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德云社]郭家有女名唤娇娇之第二章(2)

作者:馨馨是猪精女孩 来源:晋江文学城

白狐团子乖巧地窝于他怀中,又懒洋洋地打了一个哈欠。

僧人抱着白狐团子下了楼去,寻了张饭桌坐下了。

狐狸通常以鼠类、鸟类、鱼类、蜥蜴、昆虫、蛙、兔、野果等等为食。

由于白狐团子不会人言,他出言问道:“你想吃鱼么?”

见白狐团子雀跃地颔首,他又追问道:“红烧?清蒸?水煮?油炸?”

他观察细致,注意到在提及清蒸之时,白狐团子双目一亮,遂要了一尾清蒸鲈鱼。

现下正是早膳时辰,他抱着只白狐团子,又要了清蒸鲈鱼着实引人注目,但他并不在意。

清蒸鲈鱼不久便上来了,白狐团子将双足踩于他的大腿之上,后又立起身来,满足地进食。

他看着白狐团子,问道:“用些时蔬可好?”

白狐团子并不喜欢时蔬,当即摇了摇首。

他不愿勉强白狐团子,便作罢了。

待白狐团子吃罢,他用帕子为白狐团子将嘴巴擦拭干净,便抱着白狐团子上了楼去。

尚未行至房间,他怀中的白狐团子竟已睡过去了,细细地打着呼噜。

他不由一笑,开了房门,小心翼翼地将团成一团的白狐团子放于床榻上。

而后,他便打坐去了。

一个时辰后,他又将整座浣纱城查看了一番,依旧一无所获。

他明白昨日自己不该要了那花豹的性命,该当从花豹口中,逼问出其帮凶之所在,但谈不上后悔,他向来不会为不可更改之事后悔,除却……

一思及已与他死别了五百三十七年三月十五日六个时辰又一刻的那人,他登时满心哀伤。

回到房间后,他发现白狐团子又长出了一条毛茸茸的尾巴。

这白狐团子乃是九尾狐,待九尾长齐,便是全盛时期,法力无边,且有倾倒众生之貌。

但看着眼前憨态可掬的白狐团子,他实在无法想象白狐团子长成后,会是何等模样。

白狐团子尚未清醒,用毛茸茸的两条尾巴将自己圈得更紧了些,并用尖嘴咬住了其中一条尾巴的尾巴尖。

他伸手抚过白狐团子,便又去了集市,暴雪已缓些了,他盘足坐于积雪上,而后将那张豹皮摊了开来。

自从他杀了那花豹后,这浣纱城内便再无活人丧命,他不知余下那妖怪究竟与花豹关系如何,但既是一同食人的帮凶,至少会来瞧上一眼罢?

他一面拨弄着佛珠,一面窥察着从他面前经过的诸人。

然而,一个时辰过去了,诸人当中并无一只妖怪。

难不成其实仅花豹在这浣纱城中食人?是他多虑了?

又一盏茶,有一人问他豹皮要价多少,见他不语,便转身离开了。

因有白狐团子要照顾,少时,他又回了客栈去。

白狐团子已睡醒了,听得僧人的脚步声,当即从床榻上一跃而起,一推窗枢,从窗口跳了下去。

一息后,他便落在了僧人怀中。

他心满意足地蹭了蹭僧人的心口,同时,娇声娇气地叫唤着。

僧人揉了揉白狐团子丰盈柔软的皮毛,关切地道:“饿了罢?”

白狐团子并不觉得饿,只是觉得害怕。

前夜,他本在窝里好眠,却陡然有血腥味窜入了他的鼻腔,他吓得睁开了双目,岂料,竟是赫然看见母亲横在地上,被挖去了妖丹,满身是血。

他拼命地摇晃着母亲,母亲却不理睬他,他委屈地耷拉了毛耳朵,半晌才意识到母亲已然断气了。

他年纪尚小,不知死亡究竟意味着甚么,只本能地恐惧着。

他又去寻父亲,却未果,只门口处有一大滩鲜血。

为了寻父亲,他踩着小短腿出了门去,但他非但并未寻到父亲,反而险些被凡人捉了。

他记得那凡人一手提着他的毛后颈,一手抚摸着他油光发亮,全无杂色的皮毛,笑道:“定能卖一个好价钱。”

他挣扎不休,终是抓破了那凡人的面孔,得以逃出升天。

他听见那凡人惊叫一声,追赶着他,*咒发誓要将他剥皮抽筋,教他不得好死。

他没命地疾奔着,越过山岭,穿过荒草,淌过河川,突然瞧见了一个僧人。

僧人一身染血,左手提着豹尸,右手拎着豹皮,但不知为何,他却认定这个僧人不会伤害他,故而,他冲上前去,一把抱住了僧人的双足。

方才,他一醒来,未见到僧人,急得在房间中团团转,生怕僧人一如母亲般断了气,亦或是如父亲般下落不明,更怕僧人不要他了。

他欲要出去找寻僧人,又恐被凡人活捉了去,正踟蹰着,幸而僧人的脚步声乍然出现,一扫踟蹰。

听得僧人的询问,他摇了摇首,而后张开双爪,圈住了僧人的脖颈,将粉嫩嫩的肉垫贴在了僧人的肌肤上。

僧人发问道:“你为何要从窗口跳下来?”

白狐团子知晓僧人不通狐语,但他吐不出人言,只能叫唤了几声。

僧人不懂,肃然道:“下一回勿要再如此了。”

白狐团子乖巧地颔首,继而讨好地蹭了蹭僧人的下颌。

僧人现下无事,一面往里走,一面问道:“贫僧为你沐浴可好?”

白狐团子喜洁,连连颔首。

僧人请小二哥送水上来,然后才上了楼去。

待小二哥送了水来,他便将白狐团子放入了木盆当中,白狐团子一身蓬松的皮毛浸湿后全数黏在了肌肤上,变成了小小的一团。

见状,他忍俊不禁地道:“贫僧还以为你是肉嘟嘟的……”

白狐团子闻言,瘪了瘪嘴,抗议道:“我才不是肉嘟嘟的。”

他张了口,正要对僧人亮一亮他锋利的牙齿,却又听得僧人续道:“却原来,你竟这样瘦,你定是吃了不少苦罢?”

他自出生后,双亲便对他关怀备至,一直到前夜,他的幸福生活突地戛然而止了。

被僧人关心着,他乌黑的眸子不由浮上了一层水汽。

僧人见白狐团子的双眸湿漉漉的,歉然地道:“教你想起伤心事了罢?是贫僧失言了。”

白狐团子冲着僧人摇了摇首,又舔了一下僧人的面颊。

僧人摸了摸白狐团子的头,才拿来了澡豆。

白狐团子由着僧人为他沐浴,洗罢背部与四肢,一被僧人翻过身,却霎时害羞了起来。

他用爪子从僧人手中抢过澡豆,赶忙背过了身去。

僧人半晌才反应过来这白狐团子是害羞了,果真是有灵性的九尾狐妖。

他并不勉强,静待白狐团子自己沐浴完毕。

白狐团子将自己洗净了,又从木盆出来,踩在了僧人铺于地上的一块细布上。

僧人用细布将白狐团子裹了起来,紧接着,催动内息将白狐团子烘干了。

皮毛被烘干后,白狐团子复又变作了蓬松的模样,瞧起来肉嘟嘟的一团。

白狐团子见僧人望着他,唇角含笑,张牙舞爪地道:“我是毛茸茸,才不是肉嘟嘟。”

延伸阅读

慑利玡加盟  http://www.interspace-aust.com/nanb.shtml
慑利玡化妆品是原装进口香水、原装进口化妆品、沐浴露、美容仪器、美容用品、国产精品香水

如一珊加盟  http://www.interspace-aust.com/be2a.shtml
如一珊商贸有限公司为台湾直营的天然红珊瑚珠宝企业,公司于台北自设工厂,有天然原料加工

金康玉妍加盟  http://www.interspace-aust.com/a2cg.shtml
康美利泰(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的前身是康美利泰健康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于2008年3月成

香氛物语加盟  http://www.interspace-aust.com/ul0m.shtml
OUSSKO香氛物语集健康芳香制品的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该公司主要业务是长期为国

雅居艺加盟  http://www.interspace-aust.com/gl11.shtml
雅居艺衣柜创建于1993年,拥有雄厚的技术力量和技术过硬的工程队伍,公司设备齐全,工

智德加盟  http://www.interspace-aust.com/pjd1.shtml
智德工艺品总部经销批发的工艺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

洁科加盟  http://www.interspace-aust.com/n8vu.shtml
洁科不锈钢,快装三通;快装弯头;快装大小头;快装四通;快装蝶阀;快装球阀;隔膜阀;蝶

科尔清加盟  http://www.interspace-aust.com/g07n.shtml
科尔清”电子烟,而且凭借强大的技术开发及生产能力为合作伙伴提供生产制造。科尔清生产的

柏瑞斯加盟  http://www.interspace-aust.com/ncv1.shtml
柏瑞斯实木门在门业领域依托长白山脚下丰富的木材资源优势,在选材技术生产上,严把质量关

世纪运诚加盟  http://www.interspace-aust.com/xfxy.shtml
世纪运诚科技是由生物科学研究院和相关技术导师利用高新科技技术创办的综合项目推广单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今晚消费由赵公子买单第三章在线阅读

    周洪一面露苦笑,他从入得武道至今,已是开灵境后期的修为,像他这个年纪能有这般成就,在家族中也是极为稀少的。再加上脾气火爆,家族中的年轻一代没有一个见了他不毕恭毕敬的,但唯独对这个唯一的女儿,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周牧青的手掌中传来柔软的触感,但他却没有心情仔细感受。他将手抽出,对周洪一拱手道:“叔叔的

  • 锦衣香闺在线阅读第六章

    两百里也就两三天的脚程,若是坐马车一天就能到达。小姜尚出了汲城地界,一路向西南而去。春寒料峭阳光微薄,除了田地里青色的麦苗,茫茫四野之草木皆灰色,这却无法影响到小姜尚那颗火热而期待的心。十一岁的孩童,第一次离开家乡看到了外面的世界,对什么都充满了欢喜和好奇,尽管路上的景物与家乡的别无二致。走了大半日

  • 荔枝荔枝告诉我在线阅读第十章

    二十分钟后,凌辰神情平静的从洗手间出来,重新在沙发上坐好,拿起书,装模作样的看着。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系统,经过这二十多分钟的研究,他已经有了一些了解。系统界面除了他,其他人是不可见的,心思一动,系统界面就会消失或者出现。系统具体有什么用,凌辰还不了解,了解到的是,系统会对特定一些话,做出反馈,其他话

  • 美貌使我一无是处在线阅读第4章

    “你刚刚和施泽路跑去干嘛了?”红霄絮低垂着视线,冰冷的眸子中是女儿胆怯的神情。“我……我们没干什么。”墨语非原本想坦白从宽,但一想到自己的承诺,忍不住改口道。“大清早,穿着睡衣就跑到外面去,还说没干什么。”红霄絮直起身子,正面向她,原本她是歪靠在门框上的。“这么小就学会撒谎了,你是向谁学的?”伸手毫

  • 混修百炼在线阅读莫安小姐

    事后两人结伴去市图书馆买了一幅最详细的A市地图。站在市图书馆门口,青锋逆着光将整个地图展开。半响,青锋问夏安安:“你有没有觉得A市像一个地方?”整张地图弯弯曲曲勾勒出一个尴尬的图形,夏安安看着这个熟悉的图案翻了个白眼。“这不就是一坨屎吗?”别说,实线将A市独特的区域地形勾勒出一种别样的怪异感,青锋啧

  • 颜倾天下第3章在线阅读

    随着一道道强大的气息扑面而来,惠比寿三人只听见迈特戴:“喝啊!”忍刀七人众们:“啊!”然后迈特戴继续:“喝啊!”忍刀七人众继续:“啊!”不到五秒钟,之前还气势汹汹的雾隐忍刀七人众就全部躺在了地上。看着站在前面威风凛凛的迈特戴大叔,惠比寿刚想上去说一下感激的话,没想到迈特戴突然倒下,之前威风凛凛的气势

  • 直播:我是平头哥,我主人是女神主播在线阅读第五章

    【十四】陈饺饺爬出去时,正好碰上了打开大门的靳一川。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地看了一会,陈饺饺才反应过来,食指抵在唇边,拼命地要靳一川噤声。靳一川连忙上前几步,帮陈饺饺从窗口爬出来,低声问道:“你怎么在师父房里?师兄呢?”“就赖他。”陈饺饺悲愤地扑了扑因为趴在床底下,衣服沾染的灰尘,“偏说师父房里有蹊跷,刚

  • 白修明日记之净明

    “想治好楚哥哥的手脚筋,必须要找到那把寒妖剑,祭出寒剑,封合寒毒所伤的地方,此法和人间的以毒攻毒相似。上次没带个面纱出去,现在九洲上的人怕都晓得你长啥样儿了,你还想再回去要他们的寒妖剑,难啊难,难于上青天。”夭夭仰望天花板。“话说不知道是谁在临场救人之前作死的手痒,说老身的面纱好看,要研究研究花纹,

  • 我们的大学第4章在线阅读

    温妮对着地上躺着的鲜花使用了清理一新,又念了一句恢复如初的咒语,原本被小偷弄乱的花店瞬间恢复成原来的样子。至于找到那位始作俑者的小偷,对于温妮来说也只是挥挥魔杖就能解决的问题。二十分钟后,温妮把宿醉还没酒醒的中年大汉堵在了偏僻无人的巷子里。对方睁着迷蒙的眼睛,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精致美人,过了一会才

  • 扶摇星落之第八章

    黛玉突然听到陌生的声音,那声音似乎近在眼前,偏偏又什么都看不见,再加上语调虽然古怪,却听得分明是个陌生男子的声音,种种情形叠加,心里又急又怕,可她刚刚将身边的人都退了出去,此时身边一个陪伴的也没有,一时间心里浮现出各种子不语的东西,刚被吓止住的眼泪又下来了。“你听得到我说话?”那陌生的声音顿了会,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