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一束断发半壁城之友谊(6)

作者:沐及及 来源:晋江文学城

咪咪和赵雅静成了一起上下学一起上厕所的好朋友。在操场一角,赵雅静质问咪咪为什么不穿裙子了,咪咪低头不说话。

“白老师说的不对,她越是那么说我们越要穿裙子!她一说我们就不敢穿了,倒好像她说的话是对的。”赵雅静像是在说绕口令。

“你明天也穿裙子!听见没有?”

咪咪苦笑地摇摇头,心想要穿那我也得有啊。

远处,吴毅们又朝这边探头探脑。咪咪刚剃了小子头时,着实让吴毅欺负了个够,几乎每次都是赵雅静为她出头。咪咪很感激赵雅静,也很过意不去,一个小女生能怎么出头呢?不过是陪着她一起承受罢了,于是她们成了好朋友。眼看着吴毅他们逼近了,咪咪拉起赵雅静的手就走,吴毅快步跟上。

“嘿!张肜!你怎么不穿裙子了”吴毅边说边往咪咪头上扔石子,“我知道,我知道你为啥不穿裙子了,因为你是男的!男的还穿啥裙子呀!哈哈——”

两个女生手拉手更快地走。见两人没反应,他们觉得有点索然无味。一个男生串到赵雅静那边,突然掀起她的裙子,说:

“赵雅静!你为啥还穿裙子?”

赵雅静尖叫一声和咪咪小跑起来。

“因为她穿裙子要招引我们呀——”吴毅在后面边追边怪叫。

“啊——”赵雅静突然尖叫一声猛地蹲在地上,咪咪被她一扯也跌坐在地。一看,赵雅静的裙子被整个掀起来罩在头上,里面的内裤一览无余。咪咪赶紧跪起把她的裙子放下紧紧抱住赵雅静的肩膀。

“你们有完没完!就你们是人!别人都不是人呀——”赵雅静在咪咪身下哭喊。咪咪跪在旁边环抱着她低头发抖,这话也是她一直想说的。

“那你就去告老师呀——”吴毅嬉笑着说。原来,8、9岁的孩子也是会坏出边儿的。

赵雅静不喊了,经历告诉她告老师没用。

吴毅几个围住两个女生,越来越近。咪咪依旧低着头,一只手偷偷伸向裤子口袋。当她伸出手时,手里握着一把小刀,她把刀折开冲着吴毅。几个男生怔住,齐齐看向吴毅。吴毅也是一愣,然后笑了,他边笑边朝着小刀逼近,说:

“张肜要杀人了!我害怕死了!”

咪咪拿刀指着吴毅,面无表情。

“张肜!张肜!你别!”赵雅静吃惊地抓着咪咪的胳膊用力摇晃。

咪咪紧握小刀,脑海里却突然出现铁轨上的那个男人!那一道一道的伤痕……

眼看吴毅越来越近,就快杵到刀子上。

“张肜!张肜!”赵雅静伸手去夺咪咪手里的小刀。突然咪咪一把推开赵雅静,调转刀锋照着自己胳膊就划了一刀。太快太突然了,所有人都像木头人一样呆住,看着咪咪胳膊上的划痕慢慢渗出血珠。

“你、你……”吴毅勉强往外吐字。

咪咪不等他说完,又痛快地划了一刀。

“你、你个疯子!”吴毅终于吐出一句整话,往后退了几步,其他男生也跟着往后退。

咪咪鄙视地撇了吴毅一眼,抬手又要划,赵雅静赶紧抓住了她拿刀的手。胳膊上两条划伤已经渗出不少血,腥红地,像老师判作业时打的一个叉。

“神经病!疯婆子!”吴毅嚎了一嗓子,掉头就跑,其他男生早跑了。

赵雅静急着找手绢,才想起穿的是裙子没口袋。看咪咪的另只手在费劲地掏裤子口袋,她赶紧伸手到咪咪口袋里,摸出一块叠得方方正正的手绢。咪咪抬起胳膊,赵雅静小心地用手绢把渗出的血吸干。两个女生凑着脑袋仔细看那划伤,发现伤口并不深,又渗出点血,吸干后就不出血了。赵雅静要用手绢包上咪咪的胳膊,咪咪觉得不用,把手绢装回了口袋。她记得以前她爸干活划破手,都是朝上举着一会儿就好了。于是她也稍微举着胳膊不让它垂下。

全程两人都没有说话,看操场早没人了,她们赶紧往教室跑。快到门口时,咪咪小声说:

“别说出去,说了就不是朋友!”

赵雅静郑重地点头,和咪咪拉了钩。

两人喊报告进教室,老师训了几句,让她们坐回去。

整堂课咪咪都是坐在座位上微举着胳膊,微微皱眉注视黑板,像是在轻托下巴认真听讲,她另一只手在口袋里摩挲、把玩着那把小刀,根本没有听到老师讲什么,更没注意到赵雅静关切的目光和吴毅心虚的偷瞟。她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胳膊上传来微微跳跃的痛感,还有另一种莫名的快感从身体深处慢慢溢出,混着痛感让咪咪觉得神清气爽,她体会到了化茧成蝶的亢奋。卑微的毛毛虫竟然拥有了自己的翅膀!

以后的日子,吴毅几个再也没有欺负过她们,只是每次在看到咪咪时都会恶狠狠地说句:“神经病!疯婆子!”咪咪面无表情,心里冷笑。

张明保密工作做的好,加上杨柳之前总回娘家,几个月过去左邻右舍居然都没注意到他家里的变故。直到有一天邻居小李子到他家借扳手,看着空荡荡的屋子,才明白发生了什么。

这个小李子和张明前后脚进厂,差不多时候结婚,关系算是近的。小李子问他今后的打算,说这屋里没有个女人不行。张明不说话,之前他也觉得一个人带着孩子生活没问题,杨柳回娘家,他们还不都是这么过的!可真离了才发现,过日子竟有那么多的麻烦琐事,看来杨柳在家里也是做了不少事的。光是每天的三顿饭就让他烦透了,现在是能买就买,就这么每天忙里忙外,也没有存下多少钱,所以一直没再置办什么东西,就这么一直空着。

热心的小李子给张明介绍了一个对象,是他们厂的临时工,丈夫死了带着个男孩儿住在娘家。张明还在犹豫,他并不想这么快找,可小李子性急,直接把人领来让两人见了面。女方似乎挺满意,毕竟张明长得精神还有房子,尽管房子不大。

一个周六的早上,张明照例休息。孩子们刚出门上学,就有人敲门,张明开门一看,是那个女人。她说刚送完孩子上学觉得离得挺近就过来看看。张明让她进屋,发愁要说点啥。谁知女人进屋后四处看看就挽起袖子,开始干活。

女人在屋里干活这儿擦擦那儿抹抹,把脏衣服搜罗出来连带床单枕巾一大堆,泡大盆里开始洗衣服。张明说有洗衣机,女人说不用。张明站在屋里,自己都觉得自己碍事,索性出去抽烟。

一上午就这么过去了大半,两人竟然没再说一句话!过了一会儿女人说她要去菜场买菜该准备午饭了,张明赶紧说他去,走到菜场回头一看,女人一直跟在他后面。在菜场基本上全程无交流地买完菜就回去做饭,女人很麻利,张明还在考虑要不要帮忙的时候,女人就已经做的差不多了,做的是擀面条,很快。在他们这个北方小城,面食很出名,家家户户都是面条为主。看时间差不多了,女人擦手说去学校接儿子就走了。

张明怔怔地站在屋子里,虽然今天莫名其妙地过上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可他一点都不高兴。他用小铝锅焖了一锅米饭,咪咪从小都很省事很好养活,可就一点,她不吃面条,几乎一口不吃,实在饿极了,顶多吃半个馒头或半个烧饼。本来就瘦……哎!所以张明每隔一天,会给咪咪焖一小锅米饭。

**咪咪先回来,张明正想着要怎么和孩子们解释,女人就带着一个小男孩儿推门进来了。**咪咪立即纳闷地看向爸爸,张明本想介绍一下,突然意识到,他忘了这女的姓啥,只好含糊地说:

“吃饭,先吃饭,都先坐下吃饭。”

五个人围着小桌坐下,女人不见外的给每个人盛了碗面条放在桌上,满意地看着他们都拿起了筷子。咪咪看着面前的面条发呆,张明端起咪咪的碗,把面条倒回去,给她盛了碗米饭。

“小孩子挑食不好,不能惯!”女人淡淡地说。

咪咪几乎是把脸埋进碗里扒饭。

张明看了女人一眼,好像看到一张后妈的嘴脸。

吃完饭,女人洗了碗就去送儿子上学了,**咪咪自己去了学校。张明担心那个女人送完儿子又回来,赶紧锁门出去。他担心在厂区会碰上那个女人,特意骑车出了厂门。他漫无目的的瞎逛。

张明觉得自己今天很窝囊,虽然什么都没用他做,可他觉得自己一整天都被那个女人逼迫着往前走。要是没让她进家里就好了,本来以为她来就是说说话的,谁知道一进门就跟到了自己家似的。搞得现在自己理亏,好像占了她便宜,使唤她当了半天老妈子。

张明就这么胡思乱想的工夫,发现自己骑车到了市里的百货大楼。张明决定送那个女人一件礼物,然后赶紧挑明了拒绝拉倒。

张明直奔女装柜台,裙子、衬衫、裤子、外套,应有尽有。售货员看这个男人在柜台外转来转去,就过去问他想买啥,还有号码和尺寸。张明愣住,才意识到自己对那个女人的高矮胖瘦全无印象,她脸长什么样现在都想不起来,他好像就没怎么看过她。

张明尴尬地笑着摇摇头,往前面走,前面是女鞋柜台,这个也不行,根本不知道她脚多大码。张明继续往前走,前面是围巾柜台,有纱巾、围巾。这个可以,这个只要有脖子就可以围呀!张明问售货员价钱,纱巾便宜,但有点拿不出手;毛线围巾,现在还是夏天,送这个有点那啥;张明看到了羊毛围巾,大红色,是上海的高档货,还配着气派漂亮的盒子,这个是最适合当礼物。售货员说了价钱,张明有点心疼,自己都没给杨柳买过这么贵的羊毛围巾。一想到杨柳,张明就情绪低落僵在那里,售货员看他发呆,就怂恿他买,说到了冬天更贵。张明木然地说,那就买这个吧。

张明回到家,**咪咪正在家写作业。已经过了饭点儿,那个女人不会来了,他把盒子放进扣箱里,赶紧去做饭。

第二个周六早晨,**咪咪去上学后又有人敲门。张明估计是那个女人,没有直接开门。他从扣箱里取了盒子走到门口,开门果然是她。张明只把门开了一半,用身体挡着,就要开口说话。

“干啥?让邻居们都看这儿?”女人说。

张明赶紧放她进屋。一进屋,张明马上说话不给她干活的机会:

“那个,我家里孩子都不同意我们的事,我看我们还是算了。”

女人脸上没什么变化,平淡地说:

“大人的事,哪能让孩子做主!”

“我自己也觉得咱俩不合适,”张明紧追不放,把盒子塞到女人手里接着说:“上个礼拜麻烦你干了那么多活,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女人看到盒子,脸上立刻鲜活起来。她打开盒子,用手轻轻摩挲漂亮的大红围巾,一直没说话,张明耐心地等着。终于,女人把盒子盖好,羞赧地说:

“不多处处,你咋知道咱俩不合适?”说着放下盒子开始挽袖子。张明急了,拿起盒子又塞回女人手里,说:

“这个你带回去,是我、我的心意,今天就不麻烦你了。”

“这个就放这儿,拿来拿去的麻烦。等冬天了就戴!”女人说着又放下盒子,开始干活。

张明整个人僵立在那儿,啥?她还要在这儿呆到冬天!大热天的,他竟然觉得手脚冰凉。

在张明发呆的时候,女人已经把地扫完了,正洗墩布要开始拖地,张明赶紧去拦。女人绕开他去拖。拖完地又干别的,张明又去拦,两人就像在篮球场上进攻和防守一般,女人每次都成功地挤、跨、绕过张明,居然还有假动作!张明彻底懵了!就这样该擦的擦了,该抹的抹了。最后要不是张明趴床上抱着被子死活不让动,那女人就要拆洗他被褥了。张明看她实在是闲的没事干,就找出**咪咪破了的衣服让她补补。干这个他实在是不行。

张明蹲在门外抽烟,一脸愁苦。

一会儿,女人出来说要去买菜该准备午饭了。张明跟她一起去了菜场。

在菜场,张明发现女人和上次不一样了。她开始支使自己了,你要买这个你得买那个。

拎着一大堆菜回到家,女人开始做饭。张明只说了一句“中午吃米饭”就不管她了。女人很兴奋,挽着袖子系好围裙,像是要大干一场。又像是想起什么,说:

“你去学校接一下我儿子。”

“啊?”张明发愣。

“我儿子认得你,你站学校门口等就行。”看张明不动,往外推他:“去呀!”

站在学校门口,张明琢磨是不是自己送的东西太贵,让她会错意了?不对!张明突然明白,即使自己啥都不送,她也会抓着自己不撒手的。从头到尾,她都非常明白,同时又很会装糊涂,逼着自己一步一步往前走……

正胡思乱想时,**和咪咪已经站到了他跟前,旁边还站了个男孩儿。说实话,他不记得女人儿子长什么样,好像就是这个吧。他带他们回家,如果只有**咪咪,他就一手牵一个就回家了,现在多了一个,他只好走在最前面,三个小的跟在后面。他时不时回头看看,看孩子们是不是跟着他,就这样一大仨小排队回了家。

回到家张明愣住了,他没想到这个女人做了这么多菜,小桌上摆满了以至于盛了米饭的碗没地方放,搁在了旁边的扣箱上。张明几乎都有点动摇了,他有多久没有体会到一回家就满满一桌饭菜等他的幸福了!

**极其聪明,他看到爸爸到学校接他们,就知道又有人在家做饭。所以他一脸平静地洗了手,坐下吃饭。五个人围坐,每个人手里捧着一碗米饭,气氛也和上次不一样。虽然还是都不说话,可女人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还不时地给**咪咪夹菜,张明一看也赶紧给她儿子夹了几次菜。

吃完饭洗完碗,张明故意说,剩了这么多菜,晚上过来一起吃晚饭吧,也不用再做热热就行。女人笑着说不用了,就出门送儿子去上学。张明长舒一口气。

晚上,张明问**这个阿姨怎么样,**低头不说话,张明就明白了,还是得拒绝。

夜里,张明躺床上想心事。他想是不是自己态度暧昧,让那个女人觉得有机可乘?他仔细回忆了白天的每一个细节,他的拒绝很明确呀。她就是在装糊涂也是在试探自己的底线,怎么办?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又软又深,使多大劲都给泄了,还闪了自己的腰……

要不就说自己有病还是绝症?他们这样带着孩子的半路夫妻是不会辛苦养个病人的。可是看她那个架势,应该早就把他的底儿打听清楚了,现在说有绝症,谁信!对了,要不就说自己那方面不行,没有哪个女人愿意找个不行的男人,对,就用这个借口。

张明突然坐起,黑暗中“啪”的一声,是他抽了自己一嘴巴。疯了吧!被那个女人牵着鼻子走,不惜这么埋汰自己,这以后要是传开去,还活不活!

几天后的一个上午,他正上班,同事说外面有人找。他出去,是那个女人。他没想到她会在上班时候找他,赶紧问出啥事了。女人说了半天,大意是说他家桌子太小了,她有个熟人是家具厂的,现在要便宜处理一批家具。可以去那儿看看大桌子。还有床,虽然他家床是没问题,可她以后进门肯定是要睡新床的,可以一起买了。又说起咪咪,问她妈啥时候把咪咪接走……张明一直看着她的嘴一张一合,惊讶她连咪咪的事都知道。最后,她问他啥时候去看家具,张明只说现在是上班时间,不好在外面呆这么久,转身回了车间。

晚上吃过晚饭,安顿好**咪咪写作业,张明拿着羊毛围巾去了邻居小李子家。他把盒子交给小李子说:

“这个帮我给小孙,她是姓孙吧?一定要让她收下,这是我的心意。我和她说我们不合适,孩子也不同意,可她不听、也不收。”

“为啥?你们不是处得挺好的?一块儿买菜一块儿做饭,你还去学校接她儿子。” 小李子一脸意外。

张明立即有种被算计了的感觉,他赶紧解释:

“不是不是,我和她不是,反正我和她不合适,**也不同意,这个围巾一定要给她,一定让她收下。”张明都语无伦次了。

到了周五晚上,张明又去了小李子家,小李子说她收下了可啥都没说。张明惴惴不安地回了家。第二天周六,早晨**咪咪上学一走,他就赶紧锁门出去了。在外面闲逛了一上午,中午在学校门口接上**咪咪,骑车去厂区最犄角旮旯的一个小饭馆吃午饭。把俩孩子送回学校后,又在外面逛了一下午,下午一放学,接了俩孩子又换了家小饭馆吃晚饭,直到晚上才回家,搞得跟躲债似的。

躲过了这个周六,下个周六女人没来,张明松了口气。第三个周六,他特意绕到离家远的一个菜场买菜,居然看到那个女人和一个男的一起买菜。张明在远处看着,感觉那俩人和他们第一次买菜时的状态很像,全程无交流。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小李子来他家,给他一个扁扁的纸包,说是那个女人托他给张明的,忘在车间几天了,今天想起来赶紧带回来给他。小李子走后,张明打开纸包是个皮质的笔记本,还挺精致。他随便翻翻,发现第一页有字,是用钢笔写的:

“愿我们的友谊长存!”

下面是龙飞凤舞的签名,他仔细辨认那个签名,怎么看都不像那个女人的名字,其实他也没记住她叫啥。最后张明得出结论:这个可能是她送他的,要他们“友谊长存”;也可能是不知哪一个谁送给另一个谁的纪念品,碰巧到了她手里,就被她送给他了。于是张明撕掉第一页,把本子给了**。

就这样,咪咪和她爸爸各自收获了一段属于自己的友谊。

延伸阅读

御世佳保健品加盟  http://www.elp-web.com/difm.shtml
御世佳保健品现有职工21人,其中管理人员2人,工程师2人,技术人员4人,技术工人7人

众大清肺仪加盟  http://www.elp-web.com/slny.shtml
众大清肺仪很好地突破了传统的医疗手段,给人耳目一新的既视感。传统治疗通过化痰、止咳、

凯米斯加盟  http://www.elp-web.com/pirg.shtml
凯米斯机械本着打造产品、提供服务、营建企业的宗旨,致力于为木材加工企业提供高品质、效

美零加盟  http://www.elp-web.com/doam.shtml
美少方便面经营部营云南特产、东南亚进口食品、休闲食品、干果炒货、散装食品等大卖产品,

华通宝净水器加盟  http://www.elp-web.com/gnha.shtml
深圳市华宝环境科技有限公司------品牌“华通宝”净水器代理政策深圳市华宝环境科技

巨源 / 森谱斯加盟  http://www.elp-web.com/bofj.shtml
巨源/森谱斯加盟详情广州市巨原纱窗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售后服务为一体的

盛镱隆加盟  http://www.elp-web.com/y9we.shtml
欢迎访问我公司网站,我们将为您提供质的服务。我公司主要从事玩具的生产与销售,所生产的

曼薇妮加盟  http://www.elp-web.com/xxs0.shtml
曼薇妮箱包总部是一家集定型包、手拿包、等重量级皮质女包系列产品设计开发、生产和销售的

杨仁堂加盟  http://www.elp-web.com/gd3c.shtml
一.项目新作为国内创新推出中医松筋正骨减肥养生项目,“道门杨仁堂”打破传统的养生店单

博艺加盟  http://www.elp-web.com/d874.shtml
泰州市博艺工艺品厂生产:木雕佛像木雕佛像木雕千手观音观音木雕观音五百罗汉十八罗汉木雕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书之反派妈妈奋斗史在线阅读飘云峰外的激斗

    飘云峰外坡。原本寂静的一处空地上,嗖嗖闪出两条人影。两人身材笔直匀称,皆身着浅蓝色儒衫,二人左衣袖的袖口上都绣着一片精致的白色羽毛图案。只见其中的年龄稍大的中年儒生取出一颗砚台大小的银色八角形罗盘,将其置于左手掌心之上。随后,右手一道法诀打在罗盘上,罗盘上不断向外涌出一串串大小不一的银色篆体文字,没

  • 王子攀上花第三章 芸芸众生(1.5)

    和姬雯玲告别之后,洛逸离开了。姬雯玲拒绝了洛逸邀请她重回万古门的好意,两人亲切的聊了一个时辰,姬雯玲便要走了。她说今晚还要表演,不能久留,只能明天再和洛逸见面。洛逸为难道:“我还有很重要的事,这样,你就留在这个小镇不要走了,待我办完事,再回来见你。你就在这里安家,我让父亲给你们一些钱,也算是给昔日徒

  • 绝对狂暴在线阅读奥奇传说作文3

    我是一位被国王荣誉地称为圣骑士中最大称为——终超金圣骑士,这个称号至今只有两个人有,一个是我。另一个就是圣骑士的叛徒——阿尔塞斯,他曾经杀死了国王,这使天下大乱,更可恶的是他还变成了亡灵,有去领导亡灵,最后成为巫妖王。在阿尔塞斯变成巫妖王后的10天,不断地从天上掉下一块块巨大的石头,当那种石头一落地

  • 漫威之次元黑店之比武

    连续几天,悟净都在陪夏荷,一起出府,形影不离.夏荷:老板,给我十串冰糖葫芦,给你钱.悟净抱满了东西:们还要买吗才买了一点嘛啊王府中,四道身影忽然显身在魔源王府院中。神仙一:“三位兄弟,哪吒三太子吩咐我们要尽快救出唐僧。”神仙三:“大哥,这么多屋子,我们也不知道唐僧关在那儿呀。”神仙二:“我们一间一间

  • 女配小姐沉迷打铁[穿书]第五章

    ‘砰——’是篮球划过篮框,重重砸落在地上的声音。这是他今天投的第十三个篮了,每一个都没能成功的投进。不止今天,还有昨天,前天,大前天......绿间这几天很不对劲,这种不对劲,是个明眼人都能够看得出来。不仅仅是训练的时候,就连平日里上课被抽中点名回答问题时,十个问题中都有七个回答不上来。若是青峰,那

  • 我是大反派[快穿]在线阅读第六节

    第五回黑犀河双张就擒宣和六年十一月初七,徐槐率军救回云天彪等望郓城返回。于路,云天彪心如刀绞一般。枣红的面庞一时显得十分之惨白,众将也无言相劝。现在的他,真的再也不敢小视梁山军了。。。。。。因为这次云天彪输实在是的很惨,五千人马尽数折损。几位将官之中,哈芸生命丧罗成之手。云龙,傅玉两员云天彪的心腹爱

  • [综]星辰大海第五章

    [该死的,竟然要把我们赶尽杀绝!!!!]恶狠狠的声音怒吼般的响起,仿佛要震伤耳膜一般。[既然不让我们使用附身弹,我们也要加快开发新兵器!让那群家伙知道我们艾斯托拉涅欧家族不是好惹的!!!][是那个人型兵器的开发计划吗?][啊,那群孩子已经送去秘密基地了吧。据说里面有个孩子对轮回眼的适性相当的高啊!]

  • 异界仙豪第一章

    2012年十一月末,程尚恩在日本大阪的音像店被挤出人群。程尚恩望着眼前的人群放弃了进去找程兰夏的念头,她还是乖乖等在外面吧。等待途中程尚恩无聊的翻出手机看看,只是粉丝聚集的音像店自然不可能安静,人群吵吵闹闹一片嘈杂,入耳最多的是“Bigbang”、“G-Dragon”……这些程尚恩早已听熟了,原因无

  • 海贼之最强大反派神秘红戒指

    秋风瑟瑟,还没入冬,吹过的风就已经有点刺骨了。“今天,又要一个人走了”张皇一个人从打工的快餐店出来走在回家的路上。“这天有点冷啊,阿嚏。”张皇紧了紧身上穿的褂子,快步走了起来。没走多久,看见三四个小混混围了过来。张皇暗叫不好,加快步子准备从一个人缝中穿过个,但奈何走的小路,路太窄穿不过去。“只能硬着

  • (家教)疯狂的兔子和美少女一起玩**?

    “这,这不是情侣之间才会做的么,我们这样做不太好吧。”我脸红的说出了这句话。“我,我们从小到大都生活在一起,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这样只是为了组队进入《苍穹之城》,你不要多想了!”她紧张地解释道。“《苍穹之城》?那款天朝独立开发出的完全潜行式网络VR**?它已经开始公测了?”我惊喜的问道。我之所以对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