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白糖雨在线阅读第5节

作者:唯粥 来源:晋江文学城

程序化的交谈后,交握的手分开,樊逸清将右手揣回运动服口袋里,并不着急开口说话,自然微笑,同时不经意的打量着蒋正霖,被蒋正霖风衣上别致的鹰型胸针吸引了目光,上面还有个设计别致的字母J。

樊逸清心想,这个人的领地意识很强,有着极致的掌控欲。

蒋正霖也在打量眼前的男人,将将一米八的身高,不矮但身形纤细,身穿一套蓝色运动服,没什么污渍和褶皱,显得他皮肤白的纯粹干净,一张温柔的脸,只是眼睛透露出细微的忧郁感,微微翘起的嘴唇有些干涩,但很迷人。

蒋正霖有种想亲自给他润唇的冲动。

原本因为丢失电脑而不畅的心情,被眼前很合自己胃口的男人生生吊了起来。

蒋正霖突然明白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道理。

昨晚他从上海出差刚回北京,把电脑落在机场传送带,要不是派出所联系到他秘书,他还不知道自己电脑丢了。

如今电脑不但没丢,还遇见了一个极品男人。

蒋正霖用带磁性醇厚的嗓音,说:“非常感谢你,我电脑里面有很多公司机密,无论是被窃取还是被毁掉,对于公司和我来说都是一笔巨大的损失。”

“没什么,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樊逸清并不在乎他的感谢,他想要的比这更多。

“你是个很有道德感的人,社会上大多人都会事不关己置身事外,你却不一样。”蒋正霖喜欢樊逸清谦虚的样子。

样貌,道德感,可遇不可求。

蒋正霖想真正的认识他,最好可以和他成为朋友。

当然,能成为炮友更好。

他诚恳说:“于情于理,都应该表达我对你的谢意。无论是精神上,还是物质上,只要你提出来,只要我给得起,都可以。”

樊逸清有些意外,意外蒋正霖许了他这么重的承诺。

他抬眼看着蒋正霖,试探性反问:“什么都行?”

蒋正霖微皱眉头,“当然,什么都可以。”

他以为他起码会简单客套一下,但是并没有。

蒋正霖有些许失望,看来他与平时跟他厮混的小情儿并无不同,都以物质为主。

同时还觉得喜悦,既然可以用物质解决,那也增加了上床的可能性。

蒋正霖去了英国后,与各种各样的男孩子厮混过,无论是热情,高傲,清冷,禁欲,都会在他的强烈攻势下化成绕指柔。

他深谙捕猎法则,要想猎物肉质细嫩柔滑,口感更好,就必须减少猎物的恐惧感,用唾手可得的资源增加猎物的喜悦感,他们在床上的表现会更好。

蒋正霖对炮友一向很大方。

他喜欢这种可控的感觉。

他的眉头舒展,表情愉悦起来。

樊逸清能感觉到蒋正霖的微表情变化,他表现得毫不在意,表情极其自然,说:“我饿了,你请我吃饭吧。”

急转直下,杀得蒋正霖猝不及防。

他有些不敢相信,发出单字节询问。

“嗯?”

樊逸清心里有些想笑,但依旧正经说: “你不是说我要什么都行吗?”

“我还没吃午饭,很饿,你带我去吃晚饭吧,去哪儿都行,能吃饱就行。”

樊逸清跟蒋正霖取了电脑,办完手续,一同离开派出所,坐上在外等候的车。

他们并排坐在车后座上,汽车里面暖气很足。樊逸清的身体下意识远离蒋正霖,他低头静静看着自己交叠于腿上的双手,蒋的司机正把他们送往一家樊逸清从来没听过的酒店。

一路上樊逸清不太说话,他表面平静如水,内心实则****。

他虽然没谈过恋爱,但是男人天生的嗅觉时刻提醒着他,蒋正霖对他的兴趣不仅仅是朋友。

蒋正霖在引诱他。

像个猎手,正拉着挂满鱼、肉的网,等他自己跳进去。

这种感觉很不好,可是他没得选。

蒋正霖显得很主动,不停找话题与他聊。

“你看起来很年轻。”

樊逸清下意识出口: “只有脸年轻而已。”

他内心早已千疮百孔,腐烂不堪,也只有这副皮相替他掩饰。

然而造成这一切后果的,到底是不是与你有关?

蒋正霖侧着头看着樊逸清的侧脸。

清净,柔和,细腻。

让他莫名觉得舒服,很想与他亲近,可惜话太少。

他原意想得到他的年龄,然后慢慢深入自己想要的东西,但樊逸清答非所问。

蒋正霖决定主动出击,得到自己想要的讯息。

“你结婚了吗?”

蒋正霖在乎他是否成家,他不在乎道德,他在乎法律。

只要不触及法律,对方有没有女朋友,他不在乎。

自从青春期知道自己性取向开始,跟过他的直男也不少,其中不乏现已结婚生子的,他也不吝啬以朋友身份给这些人包个大红包,但他们一旦结婚,就算再喜欢,他也不会再沾。

炮友而已,你情我愿。

樊逸清笑了笑,回他:“没有女朋友,哪来的老婆。”

听完,蒋正霖左手食指一下一下敲击自己的腿,嘴角不由自主上扬,眼中神采更胜几分。

心花怒放。

他看似劝慰,实在得意的说,“没关系,结婚这种事情需要看缘分。”他语气温柔,似在讲情话一般, “就像现在的我和你。”

樊逸清转头略带诧异的看着蒋正霖,他又语气正常说:“就像我们之间的缘分,昨天我们还不认识,今天就可以一起吃饭。可见结婚和交朋友都需要缘分。”

樊逸清点点头,“你说得对,缘分可遇不可求。”

蒋正霖从口袋里掏出银色的名片夹,打开抽出一张名片,又从车载置物架取了一只笔,在名片背面刷刷数笔,将写好的名片递给樊逸清。

“我的名片,你可以联系我。”

樊逸清伸手接过名片,看到名片正面没说什么,略一看背面,一个手写的手机号码,他很自然的问:“这个号码是什么?”

“我的私人号码,只有家人和比较熟的朋友知道,你可以用这个号码打给我。”

又补充道:“随时随地。”

樊逸清与蒋正霖眼神交接,不由得笑意吟吟, “原来你可以跟只有一面之缘的人做熟人。”

蒋正霖闻言,微微朝樊逸清的方向倾斜过去,看着他的眼睛,带有强烈的男性阳刚压迫气息,纠正他。

“不会,你是例外,至今为止唯一一个例外。”

蒋正霖说话很有磁性,中文也被他说出了英伦腔。

蒋正霖满脸写着“你开心吗?”

樊逸清撤回视线,转头平视车前风景,车开进一座庄园,在一座欧式建筑前停下。

司机先下车帮蒋正霖把车门打开,弯腰低头恭敬着说:“到了蒋总,请您下车。”

一位酒店的门侍朝樊逸清这侧跑来,要帮他打开车门。

刚拉开一条小缝,樊逸清感觉身边涌来一股压迫力,蒋正霖的左手越过他胸前将打开的车门拉关,他的左腿能感觉到蒋正霖的右手压在皮椅上,蒋的小臂正摩擦着自己的大腿。

从外面看,自己就像被蒋正霖搂在怀里。

樊逸清下意识往后缩了缩身体,尽可能远离他。

蒋正霖低头看着他, “你没带外套?”说话呼出的气息喷在樊逸清耳侧,气流顺着脖子的曲线,没入领口,又麻又痒。

樊逸清连忙摇摇头,“出来的急,忘穿了。”

“那你稍等。”蒋正霖看出他不适,但依旧慢腾腾的放开他,转身下车,从汽车后备箱拿出一件墨蓝色呢制大衣,返回后座将衣服递给樊逸清,“你先穿我的衣服,可能大了点,终归不会冷。”他的语气面貌十分诚恳。

樊逸清没有拒绝,接过衣服,“谢谢你。”手指擦过衣领上的银质胸针,很凉,瞬间清醒了头脑。

樊逸清穿上外衣下车后,跟随着蒋正霖进入这家餐厅,不动声色脱下了外衣,将它整理好单手抱在怀里。

蒋正霖皱眉不解,樊逸清解释道屋内太热。

侍者将二人引到三楼最中间的包间内,二人在靠窗的位置面对面坐下。

樊逸清看着窗外园景,一片灯火通明,看得出来这个房间观景视角绝佳。

蒋正霖示意侍者把点餐Pad交给樊逸清。

他给樊逸清介绍,“这里的厨师都是高价从英国聘的,菜式都是地道的英国风味,你看看喜欢吃什么?”

樊逸清粗略看了看菜单,瞬间觉得寡淡无味,除了价格出奇的昂贵,并没有引起食欲的感觉。

他将Pad递还给一旁的使者,“我对这里不熟,和你吃一样的就好。”

蒋正霖听完直接用嘴报出几道菜式,还细心的询问樊逸清有无忌口,牛排需要几成熟,要不要来点红酒等。

樊逸清心里十分抗拒,他有一种被蒋正霖当成女人的感觉。

他知道蒋正霖是***,却并不清楚***是一种怎样的相处模式。

从他在派出所看出蒋正霖对自己感兴趣时,就决定利用这一点接触他。

然而现在,他有些后悔。

樊逸清心底厌恶这种接触过程。

这个男人太具有侵略性,时刻想要攻城掠地,在自己的势力范围上刻记标志。

就像他把每件私人物品都做了标记一样,借给樊逸清的这件大衣也有。

樊逸清清楚的看见自己穿着这件衣服时,蒋正霖满意的表情。

一种被强行标记的耻辱感涌现,迫使他一进餐厅就迫不及待脱下这件充满陌生人气息的大衣。

吃了晚饭也不过七点,但冬天的夜幕总是降的最沉。蒋正霖执意送他回家,樊逸清提出要先去一趟电子信息城。

蒋正霖觉得这人不怎么擅长主动交谈,但谈吐却非常得体,即便不是生于富贵家庭,但教养的不错,在信息城工作有些可惜。

于是他提出可以给樊逸清安排工作。

“谢谢蒋总,信息城只是我的兼职,我在锦华商业集团后勤部工作。”

“锦华商业集团?还不错,还做着兼职不会太辛苦吗?”

蒋正霖是最可能与自己当年冤案有关系的人,而现在这个人想要打探自己的私生活,樊逸清心里突然涌出一阵厌恶和烦躁,但他还是压抑住了。

“并不会,兼职只是我打发时间的一种方式,最重要的是我可以再获得一份收入。”

樊逸清停顿一下,很好的掩饰自己眼内的烦躁情绪,再次抬头看着蒋正霖,玩笑般开口:“你看,兼职还是一种交朋友的好方式,比如说我得到了一顿丰盛的晚餐。”

樊逸清决定让他尝个甜头,继续说:“当然这并不算什么,更重要的是我还得到了这位朋友的私人电话。”

樊逸清看着蒋正霖,丝毫没有错过蒋正霖愉悦之情的都快要溢出来的脸。

从初见到现在,樊逸清确定蒋正霖似乎并不认识自己。

但是当年自己入狱后,本来不依不饶的王强家人,竟只让母亲赔了一套房产就不再追究其他赔偿。

程桦探视自己时,不经意间透露出王强正住在北京最好的疗养院做后续治疗,而赞助方是蒋氏集团,用的是荣誉校友的名义。

蒋氏集团董事长的独生子蒋正霖是比自己大一届的校友,但就在王强坠楼的第二天就被没有任何征兆的送到了英国留学。

所有的一切都表明,蒋正霖可能与王强坠楼那件事有关,因此要想获得可靠线索,就必须接近蒋正霖。

而最便捷,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利用蒋正霖的性取向和他对自己的兴趣,靠近他,卸下他的心防。

延伸阅读

乐林雅加盟  http://www.millerboergoatfarm.com/dfj9.shtml
乐林雅家纺布艺总部是一家集研发、设计、生产及销售为一体的的竹纤维系列纺织品生产企业。

敏纳斯珠宝加盟  http://www.millerboergoatfarm.com/npxv.shtml
敏纳斯珠宝我追求圆满的人生,我渴望得到他人的尊重并实现自己的理想,我注重对自己水平和

生鑫加盟  http://www.millerboergoatfarm.com/g1py.shtml
生鑫陶瓷工艺品大胆创新,精益求精,在全体员工的不懈努力下,创下了生鑫的品牌。企业现有

烤猪蹄加盟  http://www.millerboergoatfarm.com/b3fd.shtml
烤猪蹄加盟详情安徽合肥方燕烤猪蹄食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10月,“方”和“燕”取

水处理设备加盟  http://www.millerboergoatfarm.com/nw39.shtml
北京东方佰思特环境工程技术有限公司系专职从事水处理工程和各种环保设备的新型高科技企业

贝贝猪加盟  http://www.millerboergoatfarm.com/xx06.shtml
贝贝猪毛绒玩具主营的是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公司始终本着

车睿仕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millerboergoatfarm.com/6co6.shtml
车睿仕汽车美容可以加盟吗?车睿仕汽车美容加盟为您提供车睿仕汽车美容加盟费多少钱、车睿

简快作文加盟  http://www.millerboergoatfarm.com/6k4l.shtml
简快作文加盟,简快作文隶属于简快时代教育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简快作文系北京市高级语

振驰加盟  http://www.millerboergoatfarm.com/n6ta.shtml
振驰家具,德国经典传世家具,设计来源于自然和生活,环保、绿色原生态,德国工艺值得信赖

蓝色金少儿美术加盟  http://www.millerboergoatfarm.com/se98.shtml
用艺术启迪智慧。珍视孩子的心灵想象,保护孩子的个性化特征,孕育孩子的审美情操。真正让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狂夜幻想曲在线阅读第8章

    “姐,肉吃了,可喜喜还是走不动呢?”吃得小肚子鼓鼓的花喜喜不但没充满力气,反而吃饱了更想睡,眼皮子都开始打架了。花盼盼无奈,她也走不动。便带着花喜喜坐到树林边,这是镇上通往好田村的必经之路,好田村虽穷,却是十里八乡数一数二的大村,没准就能遇到同村赶车来镇里的。果然,不多时,一辆老马驾着车由溪江镇的方

  • 棋子女星的重生(免费)在线阅读第4章

    夙雨见他不搭理自己,也不在意,一掀衣袍就在他身旁坐下,双手枕在脑后,一双丹凤眼微微眯着,黑衣平添几分禁欲,有人美在皮,可夙雨却是那种美在骨的人,不见脸,周身却气质超群。当然,如果忽略掉此刻她脸上盖着的白色面具就更好了。“你这面具倒是有趣。”夙雨侧过头来,面具下的嘴角微微勾起,“我人更有趣呢,小车夫可

  • 当黑化忠犬缠上快穿主角之第一章 山村少年(下)(2)

    陈家中在心中叹了一息,但仍笑着拍拍少年的肩膀:“嗯,来,正等着你吃饭呢。”说着就往里面走,在知道儿子在外面辛苦的生活后,陈家中突然有点不敢面对这个儿子了。少年担忧的望了陈家中的背影一眼,然后来到美妇面前,再次低下头说道:“妈,我回来了。”美妇跟以往一样慈祥的笑道:“回来就好,怡馨,去摇水给你哥洗手,

  • 易医在星际第五章

    “你看上去气色很差,西丝。”哈里一边看报纸,一边关心自己的妹妹,“昨天没睡好吗?还在为朋友的事情担心吗?”因为他们俩今天打算去北安普顿,特地起了一个大早,餐桌上只有他们两个。“不,朋友们的事已经解决。”弗朗西斯准备了一副墨镜在包包里,遮瑕膏没有把她的黑眼圈全盖住,一会儿出门还得要墨镜帮忙,“学业上的

  • 穿越之梦影若离第2章在线阅读

    漫漫的黑暗笼罩下是全身的无力,舒默想要动一动,可是却发现自己浑身发软“是上天的惩罚吗,听说自杀的人连阎王殿都进不去,这是真的吗”脑袋想着,眼泪却流了出来,冰凉的泪水划过脸颊,痒痒的,那么真实。“这是……”艰难的举起手,却感受到了泪水的湿度,鬼,会有眼泪吗?“默默,别哭了”身边传来一声女音,接着柔软的

  • 天命凰徒在线阅读第八节

    今天是星期一,也是蓝恩雨到了G市第一天上课的日子,可是蓝恩雨本人还在被窝里呼呼大睡,而蓝嘉文则是特别无奈的站在了蓝恩雨的床边,蓝恩雨有个毛病,就是特别喜欢赖床,所以叫醒她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情,蓝嘉文已经叫蓝恩雨起床叫的什么耐性都没有了。“蓝恩雨,我数到三,你要是还不给我起来的话,后果很严重。一,二,

  • 818那只影帝喵在线阅读第8节

    正当托尼斯塔克感受着三观受到冲击的时候,贾维斯突兀的拉响了机甲的警报。“先生,察觉到身后出现攻击。”贾维斯提醒着,便将机甲身后影像放入展示栏。托尼斯塔克便见一只巨大的手掌穿过层层尘雾朝他无声无息的抓来。“这东西都超过十米了吧!”托尼斯塔克转身一导弹轰了上去:“受力面积呢?阻力呢?没有支点就不怕散架吗

  • 大隋:最强帝王在线阅读第七章

    在辰轩给了霍雨馨一个承诺之后,她便和辰轩去到住处,帮收拾了一下,辰轩也换了身白色衣服,之前穿的那些衣服破旧不堪,不是因为辰轩没有好的衣服,而是他自己舍不得丢罢了,换了套衣物的辰轩,显出一米七的壮实身材,看上去更似风韵仙躯了。路上三人并齐走,呵笑满天,辰轩更是不停问修练的事,让程风和凌玉苦不堪言,凌玉

  • 火影之最强帝具使之霍勋

    周扬来到奥克大陆只有短短半个月的时间,这半个月的时间,周扬除了赶路就是修炼斗气,平时和周扬在一起最多的也就是陈阳和胡子等护卫,但是这些护卫都是看着周扬长大的。要他们给周扬跪下那是不可能的。因为虽然周扬是他们的少爷,但是实际上他们每个人都几乎将周扬看成是自己的儿子对待。要老子给儿子跪下,怎么可能?但是

  • 血族女王之穿越古今在线阅读第三节

    方志强从王亚欣家的别墅里出来,一边骑上自己的电动三轮车嘴里喋喋不休地骂着:“真是晦气,以后看到这种漂亮女人最好绕道走。难怪算命的说我今年命犯桃花,这不,今天就犯了!”方志强也顾不得自己刚刚救孩子时手上被磨掉的皮在冒血。打开车门,一把抓住里面的司机就往外拖,拖了一下没动,这才发现,司机身上还系着安全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