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霍太太她千娇百媚在线阅读第六章

作者:沈欢欢 来源:言情小说吧

高一(一)班的杨钦舟同学:

你好,在这个春暖花开的夏天,我遇见了你。你那倾世的容颜,让我久久难以忘怀。还记得那日,阳光明媚,那日,风和日丽,那日…….反正那日真的挺好!因为你,门口的辣条都变得更加芬芳!因为你,一直想和我决一雌雄的旺财也不再对我狂吠!因为你,我的小心脏,砰砰跳动!

记得晚会那日第一次见你,我就深深的将你刻进我的脑海中,你就是我心目中的白雪公主,我也相信,我就是那个你命中注定的王子。

下面请允许我郑重的做一下自我介绍。

我叫乔北染,这个名字是我奶奶给我取的。她说我出生的前一天,她梦见的院子的北边开满了鲜花,红彤彤的染满了大地。我爷曾经以为这个梦预示着,我会是个女孩,他也捻了个名字——乔梦花。

哈哈,你笑了么?不过幸好我是个男孩,这样我们才能如此相遇。

说着这里,我好像也没什么要介绍的了。这是我第一次写情书,我到看见我兄弟何大眼写过很多次,你不要以为他叫这个绰号,眼睛就很大!其实他的眼睛只有绿豆那么大,我眼睛很大!很多人都说我,很帅!!!!

我怀着激动的心情写下这封情书,我衷心的期待你的回复。我有多出色,见过都说好,试过都说棒!

此致

敬礼

落款:高三(三)班

等你的乔北染

杨钦舟走到家小区的时候,在转角小超市买了一副大号口罩。公交车上,他借着车窗的反射,看清了自己现下的模样。面部伤口大部分都击中下两颊和下颚的位置,只有靠近头皮的位置鼓出一个硬币大小的红包。

口罩这样的武装,应该可以在母亲面前掩饰过去。

在电梯提示音出现后,杨钦舟收敛起如有所思的表情,对着光滑的铜镜拨了几下头发。确定没什么问题后,才走了去。

“妈?”

屋内并没有人回应他,昏暗的房间内徒留餐厅桌上悬着的白炽灯。

杨婉今晚0:55的飞机飞B市,她在B市有个家,这里是三不五时的“私人孤儿院”,用来慰藉她百忙之中想起的母爱。

杨钦舟光着脚踩在地板上,无视了明亮处桌上的纸条和一叠厚厚的钞票,沉默的转进自己的偏房内。

“宝贝接电话、宝贝接电话......”

不知过了多久,电话铃声从书包里传出来。依旧带着口罩的杨钦舟眼皮撩了一下,轻嘲一句:“恭喜你,离100万又近了一步!”

“喂,儿子啊,你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啊?”杨婉那边传来机场的吵杂声。

“哦,刚下课。”

“啊?”杨婉的声音有些懊恼,“你不是十点半就下课么?我是不是打扰你上课了?妈妈对不起......”

“不是,”杨钦舟打断道,“我今天值日,出校门迟了一点。”

“哦哦,我还以为我记错了,我特意等到十一点在给你打呢!”

杨钦舟没有说话,等待杨婉继续:“儿子啊,妈妈已经在机场了,给你留的钱就放在餐厅的桌子上。你一个人在这边不要省着用,那是妈妈私人给你的,你爸爸并不知道!我这次回来见你,都瘦了。”

“不是零点的飞机么?怎么这么早就走了?我还准备请假回来送送你呢!”杨钦舟轻声说着。

“你没请吧?我留在这边也没什么事情做,而且你爸爸今天给我打电话道歉了,我......”

杨钦舟倏地捏紧手机,抬眼便看见斜对角的试衣镜中,双眼怒视的狼狈少年:“没有,我都高二了,怎么会请假呢!”

杨婉舒心的笑了:“那样就好!你爸爸说了,你这学期期末要是能考到全校第一,就能来B市和我们一起过年了?开不开心?”

“......大妈同意了么?”

“.......”

“好了,我坐车了,过年的事情过年再说吧。再见、”

杨钦舟挂断电话颓然地瘫倒在床上。他试图去回忆,回忆曾经在B市去过的那栋大别墅,回忆那个叫做爸爸的中年男人,却并没能有多大印象。但他能清楚的想起只见过三面的齐芙雅——父亲的合法妻子,古代称之为正房。

杨婉的故事很老套,美丽无知的女大学生爱上权贵大叔,奈何权贵已经娶妻生子,只能将年轻貌美的爱慕者养在外室。可惜权贵的身份严重注水,只是个娶了千金的凤凰男。

直到杨钦舟的出生打破了这份平静,几年的小三报子纠缠,正妻大战小三之后,齐芙雅终于找到了一个平衡的办法。

那是杨钦舟第一次去齐家大院。

“老婆,这是炀炀,刚六岁。”

杨钦舟怯懦的躲在男人的腿后,不明白为什么爸爸要拽他到挡在前面去,睁大了双眼惊恐地盯着男人。

“炀炀,快叫阿姨!快点!”

小小的杨钦舟含着泪不敢留下来,他本能的觉得眼前的阿姨,不会喜欢他哭。当他看见阿姨温柔地蹲下、身要抚摸自己脸蛋的时候,瞬间僵直了身子后退。

“小孩子怕生,”齐芙雅捏着杨钦舟脸蛋,轻笑道,“我是你大妈。告诉大妈,你叫什么名字呀?”

“......”杨钦舟看看爸爸鼓励的眼神,怯怯说道,“...魏炀....”

“哦,你妈妈是姓杨么?你以后和你妈妈姓好不好啊?”齐芙雅笑笑,望向男人,“魏铭,男人一辈子不可能不偷腥。这几年我也看到了,是那个女人死缠着你不放。我是劝也劝过了,骂也骂过了,毕竟是给你生过一个儿子的人,太过分的事情,我们齐家也是要脸面的!”

魏铭舔着笑连连点头:“是、是!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和她联系了!”

“不用,我这个样子,你憋着也确实不好,今天我做主就当给自己找了个替身。”齐芙雅坐在镂空雕刻的欧式大沙发上,抿了口精致小瓷杯中的红茶,慢吞吞地开口,“但是以后请你好好管住你的下半身!至于......这个孩子?”

齐芙雅扫了眼过去:“我们已经有了小焱了,我不为自己想,也要为我们的儿子着想。我希望这个孩子永远都是杨婉一个人的儿子,你明白么?六岁了,也快要懂事了,魏炀这个名字不好用了。他妈这个孤身一人来到我们大城市,儿子不如叫轻舟吧!真希望这片‘小轻舟’能过了‘万重山’。”

“......轻舟已过万重山!”

“......”这几日一直有好事儿的人在乔北染身边念念叨叨这句话,可每每等到乔北染怒瞪过去,只能看到一群撇过头窃笑的小姑娘。

他现在真的恨透了李白!!!也像极了啼不住吠叫的猿!

“你们到底有完没完啊?是不是老子不发威,你当老子是派大星,脾气超好的是不是啊?!”

“染哥,别这样,和一群妇**胞计较什么!”冯召斜靠在桌边,一副不怕事大的模样。

“死小召,你说谁是妇**胞?!你找死啊!”班级里的女孩子们都不太畏惧乔北染这个瘟神,相处了两年,倒是看透了这人就是表面凶的一比,内里基本不在乎。更别提冯召这个软胖软胖的馋鬼了,一个个抡着袖子就要锤上去。

以往这个时候乔北染总能乐呵呵的看会儿戏,但今天他实在没多大精神。昨夜低配版英雄救美回来的情书,让他愁的就差一夜白头了。

如果说之前憋了一周整出来的是羞涩,那么现在就只剩下羞耻了!只要一想到,杨钦舟那破烂了的嘴里,清清冷冷念叨出来,乔北染是哪里都炸起一身鸡皮疙瘩。

他奶今早还问他,家里是不是有耗子,半夜总有扣墙声。

“乔北染同学,你出来一下!”

乔北染有气无力的撑着熊猫眼瞅过去,班主任秃哥站在门口,一脸严肃的盯住他。

“高二(一)班的班主任找你,你跟我走。”班主任警告的瞪了眼乔北染,“我说你该不会是为了不留级,估计给我在高二惹出点事吧?”

“.......”乔北染一脸懵逼。

“还装?还装!就昨晚你干什么了?人都告到教导主任那边去了?你还真能给我找事情!”

乔北染三魂瞬间回归,拧紧眉毛咂咂嘴却不知道说什么。能说什么呢?故事的开头已然如此“美丽”,真怕世界装不下我找的事情来!

“哼,你待会儿好好说话,骆老师可不像我这么温和好说话的。”班主任推门前没好气地冷哼一句,这才笑着冲屋内的人打招呼,“主任、骆老师,这就是我们班鬼见愁乔北染。”

“刘老师好。”

等屋内的教师简单地招呼完,乔北染才发现坐在角落站起身问好的杨钦舟。看来那人昨晚伤的不轻,青天白日下,一身简直可以说是姹紫嫣红。

“乔学长好!.......老师这就是我说的乔北染学长。”

“.......”乔北染看着杨钦舟一脸纯良的对着自己问好,甚至还试图勾勾嘴角,呕出一肚子不屑。

好你妹!这人绝壁戏精出道,昨晚救了他还横眉冷对的,今天当着老师的面就秒变可怜小鸡仔!呸,臭不要脸!

“乔北染同学是吧?”

乔北染猜测说话的人应该是杨钦舟的班主任。这人年纪不大,书生气十足,看着自己的眼神也没有那些老师的鄙夷,这才板着脸缓缓的点点头。

“我是小舟的班主任,我姓骆,骆烙。关于昨晚你救了我们班同学的事情,我真的十分感谢你!谢谢,你真的是个好孩子!!!”

乔·好孩子·北染:.......

延伸阅读

无限加点共生体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urchi.cn/nsm0.shtml
木叶村,忍者学校,二年级A班,一个红头发的小正太怕在桌子上,无视讲台上课呢杀人目光(

[封神]穿越给人当童子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urchi.cn/gaef.shtml
天色有点暗,乌云也不少,空气很潮shi,还有点冷。2013年秋,M国LA机场候机厅。

皇后总想抛弃朕故人  http://www.urchi.cn/scgp.shtml
重新回到**之中,同天仔细看着自己背包之中的奖励。首先便是那块他所在意的半领主令牌,

三国之无双天下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urchi.cn/sh8c.shtml
风家府邸大厅,坐着家主风长歌一家三口。风长歌从前乃是沙场将士,身材高大,性格勇猛刚强

秦宅遗事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urchi.cn/us7d.shtml
原想着去质问师傅,可我怎么能找到他呢。再说了这事儿也不赖师傅,我自己吸过了头。一人做

重生后我把夫君宠上天第四章  http://www.urchi.cn/uy30.shtml
林森突然摔了筷子离桌的举动,纵然是卿寒这样一度敢和他玩笑的,这会儿都不敢再大声出气。

西荒记之第九章(9)  http://www.urchi.cn/g61p.shtml
慕逢看着碗里的小白菜顿了一会儿,干脆放下筷子,他已经没有胃口了。微慕少却没有理会他,

甜蜜的报应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urchi.cn/az3j.shtml
第二天的京城更加热闹,沈珏一下楼就听见大家说笑的声音。安若素很不解,问道:“珏哥哥,

我有两个系统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urchi.cn/ypn0.shtml
看着低眉侧目坐在不远处单人沙发上,坐姿规范得比小学生还小学生的沈夏,封易一时也不好盘

[凹凸世界]天生一对任务来了,龙族振兴计划!  http://www.urchi.cn/x5mk.shtml
图恩回到龙巢的时候,正巧看到昊荡被拍在洞壁上。龙族没有汗腺,但是此刻的图恩,真切的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纵横风云之魔霸天下之正心镖局(4)

    在季华烘烤肥美野兔的同时,离季华不远处有一条山间大道直通向大山的深处,一支有百十来人的商队正在大道上向着深山老林的西部缓缓前行。商队有二十多辆拉满货物的马车,在第一辆马车之上插着一杆威风八面、黄底金边的大旗,上面绣着“正心镖局”四个金色大字,其他马车上也有着无数面黄底金边小旗,随风飘扬,显得十分威武

  • 万界之吾为盗圣在线阅读第7节

    宿舍十二点熄灯,路无坷回到宿舍的时候阿释和蒋青都还没睡。蒋青穿着睡衣坐在椅子上,书本摊开在桌上学习。别人挑灯是学习,阿释挑灯是打**,坐在上铺两条腿挂床栏上,插着耳机打得震天响。蒋青见路无坷回来跟她打了声招呼。路无坷放了杯奶茶在她桌上。蒋青摘下耳机,问她:“你这学期又去奶茶店打工了?”“嗯,没什么事

  • 武魂之翼在线阅读第2节

    ――八年后――B市。江墨漓。房地产新起之秀,眼光独到,语言犀利,能力强悍,短短不过两年,已经走到了公司经理的位置。出差十几天回到家。脱下外套的时候接到了江父的电话。把车钥匙扔到柜子上,江墨漓接起来电话“喂?”那边,气急败坏,中气十足的吼声传了过来“都要过元旦了,你究竟多会能回老家一趟?”江墨漓无奈“

  • 我爸妈,X教授,万磁王!第五章在线阅读

    弥明人(artemisnik)自称“播撒光的人”。来自崇明星(phoswing),崇明星是武仙座中一颗行星,因为星系中有两颗恒星,与崇明星构成钝角三角形,故而崇明星没有黑夜,只有白昼,光被崇明星人视为神灵。但由于恒星辐射受到该星系暗物质能量波动的影响,由原先高但稳定的数值不断攀升,崇明星的生物将有灭

  • 遇见他之拜师(8)

    由于天灵宗门规定,以十年为期限招收弟子,故而所选的门徒考核之地并不是只有落花城一出而已。而是分散到了整个位界。因此在迎接了大长老回归后,众人并没有返回宗门之中。而是继续等待其他的负责人归来,即便是一宗之主也是亲自出门迎接。由此可见,对于天灵宗来说,新鲜血液对宗门而言是多么受到重视的。此时,少陵等十七

  • 妖孽当道:无良妖王赖上温柔小修士在线阅读第九节

    腾蛇是近三四年突然出现的一个神秘杀手组织。也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一开始唐机关以为他们是仙界来的人,后来发现,这群人不止会找青龙堂的麻烦,连人界这边的官方机构也敢明目张胆的去袭击。虽然有关腾蛇组织的信息极少,但他们成员非常好辨认,小喽啰们非常偏执的全部清一色自动武器,都是经过特殊处理灌入过真气的。

  • 狐妖之最强剑仙第9章在线阅读

    晚上作为庆祝,华母做了一桌丰盛的菜。六点半华父下工回家。“好丰盛?今天什么日子啊”“哈哈,我们家出了一个大作家当然要庆祝一下”“哦~臭小子真的写了那什么书了?”华父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的样子。“哼哼~也不看看我是谁的儿子~”子华这时候也乘机卖乖道。“是是~弟弟最厉害了”姐姐小娇笑着附和道,她放学回来得早

  • 三千路遥在线阅读第4节

    瑶池,在遥远的九重天上,那是妖们只能做梦想想却永远不能亲眼目睹的神秘殿堂。不过此刻,令凡人惶恐膜拜的三界主宰——玉皇大帝,却并不逍遥。托塔天王李靖匆匆进来禀告:“陛下,沉香已经拿到开天神斧,他们已经到华山了。”“那华山是不是会被劈开,三圣母就要被放出来了?”玉帝掀起他冠冕上的琉璃珠,惊疑地问。“陛下

  • 寒冰似火(解密同人)在线阅读第六章

    “小姐,不可啊!”听着公孙宝月的声音,周围的几名白马义从不由一下子着急了起来。这一次他们才来了五人,而且五人之中基本都是预备兵,可没有自信在高句丽的游骑兵手下保住自家小姐。“不用担心,以你们的速度,应该足以在半个时辰之内来回,我会注意的!”公孙宝月的声音带着极为坚决,也极为认真,俏丽的目光注视向了身

  • 我们的少年时代之清晨的阳光在线阅读第1章

    楚瑜做了个梦,真实的跟看5D电影似的!月黑风高,她被一个束发穿着黑袍的陌生男人牵着往前走!楚瑜疑惑地停住脚步,前面那人转头看她。“娇娇别怕,这会儿正是夜深人静,我来时看过了,家家户户都已闭门,正是我们的好时机。”嗯?什么好时机?楚瑜不解,不说话也没动脚。那人以为她反悔,耐心劝解,“我知道娇娇自小锦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