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黑元天尊第9章在线阅读

作者:惊天涛 来源:纵横中文网

春日夜里,连晚风都是温暖的。

奚画缩在草丛中,搁着叶片间的缝隙紧张地观察着孔子祠的动静。时候还偏早,戌时不到,天色都未黑尽,不过明月却一轮当空,亮得出奇。

关何亦在她旁边坐着,神情淡定地打量周围。

她二人自用过饭后,就一直守在此处,听藏书阁附近书声朗朗,到而今寂静无人。今日休假,在书院中住着的学生都有不少归家去了,现下比往日静得更快。

奚画不禁担心起来。

那装设弄鬼的人,万一也离开了该如何是好?总不能在这里蹲一晚吧……

高高的草叶恰遮过头,四下里甲虫蛾子飞舞,她打了个呵欠,忍不住伸手挥蚊子。

季候一暖和下来,昆虫也变得格外活跃。这才蹲了没多久,手背上就被咬了好几个疙瘩,奚画犹自心疼地搓了两下,回头见得关何坐得纹丝不动,尽管也有不少小虫在他身侧绕来绕去,可他似是没看到一般,只专注地盯着前面。

她很少见人有这样的目光,眼睛一眨未眨,表情肃然,浑身紧绷,认真得令人惊叹,倒让她也莫名挺直了背脊,专心致志地看着祠堂方向。

过了不多久,手上忽感到一丝凉意,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她手背滑过。奚画低下头,待看清那手上之物时,蓦地一瞬愣住。

草丛间竟盘着一条色彩斑斓的花蛇!

这简直比见了鬼还可怕。

她本能的要把手抽回来,不想关何却先她一步,一手将她胳膊摁住,而后耳边便听“砰”的一声轻响,那蛇头七寸处赫然扎了一枚透骨钉。

奚画忙往后挪,但见这花蛇甩着尾巴挣扎了几下就瘫在原地不动了。

“已经死了。”关何提醒她,“你不要担心。”

奚画松了口气,随即拿起自己的左手手背翻来覆去的看,不住问他:“它爬过我手背,怎么办?我可会中毒?”

“它没咬你就不会中毒。”关何一面说着一面去把蛇身上的透骨钉拔下来,奚画看着心惊肉跳,连忙制止:

“诶,别啊,万一它还没死透呢!”

“会么?”后者拎起那死蛇,特意在她眼前晃了两下,“我的透骨钉从未失手过,它没理由不死。”

此生都没这般近距离看过蛇,奚画吓得手脚冰凉,险些没叫出声来,一把抓着他手腕。

“你你你,你别过来啊!”

关何不解地看着她:“它都死了你还怕什么?”

“死、死蛇就不能怕了吗!”

奚画正把他手一扬想丢开那蛇,不料关何突然间神色一变,伸手就把她嘴捂住。

“嘘,人来了!”

闻言她登时噤声,凝神屏气注视前方。

远处石板道两旁黑压压的,隐隐见得有一个清幽的光点在闪动,乍一看去像是萤火虫,但等其走近,便能瞧见那闪着光的是一盏灯笼。

这回,青灯倒不是从孔子祠方向来的,而是自学堂处往伙房走。

和前日状况相同,灯光暗淡,仍看不清来者的相貌,亦看不清下半身,若是离得远,被当做是没腿没影子的鬼,倒也不奇怪。

奚画左右盯着瞧,半晌望不出什么所以然来,低声问道:

“你可看到他面容了么?”

关何只摇头:“不曾。”

“那怎么办?咱们要不要再往移一点。”

“不用了。”他语气肯定道,“有脚步声,应当是人没错。”

“有脚步声吗?我怎么没听见……”奚画还在仔细的侧耳倾听,关何却一下子站起身。

“在这儿等我。”

没等她反应过来,他身形一闪,一瞬间就没了踪影。

奚画左右扫了一圈,又愣愣地抬起头四处寻找,正在此时,头上一股劲风驶过,再举目往前看,那关何不知几时已窜到那鬼火旁边,胳膊一抬就从手上抽出一把匕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抵上那人咽喉。

继而沉声威胁道:“别动,否则我就杀了你。”

那人自料不到会有人出现,吓得浑身发抖,连手里提的灯也摔到地上,灯烛触地的一瞬便将整个灯笼烧了起来,火光熠熠。

跟在后面的奚画小跑上来,看看地上,又看看他。

“关何,你……你在干吗?”

关何回眸瞥了瞥,手上倒没半点松懈,只对她道:“逮到鬼了,要来看看么?这鬼还怕死。”

视线昏暗,那人又是背对着她,奚画依稀见关何反手挟着对方脖颈,姿势和当初挟持自己没什么两样,可不知这暗地里捣鬼的究竟是什么来头。

她心生好奇,便绕到正面去瞅对方的脸。

火光照着她脸颊上泪水斑斑,发丝遮面,一阵阵啜泣声传入耳中。

奚画瞧了好久,还没找到话语开口,那姑娘抽抽噎噎地对着她哭道:

“四姐姐……我再也不敢了,你们别杀我啊。”

听她声音耳熟,奚画又凑上去细看,方才认出来,指着她讶然道:“你不是伙房里的那个丁颜么?”

那丫头不住点头,又怕关何的刀割伤喉咙,只得哭着求她:

“四姐姐,你放过我吧,我没有做坏事……”

奚画皱着眉看她这一身扮相,破旧的麻布宽袍,披头散发,脚上还穿了双黑靴子,不禁问道:

“你穿成这样扮鬼呢?还说不是做坏事,勇谋和你什么仇什么怨,你非得把他吓成那副模样。”

“我不是有意要吓他的……”丁颜满目含泪,“自打被他撞见后,每日夜里他都跑来想瞧个究竟,我没办法,只能装成鬼吓唬他……”

关何闻之即道:“你半夜不睡,在书院中鬼鬼祟祟作甚?”

“我……”丁颜犹豫了一下,应感到匕首在往里用劲,她连忙道,“我是来寻我家姊的!”

“你姐姐?你姐姐是什么人?”奚画问完,眼看关何还没有要收手的意思,方上去把他胳膊拿开。

“好了,都是认识的人,你干什么还这么紧张兮兮地逼着人家。”

“……”他迟疑了半晌,竟也任由她将自己的手臂放下来。

脖子上压迫感消散一空,丁颜大松了口气,抹了一把眼泪,这才回答道:

“家姊从前也是书院里的学生,不过……大半年前,在这里自尽了。”

“……人都死了,你还来找她作甚么?”奚画刚说完,顿时难以置信地看着她,“你姐姐不会是变成鬼了罢?”

“不是的不是的。”丁颜忙摆手,叹息道,“她若是变成鬼了,那倒还好了……至少还能问她缘由。”

奚画听完,偏头沉吟少顷,想起什么来:“你家姐姐,莫非便是他们提过的……那位在学堂上吊而死的木归婉?”

丁颜哽咽着点点头:“不错。我本也姓木,和姐姐同归字辈,但因怕被院士和副院士认出来,只得改名丁颜,先到书院里头做些杂活儿。”

“为什么怕被认出来?”她越听越糊涂了,“难不成院士与你姐姐有过节?”

“这人命攸关的事,书院当然不敢张扬了。自打姐姐死后,院士下令,书院里谁也不许议论,我想我就是找上门去向他们理论,他们也是不会搭理我的。”丁颜心头酸涩,看着奚画二人,很是激动道:

“可我就是不能相信啊!家姊平日里安分守己,一点征兆也没有,如何会自缢?更何况,我家中清贫,爹娘只有我们姐妹俩,好不容易才凑了钱让姐姐念书,尚未考得功名,姐姐怎会轻生呢?”

她狠狠咬着下唇:“出事的几日前,我还去看过她。那时再过一个月便是解试,天天听她诵读诗书,一心一意忙着考试的事,怎会……怎会才过这短短时日,就莫名自尽了。”

关何若有所思地颔了颔首:“那你夜里又在书院中找什么?”

“……一开始本是想看看有没有线索可寻。”丁颜挠了挠头,叹了口气,“因得白日里伙房的事很多,不得空闲,只好晚上来。不想才提灯在学堂附近转了几天,却被勇谋撞见了。”

奚画了然:“所以你才装鬼去吓他?”

“起初我很害怕,不知道他把我当成了鬼。”丁颜解释道,“不过见他被吓成那样,我又想,或许造出女鬼的谣言出来,那书院中真正害死姐姐的人说不准会露出什么破绽。”

她抚掌恍悟道:“哦……这么一想倒是个办法。”

关何却不以为然:“再装鬼下去,惊动了院士他们,要把你抓出来也不是难事。”

丁颜见他这般说来,赶紧道:“求求你们,不要告诉院士!我不是存心要这么做的,我保证,今后再也不会了!”

“别听他瞎扯。”奚画拉住她,轻声宽慰道,“你莫担心,今夜之事我们不会拿出去说嘴的。”

丁颜感激涕零,当即就跪在地上,不住磕头:“多谢你们!”

“好了好了。”奚画忙扶她起来,抬手替她拍了拍膝盖上的灰,“你早些回去休息罢,以后夜里也不要出来晃悠了。”

“嗯、嗯!”丁颜把眼泪一擦,想了想,仍旧认真道,“不过我姐姐的事,我还是会查下去的。”

奚画见她这般固执,不禁有些动摇:“你就这么肯定她是被人所害?”

“那可是我姐姐啊。”丁颜感慨着摇头,“我与她自小一起长大的,她是怎样的心思,我再清楚不过了。”

“……那好吧。”也不知该如何劝她,奚画只得道,“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

“谢谢四姐姐。”丁颜连连鞠躬施礼,到让她有几分不自在。

“行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快走吧,别一会儿给人又看见了,记得把这身东西可处理掉才是。”

“嗯,好。”

丁颜把地上的灯笼残骸捡起来,回身又给他二人行了一礼,左右张望后,方小心翼翼地往自己住处走了。

关何瞧着她离开的方向,淡淡道:“只是怀疑,没有证据,告上官府也不一定会受理。说不好还会反被扣上一个‘污蔑之罪’,但凭她一己之力,怕是查不出什么来。”

奚画瘪了瘪嘴睇他一眼:“尽说些风凉话。”

“这不是风凉话。”他将匕首收好,“实话实说而已,若是她肯雇我,我倒能帮她的忙,只是看这般光景,她也付不起那个价格。”

“啧啧啧,好大的口气啊。”奚画不以为意地哼了一声,“多大脸呢,人家非要雇你不可?”

关何听她此话,略有些不悦地皱起眉:“雇得起我的价钱可不低,京城那边多少人捧着银子来都不一定排得上队。”

“又吹牛皮,你个穷书生能有多厉害呢。”奚画自没把他这话放在心上,反是笑道,“把你这吹牛的功夫用到读书上去,我看你都能考状元了。”

“……我没有在吹牛。”

“行了行了,知道你厉害了。”奚画挥挥手,敷衍地岔开话题,打着哈欠道:“走吧,这么晚了,也该回家去了。”

眼看她一边儿伸懒腰一边往书院后门走,关何在原地兀自踯躅了一阵,终是举步跟了上去。

延伸阅读

欧诺斯珠宝加盟  http://www.bonafouxisabelle.com/gpt0.shtml
EUNICEJEWELRY(欧诺斯珠宝)诞生于被誉为浪漫时尚艺术之都的意大利威尼斯。

泸州老窖天之圣液加盟  http://www.bonafouxisabelle.com/bczw.shtml
古往今来,人们对生命的保护、颐养,称为“养生”。“养生”强调“贵生”思想,要求人们对

阔景加盟  http://www.bonafouxisabelle.com/na4l.shtml
阔景电线电缆主营高温线、高压线、补偿导线、尼龙护套线等。在电子元器件-电源、电池行业

鲁大师食品加盟  http://www.bonafouxisabelle.com/gno3.shtml
鲁大师食品项目介绍:鲁大师食品总部本着“客户为上帝,诚信至上”的原则,鲁大师食品总部

阳光一番加盟  http://www.bonafouxisabelle.com/6wp7.shtml
杭州岂龙贸易有限公司座拥中国比较大的湿地公园杭州西溪湿地公园附近,集团占地面积15亩

蜜桃加盟  http://www.bonafouxisabelle.com/aync.shtml
蜜桃皮鞋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蜜桃皮鞋的诚信、实力和产品质量获得业界的认可。

洗车郎无水洗车机加盟  http://www.bonafouxisabelle.com/smln.shtml
北京邦成丽特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是一家致力于推广节能环保,改善城市环境污染的高科技公司。

圣尚加盟  http://www.bonafouxisabelle.com/yvmy.shtml
南京圣尚文化(包装)有限公司是一家综合性的包装产品生产企业。我公司从客户的产品出发,

eliza加盟  http://www.bonafouxisabelle.com/afqy.shtml
eliza电子科技是国内生产工业洗涤机械的厂家。公司常年生产各种规格伊丽莎牌大型工业

萌娄加盟  http://www.bonafouxisabelle.com/poxg.shtml
萌娄饰品是一家拥有5年历史集设计、生产、销售为一体的生产饰品厂家,主营韩版耳饰、项链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闲录异闻寻找归宿 二

    原本明亮的天空一下子暗了下来,风卷着地上的树叶,直往人脸上吹,普天盖的沙子肆意飞舞着,迷的人睁不开眼。天空中的鸟儿也都赶紧飞回巢里,所有的人都拼命地往回赶,那些卖东西的小贩也都快速收着摊子,整个街道的人们都显得特别慌乱。张小诺也在人群中跟着跑,她要赶紧找一个避雨的地方。终于,豆铜钱般大的雨点落下来了

  • 逆天君王之是在做梦吗?

    第003章是在做梦吗?大家都知道铁牛是秦菊已经去世的二姐秦兰的独生子,家在城里,来姥姥串个门被淹死了,怎么向他爸爸交代啊!“不会的,不会的,铁牛不会死的!”秦菊说什么也不相信自己的外甥就这么死了,猛然伏下身,一手捏住铁牛的鼻子,一手托着他的下巴,便给铁牛做起了人工呼吸,上学的时候学过急救课,人工呼吸

  • 皇叔又宠他的黑月光之第三章(3)

    穆雪松啧了一声,低声说了句“真吵”,一边改换成左手继续抓住比克的头发,将他的脸提起来。接着,他右手握拳,照比克左耳根处,自下向上打出迅猛一击,随后腕力轻弹,瞬间将这醉酒大汉的下颚震得直接脱了臼。颌骨错位,比克不受控制的张开嘴:“啊……啊啊?!唔啊唔啊……”穆雪松:“嘘,嘘。”“小孩子才喜欢大喊大叫。

  • [爱玛]成为简·费尔法克斯在线阅读第九章

    第009章-背书是为了报复男主这天,祁凛正在房间里写研究功法。身为剑灵学院新生中的一员,他也有属于自己的房间了,而且不是在西区,而是在东区,和杜阮廷一层楼。杜阮廷从屋外走进来,将复习用的书册放到了桌子上,“把这些东西全部背下来。”“……”祁凛看着堆在桌上,已然超过自己头顶的书册,狠狠地咽了口口水。“

  • 星光如你[易烊千玺]第二章

    “你昨天给耗子看的什么啊,给他看得脸都变了。”杜若把空调调高了两度,喝了口热牛奶道,“这事有点儿复杂,下次再跟你说。”赵文玉,“……”行吧。“明天就开学了。”赵文玉抠了抠杜若床上的薄被条纹,“哎。开学一星期就要考试。”“才高二就这样,一中太狠了。”杜若放下了手里的牛奶,开了手机屏幕,“升学率放在那儿

  • 莫爱枫里晚第一章在线阅读

    2010年7月9号通过狭小的铁窗看向外面,外面的天气是阴沉沉的,摇摇欲坠的云朵,好像石头一样,压在我的心里,随着外面的风越来越大,时而急促,时而狂怒,在杭州城最大的监狱里,我孤身一人在这个小房间里,莫名的有一种失落与沧桑,好像全世界都在诉说着,坏人是没有好下场的。我的心情也跟这天气一样,总感觉,阴雨

  • 只想认识你第三章

    第二天早晨起来,祁芒看了看手机,艾一情没有像昨天一样发给她消息。虽然祁芒是有点期待能看到那声早安,但也没有那么期待,起码没有到失落的地步。起床吃了个简单的早饭,祁芒就收拾东西去了报社。艾一情一天没有联系她。晚上祁芒躺在床上刷着朋友圈,也是无聊,但不想去酒吧,这个月的生活费支撑不了多久。百无聊赖地翻着

  • GM的奇妙之旅拜师?逼宫?

    隔天,徐易忙完府内的事,算准时间,认为张巧凝学琴的时间再过一会就差不多结束了,就举脚往内院走去,以往前去内院还会犹豫担心会不会又被小虹遇个正着,今天的徐易可是完全不放心上,因为解开姚玄铸身上迷团的吸引力,远胜过被小虹言语加精神双重轰炸产生的压力。徐易晓得张巧凝学琴的地方是在内院的一处别楼,於是想也不

  • 荒唐之下 [参赛作品]第十章

    白甜躺在被窝里,把被子裹在身上舒服的滚了几圈,开心的晃了晃脚,她虽然很少回来住,但是南城的这个房子,她还是特别喜欢的。这里的装修风格,她很喜欢,淡雅简约,特别是这张床,听说是定制款,不但好看,躺起来还特别的舒服,她每次在这里睡觉,都会一夜到亮,睡得格外香甜。手机叮叮铃铃的响了几声,手机接连震动,白甜

  • 银河十一纪之第十章(10)

    晚上回家时,方适碰到从404里走出来扔垃圾的林典。404号别墅是方适花光自己的积蓄,买下来的二手房,取做404号安全屋,用作短期收留一些因为各种原因无家可归,又毫无地方可去的LGBTQ人群。林典,包括那天给杨羽凡开门的粉色睡衣男孩,都是暂住在这里的求援人。杨羽凡来的那天并没有感觉错,这栋别墅里,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