吗?”

除了无能为力下的自我安慰外,客观来看,其实这话有点道理。霍赫赞同地点了点头。

陈杨失忆,不是第一次了。上一次、也是第一次失忆,是在五年前,陈杨大学毕业的时候。也是肖柏和霍赫研究生毕业的时候。

肖柏和霍赫家境优渥,家中产业众多,各行各业均有涉及,可以被俗称为豪门。但和那些勾心斗角争家产争继承权的家庭不同,两人的成长环境非常健康美满,对家族的商业管理没什么野心,也没什么兴趣。

而且两人都不是家里的独生子,也不是兄弟姐妹中的老大,相对的身上的责任也轻一些。所以家里对他们的期望和要求不多,可以随他们去选择自己的生活。

这种情况下,肖柏和霍赫都不打算漫无目的地去挥霍时间或金钱,他们对自己的人生有个很明确的规划——肖柏做演员,霍赫做他的经纪人。

不是大少爷玩票那样的性质,而是以他们俩的兴趣和能力为基础,所做的认真的、正经的职业规划。基于此,肖柏早早地就进入了演艺圈子,而与之同时,霍赫也开始了作为经纪人的学习和实践。

原本按照计划,肖柏和霍赫二人本科毕业后,就会走上早已规划好的道路,把主要精力投入到自己选择的事业中。但大四那年,出现了意外。

肖柏喜欢上了陈杨,陈杨那时才大一,还没有改成肖柏的情侣名,不叫陈杨,而叫陈强,一个普通又强壮的名字。但其实真人和名字非常不符。

陈强这个名字,听起来让人感觉这个人可能高高壮壮的,可能皮肤颜色偏深,可能长得结实周正。可其实见了真人就会发现,他白白的,瘦瘦的,也高,但大概是中等偏上,长相清秀些,帅帅的,脸颊带点婴儿肥,有点可爱。

肖柏对他,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二见倾心,三见就恨不得跟人结婚。

这本来不是什么大事,喜欢的话告白就是,成就成、不成再想想办法。但问题就出在了肖柏身上。

喜欢陈杨的第一年,肖柏大四,霍赫给他出谋划策,制造了几次近距离接触。本意是想让两人熟悉起来,培养点感情,为肖柏的告白做个铺垫。谁知他们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

肖柏在面对陈杨的时候非常紧张。那时的肖柏已经出道快三年,出演作品的口碑一部比一部好,虽还没有拿到过重量级的最佳男演员奖项,但也可以说得上是个比较优秀的演员了。但他在陈杨面前,却连最基本的表情管理都做不到。

他一看到陈杨就紧张,一紧张就会摆出一张冷脸,甚至可以说是横眉怒目。他也不敢和陈杨的视线接触,因为一旦接触上就会更紧张,表情也会更狰狞。一切都很失控。

有一次霍赫说:“我看你要不就自行失恋吧,你在他面前表现得太差了。别说是这个样子当面去告白,你就是打个电话、发条短信告白,他疯了才会答应你。一想就像是会家暴的模样。”

但是肖柏不想放弃。毕业论文要赶,一早谈好的角色等剧开拍也要进组,三不五时忙得连轴转,大四一年很快就过去了快一半。可肖柏还没有调整好状态,至少他要调整到能正常地进行一次告白的状态。

所以他做了个决定,读研究生。把原计划推迟,在学校多留三年,正好他和陈杨的年纪也是差三年。霍赫一看他这架势,决定留下帮他做助攻,也去提了申请。好在两人平日成绩拔尖,得到了免试推荐生名额。不然的话现去准备考试多半会来不及。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万事俱备,东风不来,肖柏实在不争气。再加上他越来越红,越来越忙,在工作和学业的平衡之外,能为爱情奋斗的时间实在少之又少。研究生上了三年,霍赫都跟陈杨混熟了,他却连顺顺利利地和人家聊个天都做不到。

直到临近毕业时,想到陈杨也要毕业,肖柏一度以为自己真的要失恋了。这个时候,一条短信发到了他手机里。

得知陈杨对自己的感情的那一刻,尚且年轻的肖柏感觉自己已经变成烟花炸上了天。随后,他满心欢喜地给了陈杨回复,隔着手机屏幕向对方倾诉了自己的爱意,却就此如石沉大海。

他怀疑陈杨只是玩**玩输了,选了大冒险,随便找了个人发了这条短信。意志消沉了几天后,霍赫突然着急忙慌地找过来,说陈杨出车祸了,醒了,失忆了。

陈杨的确是玩**玩输了,的确是选了大冒险。可他选的,不是随便找个人发短信,而是给他暗恋多年的人发。那条短信是真的。

得知这一切后,看着病床上一脸茫然的陈杨,肖柏当即决定要追他,要和他结婚。

神奇的是,知道陈杨也喜欢自己之后,肖柏争气了起来,再也没有无法克制的紧张过,表情管理的能力又发挥到了最佳。

“我要再追他一次。”五年后的肖柏如是说,“一回生二回熟,追他这件事,我有充足的经验。”

“也是。”看到发小信心十足的状态,霍赫就觉得自己不用太过担心了,“至少这次是比上次好。上次他失忆的时候,你们俩除了一直在相互暗恋,还什么关系都没有,从头追起来并不容易。但这次你俩已经结婚这么多年了,是有名有实的两口子,怎么也分不开的。”

闻言,肖柏看向霍赫,身体往窗台上一靠,道:“我发现你比从前会安慰人了。”想清自己要做什么之后,肖柏心里松快了些,说话的语气也变得轻松起来。

霍赫的情绪被他调动,也笑道:“都是被生活逼的呀。当年如果没有我那句话,你可能早就给他打电话或是发短信告白了,也就不用再浪费那几年。要不是他出事前给你发了告白短信,你们俩的缘分可能就活生生被我那句话断送了。现在想想,都是嘴贱惹的祸。”

“对了,事故原因查到了。”说着说着话,霍赫突然想起来这件要紧事。

肖柏立刻站直了身体,“因为什么?”

霍赫有点为难,但这不是可以瞒着的事,遂痛快地说了:“是你的私生饭,有预谋的恶意追尾。”

“我的私生饭?”

“是的。上次你们俩带西瓜出去玩,被拍到了一张比较亲昵的照片。当时公关销毁照片的速度很快,没料到会被流出去。查过了,是那个拍到照片的狗仔,在聚会上喝多了点,给一个交好的**学看过。而那个同学,恰好是你的私生饭。她对陈杨产生了极大的敌意,借助同学朋友的工作之便,查到陈杨的行程,然后策划了这次事件。不过她没能逃掉,已经被逮住了。”说着,霍赫捻了捻指尖,突然想抽烟,但条件不允许,只好忍着,“你有什么打算?”

肖柏沉吟一会儿后问道:“陈杨出事的消息压下来了吗?”

霍赫说:“怕有人打扰到陈杨休息,已经把消息压下了。外面的人也不会查到这件事的细节,对陈杨不会产生负面影响。”

肖柏听后点点头,又道:“对于那个私生饭,请最好的律师,拒绝原谅,该怎么判就怎么判。”

霍赫想的和他一样,“还有泄露陈杨具体行程的人,也不能轻易放过了。”

这边两人刚达成了共识,陈杨的护工阿姨走了出来,喜悦地对二人说:“陈先生醒了。”

肖柏整个人便肉眼可见的焕发出神采。霍赫见了,“啧啧”两声,揶揄道:“那我就不进去做电灯泡了,不耽误你追求小强同学。”小强同学,是霍赫从前对陈杨的称呼。这称呼屡遭嫌弃,但霍赫非是不改,直到陈杨改了名字,霍赫才在肖柏夫夫二人的强烈要求下改了。

这会儿一叫出来,居然又感觉有些亲切。

“说了不准叫小强,”肖柏已经冲着病房去了,中途又回头叮嘱,“下不为例。”

小强这个名字,听起来和另一个遭人嫌弃的物种一样。而且这个名字很缺爱。

陈杨是个弃婴,在孤儿院长大,只知道是姓陈,所以名字是院长妈妈给起的。在孤儿院里,有张强、王强、李强、陈强,还有苏小强,老师们叫一声“小强”,能招来五六个孩子。

倒不是说这名字起的敷衍,与之相反,孤儿院里那么多的强,其实也是一种祝愿。希望这群遭遇过不幸的孩子,可以强壮地、健康地成长。

可到底,这名字还是缺爱,就缺少那种独一份的被爱着的感觉。所以准备结婚时,肖柏建议给改了。他们结婚后就是一家人,有人爱着陈杨,改了名字寓意着新的开始。

霍赫对发小的叮嘱连连点头,一挥手催促对方赶紧去追老婆。

护工阿姨离开后,病房里只剩了陈杨和肖柏两人。对于自己昏睡时肖柏和霍赫的谈话内容,陈杨同学一概不知,作为一名新晋“重生”人员,他开始尽职尽责地落实“假装失忆”这件事。

“我叫陈杨是吗?”陈杨已经决定接受自己的新身份,自然也要对其进行了解。

肖柏脸上带着笑,对他点头,还不等他问,就预料到了他接下来的问题并作了回答:“27岁,职业是演员,微博有五百多万粉丝,每年收入二百万到四百万不等。平常工作安排不算紧密,所以还不是很累。”

“!”陈杨被那个年收入惊了一下,那都够他还快一百次助学贷款了。就这还只是工作安排不紧密、不累?而且肖柏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也风轻云淡的,仿佛没把那个数目放在心上一样。

瞬间,陈杨又感觉到了自己和肖柏的巨大差距。为了忽视这落差感,他选择换个话题:“我家人呢?今天怎么没看到?”总不至于陈杨也和他一样是个孤儿吧。

谁知肖柏看着他,双眼含着温柔,开口道:“这不是看到了吗?就在这。”

“你?”陈杨感觉这进展不太正经。他不是要和肖柏说情话的,他是在问要紧的问题,“那其他人呢?”

并没有其他人,氛围好像一下子变得沉重了些。肖柏的声音带上了安抚的味道,他柔声说:“没有其他人,你以前是孤儿。”

还真这么巧?陈杨暗道。

肖柏看见他果然变了的脸色,继续安抚说:“不过没关系,我们在一起之后,我的家人自然也就是你的家人了。”

说起这个,陈杨可要好好跟他说道说道了。他是打算将来跟肖柏分个手的,这个事少不了要做些铺垫,不能突兀,不能让肖柏受到太大的伤害。

于是陈杨思来想去,才开口道:“我刚才看过我的手机,也看到我们的聊天记录了……应该是你吧?头像是你的照片。”他明知故问地向肖柏投去疑问的目光,在对方点头后又继续道:“所以对我们的关系……我大概也了解了。抱歉,我们在一起时候的事,我不记得了。”

“没关系的,我不介意。”肖柏说,“只要你没事就好。”

面对他的体贴,陈杨又道:“我以后是不是有可能会想不起来?那我如果……如果一直想不起来对你的感情,我们怎么办?”

“这没什么,感情是可以培养的。我不是说了吗?我们可以从头再来。”肖柏看起来的确毫不介意。

陈杨只好继续加大力度:“那要是,我培养不出来呢?我要是就这样一直对你没感情了呢?”

这次肖柏做了个深呼吸。他心里说着:“不可能那样的,你肯定会再喜欢我的。你都已经喜欢上我两次了,我一定会让你再喜欢第三次。”面上却贴心地说:“如果你实在不能对我产生爱情,那我们就做家人,我还是可以照顾你。”

“那多不合适。”陈杨道,“听你说的,我每年赚的钱肯定也够花了,要是……”他没好意思直接把那残忍的话说出来,只在语气上空了一秒,继续道,“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们的关系就……嗯不好维持了吧。那我也不好一直赖着你,那太麻烦你了,对你也不公平,会耽误你的。”

这话其实是很有杀伤力的,其中蕴含的可能性,对热恋中的人来说,无疑是残酷的。但肖柏却底气十足,心头一颤后,就没了更多的不适反应。

他温声对陈杨安慰道:“我不怕你麻烦我,我刚刚说了,我是你的家人。再说你怎么会耽误我呢?我们是合法的婚姻关系,任何情况下,我都有责任有义务照顾你。这个关系,不是轻易就能断的。你放心,不管怎么样,无论是□□人还是家人,我都会对你好的。”

等会儿!陈杨倏地睁大了眼睛,非常不可置信地看着肖柏,“合法婚姻?”

肖柏:“对啊,我们结婚都快五年了。”

陈杨:“!!!”所以不是男朋友?是真的老公?

延伸阅读

瑞纺加盟  http://www.cadcamcentral.com/yn5j.shtml
瑞纺织带是一家集设计,研发,生产,贸易于一体的织带和饰品公司,秉承着价优、物美、交货

酷咔咔-----兼职开店,双收入加盟  http://www.cadcamcentral.com/n687.shtml
意大利嗨卡士国内外连锁集团是国内外性连锁加盟管理企业,公司旗下拥有HAIKS、COO

皮美迩皮革护理加盟  http://www.cadcamcentral.com/6qrh.shtml
皮美迩皮革护理是重庆芬尼斯皮革护理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皮美迩牌专业皮革护理店是重庆芬

同来加盟  http://www.cadcamcentral.com/nzhs.shtml
北京同进账来科技开发有限公司长期以来致力于将出众的膜分离技术,应用于解决水资源问题,

华苑写作培训加盟  http://www.cadcamcentral.com/6wle.shtml
华苑写作培训加盟,华苑写作培训隶属于广州华苑教育管理有限公司,是一家致力于打**人乐

金龙加盟  http://www.cadcamcentral.com/de5z.shtml
金龙渔具是钓具小配件、户外用品、浮漂、鱼线、鱼竿。金龙渔具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

桂城福原玻璃加盟  http://www.cadcamcentral.com/yljp.shtml
福原从1998年建厂,一直从事制造玻璃热加工设备。我厂为广东省玻璃行业协会批会员。现

维纳斯干洗加盟  http://www.cadcamcentral.com/s43p.shtml
人们现在的生活越来越方便快捷了,所以在生活中有很多的行业兴起就是为了满足大家的生活需

油惠多多加盟  http://www.cadcamcentral.com/bnqx.shtml
礼品之王全国通用加油优惠卡详情介绍根据公安部交通管理局数据,截至2018年末,中国汽

博欧实德加盟  http://www.cadcamcentral.com/nnco.shtml
博欧实德环保机械是一家专注于食品安全、环境领域的高新技术企业,公司致力于出众食品安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倚天之龙战八荒第六章在线阅读

    “洪小二,请入场,洪小二,请入场。”主持戊玄武的道长站在裁判席上寻找这名迟到的选手。“来啦,来啦!请再等一下。”我拼命地向裁判招手,告诉他我马上就到。刚才和王道长闲聊一不小心没注意时间,差点就迟到了。在即将被裁判视为弃权的那一刻,我干脆不跑了,直接一个滑铲进入了比赛场地,总算是保全了资格。“洪小二,

  • 怀瑾握瑜在线阅读第九章

    狼妖乍然看到叶辰,一愣。啥情况?叶辰可不会啥这等对方动手。自己才刚刚金仙,对方是金仙巅峰,比当初压制到金仙初期的准提还要更难对付!先下手为强,叶辰也不靠近,大喝一声:“妖怪!看法宝!”一道金光朝狼妖闪去。千钧一发之际,狼妖终究是察觉到了危险,jian硬的狼爪一挡,发出震耳欲聋的金属撞击声。“嚯!这爪

  • 我的分身全都是慈善家!之激战

    梁凡看着眼前的狼王,心里满是惊讶,正面中了一招炎轰都没有倒下,反而杀意更强了,而且他发现这头狼王和刚才的样子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它的毛皮变成了暗红色,牙齿变得更加锋利,这不像是森林里以往巨狼的的样子。就在他还在观察狼王的时候,一旁的杨二已经起身在和四头巨狼战斗了起来,只听杨二喊了一声,“情况不妙啊你悠

  • 都市疯魔传就没听出她的意思?

    “你是这个部落的巫婆没错,这个部落是你说的算也没错,可是,我不是这个部落的人,你在我醒来之前就将我的东西给拿走这是偷,你没有得到我的同意之前将我的东西给了别人这是抢,在我没有同意之前就将我给了别人这是独断,身为一个部落的巫婆,不教好的,却教孩子偷抢拐骗还自以为应当,你还有脸做巫婆吗。”“还有,我不是

  • 捡漏:爷很奈斯第7章在线阅读

    “这……这就是星辰武馆?我们……没有走错地方吧?”班长姐望着已经掉了一半漆,遍布裂痕的武馆招牌迟疑的说道。“大学路北方街街东,益民大药房往南八百米星辰武馆,没错啊,就是这个地址,我不可能记错啊!”厉长空说道。就在三人还在迟疑的时候,穿着大花裤衩子和破洞半截袖的柳然突然拿着水杯牙刷牙膏走了出来。“咦,

  • 长生时代在线阅读第8章

    七日之后,青袍人和肖臂收拾行李。他们准备前往安西城。二人撑着纸伞出了姬府。青袍人袖子一挥。空中电闪雷鸣,姬府消失在二人眼前。肖臂拱手问青袍人:“方才,知道先生您姓姬。您的府宅为何消失了?”青袍人向肖臂解释。“我只是施展了一些隐匿的术法而已。”青袍人带着肖臂御剑飞入山林中。一个时辰后,青袍人和肖臂到了

  • 兵痞之寒冰破晓第一章

    一冤家易结1太极玄清是个道士。并不是因为他对道士这个职业有多大的热爱,只不过是决定职业的时候官方提供的小占卜告诉他,他是天生的道士人才,所以他就这么顺手选了——特别要说明的是,这个随便决定“人生大事”的事件是发生在网络**沉陆online中,请别误会太极玄清是在二十一世纪从事天师类古董职业的怪人。一

  • 玄幻都市之我是大领主第六章

    云伯淮不敢置信的看着她。也不知是气的还是恼羞成怒的。他瞪着她,嘴唇都是抖的。大概是后悔自己怎么会生出这么个东西吧......他突然想到陈秀宜曾跟他暗示过,觉得阿锦的脑子好像有点不正常,是不是精神有些问题,要不要给她找个精神科医生看看,他当时没出声,现在却突然冒出了这个念头......然后他就听到了阿

  • 网游之六界悬案在线阅读灵魂之泪

    灵魂本不落泪,要一个没有肉身的魂魄落泪是何其的艰难,就像你需要在没有水的杯子里倒出水来一样,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但是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世界上很多不可能都成了可能,只是我们不理解而已。就在灵魂之泪落下来的时候,一股无形的力量托住了它,只见那颗晶莹的泪珠往龙头方向飞去,当泪珠在玉床上面经

  • 陛下别低头啊2-2

    首先,这种状况,好像变得特别麻烦了。时间计算怕是出现致命的错误了,找到目标观察体的时候北森一琉整个人都愣在那边了,他微微皱着眉头看着山旮旯底下裹着草席并且都已经散发出可怕的恶臭味都已经引来苍蝇嗡嗡转的物体一眼,无奈地叹了口气。讲真,这种情况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毕竟是特定的观察物,就算变成一具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