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谁还不是个救世主之死缠烂打(9)

作者:期待末日 来源:纵横中文网

景棠一落地,手捂着心口,心有余悸地说道:“真是吓死我了。”

段飞走上去说道:“景兄,真是对不起,害你受苦了。”

景棠摇头苦笑了下,说道:“段兄,这不怪你,都是景某自取其辱。”

听他自责,段飞更是觉得不好意思了。自从来到武圣王朝之后,虽然林翠云和孙郎中都对他不错,但景棠是第一个主动热情与他交朋友的人,所以他格外高兴,何况景棠长得一表人才,文质彬彬,对他很是好感,也很想与他结交。

“景兄,这不怪你,是有人喜欢恃强凌弱,蛮横不讲理。”

小石头一听,正想反驳,却给银川的眼色阻止了。银川看了看景棠,见他长得竟然这般柔美,也是一声暗叹:这男人简直比女人还标致。

暗叹一下之后,银川说道:“这位公子,如有得罪之处,还请海涵。”

看眼前的银川长得清丽绝俗,宛如天仙一般,景棠的眼睛一亮,痴痴地看着银川,竟忘了回话。

见景棠的眼光炙热,银川脸颊一红,调转了头,问小石头:“这位公子可是段先生的朋友?”

小石头回道:“不是,他们是刚见面的,他一见到段先生,便说要和段先生交朋友,而且还坚持要请段先生喝酒。我见他形迹可疑,叫他走,他不但不走,还赖在这里吵吵闹闹,纠缠不清的,我一生气,才把他丢到屋顶上。”

银川沉吟了下,说道:“既然这位公子要与段先生结交,那是他们有缘,你从中阻扰,便是你的不是,还不快向这位公子道歉。”

“但是小姐。。。。。。”

“别说了,赶快道歉。”

“是。”

于是,小石头委屈地走到景棠的面前,揖礼说道:“刚才冒犯,请公子海涵。”

见刁蛮的小石头竟然向自己道歉,景棠手忙脚乱的,忙还礼说道:“不敢,不敢,姑娘多礼了,刚才是在下愚昧,得罪了姑娘。”

小石头道完歉之后,银川对那两位道士说道:“是我等滋扰了贵观的清静,请见谅。”

见银川礼貌有加,主动陪罪,又见她气质非凡,显然是富贵人家,所以那两位道士也不再追究下去,叮嘱了几句之后,便隐身退下。

两位道士走了之后,银川一转头,便又碰到景棠那炙热的眼光,甚至比刚才更加灼人了,不由粉脸又是一红。

景棠向银川一揖,说道:“在下景棠,嘉裕人士,小姐请赐芳名。”

银川看了看他,说道:“银川。”

景棠赞道:“银小姐不但美丽绝俗,宛如天仙下凡,处事更是落落大方,公正公道,在下叹服不已。”

见他彬彬有礼,银川微微笑了笑,说道:“公子过奖了,此事已了,公子请便。”

见她下逐客令,景棠呆了呆,然后看了看段飞,一时竟然不知如何回话。

见他难堪,段飞出来圆场道:“这位景兄与我很是投缘,我想与他同行。”

小石头听了之后,马上跳出来反对:“不行,这里哪里轮得到你来拿主意。”

银川说道:“小石头,不可对段先生无礼,既然景公子是段先生的朋友,他邀请景公子同行,合情合理。”

看银川竟然答应了段飞的无礼要求,小石头有点急了,叫道:“小姐。。。。。。”

银川说道:“就这么定了,既然景公子是段先生的朋友,也即是我们的朋友,不可为难景公子。”

小石头无可奈何,只好狠狠地瞪了瞪景棠,好像在说:“死皮赖脸的,你别得意,看后面我怎么收拾你。”

见银川竟然无端端地答应与一个陌生男人同游,雪樱也觉得不妥,忙把银川拉到一边,说道:“丫头,你想清楚了?”

“想清楚了。”

“目的何在?”

“没什么目的,既然他和段先生投缘,就让他陪陪段先生。这一路来,段先生不苟言笑,闷闷不乐的,让他有个伴也是好事,免得闷出毛病。”

“段飞这小子只是我们的一个人质,不需如此待他。”

银川摇了摇头,说道:“段先生十有八九是佩兰姐的朋友,既然他是佩兰姐的朋友,我就必须善待于他。”

“但这小子的嘴巴严得很,从未透露过任何关于龙佩兰的消息。”

“他越是守口如瓶,我越要待他好。”

“唉,丫头,你这是自讨苦吃。”

“佩兰姐在外面飘零那么久,现在好不容易才有她的一点消息,我绝不会轻易放弃。”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按你的意思去办。”

看她们两个在一旁窃窃私语,段飞猜她们是在商量景棠的事情。这一路来,他知道银川待他不错,但他并没有领银川的情。他知道,银川之所以这样待他,无非是想从他的口中探听林翠云的消息,并非是真心待他好。

看他的眼光一直关注着银川她们,景棠说道:“段兄,景某的冒昧是否给你带来了不便?”

段飞说道:“景兄言重了,能与景兄同行,是段某的福份。”

在段飞看来,在这里他无亲人,无朋友,难得遇到一个象景棠这么有趣的朋友,实属不易,他自然要珍惜。他也知道,这里不像21世纪,沟通的工具很多,想见个面也很容易,但在这落后的武圣王朝,除了在一起,就没有更好的办法可以沟通了,所以,他才挽留景棠,一起同游。

“多谢段兄。”

段飞问道:“景兄,刚才你是不是从山顶下来的?请问山顶上有没有喝酒的地方,如果有,今天我们不醉不归。”

景棠说道:“我还没上山顶,不知道有没有,不过请段兄放心,就算山顶没有卖酒的地方,我们也可以向观里的道长卖酒,我就不相信偌大的一个道观,没有一个喝酒的道士。”

段飞哈哈大笑,说道:“不错,这里又不是尼姑庵,肯定有喝酒的。”

一说到喝酒,景棠竟象变了个人似的,突然变得豪气干云:“嗯,晚上我们就留宿山顶,喝个痛快!”

一旁的小石头看他们在那里一个劲地谈酒,嘟了嘟嘴,喃喃自语的道:“原来是两个酒鬼,怪不得臭气相投。”

景棠说道:“小石头小姐,等会有没有兴趣,一起畅饮几杯。”

听他叫自己小石头小姐,不伦不类的,小石头生气地说道:“什么小石头小姐?!我是小石头,不是小姐。还有,要么叫小石头,要么叫小姐,别叫我什么小石头小姐,听到没有?!”

“是,景某已牢记在心,小石头小姐不需多虑。”

听他还是叫小石头小姐,小石头眼睛一瞪,骂道:“你个穷酸,一定是读书读得多,把脑袋读坏了!”

见她骂人,段飞可不依了,说道:“景兄,某人只是狐假虎威罢了,不需搭理她。”

小石头怒眼瞪向段飞,气呼呼地质问道:“你说谁狐假虎威了?”

“谁喜欢狐假虎威,我说的就是谁。”

小石头正想反驳,但银川她们已经过来了,看小石头正气呼呼地瞪着段飞,以为她又在刁难段飞了,对她说道:“小石头,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段先生是我们的朋友,不可对他无礼。”

小石头委屈地扁了扁嘴,应道:“是,小姐。”

银川对景棠说道:“景公子,我们准备在观里面举办一场法事,具体时间还没确定,估计会在这里住下来,景公子是下山,还是与我们一起住下?”

景棠看了看段飞,说道:“我与段兄甚是投缘,能多处一天便是一天,景棠愿意留下。”

银川点了点头,问段飞:“段先生意下如何?”

段飞淡淡说道:“我只是一个阶下囚,有选择的权利吗?”

银川深深地看了他的一眼,说道:“银川的一片苦心,以后先生自当会了解的。”

旁边的景棠奇怪地问道:“段兄,你是银小姐的阶下囚,此话当真?”

段飞叹息了一下,说道:“景兄,此事你就不用追究了,这是我与她之间的恩怨。”

景棠说道:“不行,段兄已是景某的朋友,朋友有难,岂能坐视不管。”

小石头冷冷说道:“怎么?想强出头吗?别忘了刚才是谁在屋顶大喊大叫的。”

景棠看着她,满脸憋红,好一会才说道:“君子动嘴不动手。”

小石头说道:“我只是个丫头,不是什么君子,所以喜欢动手,不喜欢动嘴。”

“你。。。。。。”

“你什么你?要好管闲事,先掂量一下自己的斤两。”

段飞怕景棠惹祸上身,忙说道:“景兄,不可多言,你我等会畅饮一番便是,喝完酒之后,你就下山,另觅住宿,以后如果有缘,我们一定还会见面的。”

景棠说道:“段兄,你这是要赶我走吗?”

“景兄,你我萍水相逢,能在一起痛饮一杯,人生已无憾了。”

但景棠的性子与他的外表很是不同,段飞越是越这样,他越不愿意走,“段兄,景某手上虽无杀鸡之力,但也知道朋友之义,既然你遇到了恶人,景某岂能袖手旁观。”

银川见景棠一副忿忿不平,很有想为段飞打抱不平的样子,不由笑了笑,说道:“景公子,你看段先生象我们的阶下囚吗?”

闻言,景棠一愣,又上下看了看段飞,然后摇了摇头说道:“不象。”

“那就是了,我和段先生之间的确曾经有过一些误会,但绝不是你想象的那种。”

景棠看着她,突然问道:“你们是那种关系?”

延伸阅读

金绿生物工程技加盟  http://www.fogonabrasa.com/y6e2.shtml
西安金绿生物工程技术有限公司位于西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是一家集高新技术于一体,拥有

征服者加盟  http://www.fogonabrasa.com/aet0.shtml
征服者导航是专注人工智能和远程控制技术的高科技企业,主要从事汽车电子、智能家居、工业

黑龙江-东鹏瓷砖-金意陶瓷砖加盟  http://www.fogonabrasa.com/sd0d.shtml
东鹏瓷砖、金意陶诚招分销商广东东鹏陶瓷股份有限公司(现已更名为广东东鹏控股股份有限公

百加娜加盟  http://www.fogonabrasa.com/p9oc.shtml
百加娜内衣项目介绍:百加娜内衣总部秉承“顾客至上、健康舒适”的经营理念,坚持“客户服

九溪堂膏药加盟  http://www.fogonabrasa.com/bw7h.shtml
北京九溪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9月。注册资金五千万元。自成立以来,公司不

融合马来西亚加盟  http://www.fogonabrasa.com/ubj8.shtml
融合马来西亚餐厅,始创于2007年,至今经营六载有余,现已成为中国比较大的马来西亚料

神州电子上午平台加盟  http://www.fogonabrasa.com/gfhl.shtml
现在的在校大学生创业选择网络项目是方便的,只是选择哪个项目是值得你慎重考虑的。如果你

美莎加盟  http://www.fogonabrasa.com/du5p.shtml
美莎化妆品,成功的打造了一个集化妆品、香水及珠宝配饰为一体的名品渠道好供货商,合作于

纵达加盟  http://www.fogonabrasa.com/denj.shtml
纵达贴纸总部多年专注生产各种临时停车牌、挂条、广告扇、餐垫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

清蓝加盟  http://www.fogonabrasa.com/s92l.shtml
摆脱全国市场束缚,针对每个区域市场,对每个代理商订制营销方案,确保措施的有效性可行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璀璨人生在线阅读第六章

    此时的兰诺有些痛恨自己的娇弱。没错,从出生起就没吃过什么苦的兰诺很有自知之明。还在草原上的时候,兰诺曾见到过很多动物们受伤的场景,有的轻有的重,但其中有不少都能在严酷的环境中继续活下来。当时的兰诺并不清楚这其中的含义,但是今天它却深刻意识到,不管是对于捕食者还是被捕食者来说,生,或死,除此之外没有第

  • 重生八零养狼崽在线阅读第1节

    一年盛夏时,最热闹的不是楚国府花园里斗艳百花,而是书房里那对兄弟。“我不娶!不娶!”楚铮在书房对着哥哥楚珩不停叫嚷着。外面夏蝉轰鸣,楚珩早就觉得烦厌,这个小子还一直不停地嚷嚷,让他不由蹙紧了眉头。“你年纪也不小了,成家方能立业。”楚珩低眸看着手上的书卷,语气懒散的对他说。“反正我不娶!我就不娶那个相

  • 三国小术士在线阅读第八章

    冷烁现在待在猎虎团的必经之路之上,现在就在瘦猴子和刀疤男的到来!前往南剑派,迷路的他不得不找尽快弄一副地图,这两人一个炼体9重,一个炼体7重,冷烁也没放在眼里,据他了解这些猎手团只有非常厉害的存在才会有功法秘笈可以学习,这两人估计连功法都没见过。打定注意冷烁就来到这里等候此二人!不一会,二人灰头土脸

  • 婚路遥遥遇源而安之劫匪

    “原来李小姐是要去凝寒山,虽目的地不同,走的路却是相同的,不若同行,也好有个照应?”邓峰彬彬有礼地欠身问道。李杨却是还了一礼,答应道:“一路百无聊赖,有公子作陪,想来也是好事。”“如此甚好,李小姐请上车。”邓峰为她掀开车帘。李杨暗叹了一声,上了马车。听得外面邓峰让自己的车夫开始赶路。心里很是郁闷,此

  • 西子醉相思之第十章

    “王莎莎,你怎么在这?!”谭一璇看到王洒洒这个不速之客,震惊中带着丝不悦,这句话脱口而出。王洒洒装傻,故作茫然,“我为什么不能在这?”说着,她还故意拿起桌上的苹果作势递给谭一璇,勾着唇角道:“你要吃吗?”谭一璇狠狠睨了对方一眼,王洒洒这家伙都摸到她的大本营了,她哪里还有心情吃苹果呢?本想直接将对方赶

  • 厉害了!我的二选一升级系统第三章

    谁知午睡醒来已经是傍晚,正当沈小雅发愁晚饭吃什么的时候,好友顾琦琦打来了电话,约她出去吃大餐,顺带庆祝她的乔迁之喜。对于顾琦琦提出的吃大餐,沈小雅用小指头都能猜到大餐地点,就是顾琦琦家自己开的一家叫陶然居的川菜馆。陶然居在清城挺有名的,吃饭高峰期排队那是相当的人山人海,生意好到爆。而顾琦琦间接因为生

  • 三国之反派贵公子在线阅读第5章

    四天的时间过得很快,在经济高速发展的21世纪,少数民族的传统节日也不可避免的染上了商业的气息,虽说政府的形式主义及较为严重,但在万人狂欢的氛围下,目瑙纵歌节还是热闹无比。此时距离天朝的传统节日元宵节还有一两天时间,但在大熊的竭力挽留之下,我与王梦婷就继续留在了德怒州,计划元宵节一过,就回家。在不断汉

  • 玄幻:老子是盖九幽第八章

    黑十三摸着左腕上因为血迹有些脏的特殊手铐,因为手完全被固定在了桌子上所以无法移动。不过虽然看起来有些生锈,但是和十三用手擦了擦,里面是不锈钢,只是因为外面一层干掉的血迹显得有些不干净。不过这不是重点,黑十三扣了一点血块下来,用手指拧了一下,血块化为碎末。五个小时到六个小时之间,或许会更长,有点发黑,

  • 三国:蔡琰要带着我私奔第四章

    楼安世指挥着直升机驾驶员绕无方市飞了一圈,然后又让他飞向城外,而且指明了方向:往西。肖侃问:“你不是说要去重灾区?”楼安世看着窗外,“城外的重灾区。他打电话给我时,他那边有风暴声,如果当时他在城里,他应该能找到安全的地方躲避,电话里就不应该有那么明显的风暴声。”“如果他是在城里,但只是没找到避难的地

  • 江少今天又吃醋了在线阅读第三章

    慕景晟说是讨教箭术,不过只是一个幌子。不消多时,太阳升到当空,烈日几乎要浸湿人的衣衫,江友荣提议大家去亭子里坐一会儿,喝点凉茶消消暑。所有慕景晟想说而又不太方便说的话都是由江友荣来传达的,千寒放下弓箭,没有拒绝。几人在亭子里坐下。江友荣打开话题,先是说了几句风花雪月之事,而后又将话题自然而然转到朝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