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诱拐行不行第三章

作者:亿分航 来源:晋江文学城

“雨女造出如此大的降雨量,居然也吸引不了你们,转移视线,妨碍你们上山的脚步吗?”

鸦天狗眼神微暗,此刻,他的脸上哪还有第一次见到卖药郎时的惬意和慵散?反而是越发的接近妖怪的含义,杀意、怨气、恨意,只多不少。

鸦天狗并不担心对方的声东击西,毕竟二十年下来,鸦天狗也算摸清对方的底子,而他,每天还真不是干坐着不干事的妖怪,每一年都把重心放在修改防护阵上,阻止其余的妖怪和人类进入。

这也是为何那次在见到那个奇怪的、自称人类的青年的时候,他并不担心的原因。

鸦天狗不再是五百年前那一只只会紧张兮兮的紧跟在大天狗身后学习对方一切的小妖怪了,该成长的,还是会成长。

也不再是小时候那般的自傲。

等真正成长起来,就如同脱胎换骨一般,更是磨掉了过剩的自傲,只留下了那对于种族的骄傲之心。

可以说,鸦天狗如今成长得很好。

“人类,二十年了,还不死心吗?”

鸦天狗飞跃下山,手上紧握着自己的武器,冷眼俯视下面的一群阴阳师,而他身后,是若隐若现的妖气,在渐渐地聚集——那是白峰山里居住着的妖怪,曾经被大天狗护在羽翼之下的妖怪。

正在逐渐的汇聚在鸦天狗身后,与对面刚上山的阴阳师敌对而立。

鸦天狗下了山,正在专心磨制药粉的卖药郎并未分心去查看到底是为何,也没有因为对方的离开,就停下手头上的事情。

他知道对方离开了。

却也知道,这周边都布满了结界。

浓厚的妖气可不做假,上次来,卖药郎就已经知道了,而之后的下山,除去打听外,更多的其实是在收集和准备,特意用来破开这个阵眼。

对方也不笨,刚刚站在那里隔远查看过后,卖药郎隐隐约约的发现,不过是一段时间,对方已经再一次的更改了结界的一些结构,完全杜绝外来人的侵.入。

不得不说,这是个不可多得的忠心守卫。

所幸,卖药郎早早的就想到了,不忘备上一些多用的,倒也是从容。

而鸦天狗的下山,反而是让卖药郎多了准备时间,简直就是瞌睡来了送枕头。耳朵里隐隐约约能听到下面的打斗声,想必……是那位老板娘所说的阴阳师来了,根据老板娘所言,每一年的这个时间段,就是他们前来的日子,不过是几日之差。

卖药郎总觉得,上面被守护起来的,和他们前来的日子有关。

鸦天狗有留下三三两两几个妖怪,把他们当眼线放在结界四周,却不多,等级也不高,想必就真的是单纯的当做通风报信的眼线或者炮灰。

已经一切准备就绪的卖药郎那双眼睛半阖,无声的笑了。

山下,一刀下去解决掉对方召唤出来的式神的鸦天狗突然脸色一变,猛然回头,抬头看向山腰处,脸上的表情渐渐染上别的情绪色彩。

为什么?!

他留下的几只妖怪都是临时安排的,甚至都是善于通信和隐藏,应该不可能被一瞬间解决掉,所以……为什么结界会被破掉,他却一点消息都没收到?!

鸦天狗狠狠瞪了一眼那群装模作样的阴阳师,翅膀一挥,脱离战场直接往山腰那边飞过去,却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被困在了阴阳师的结界里头。

“哦呀哦呀,小天狗这是要……临阵脱逃吗?”对方阴阳头纸扇已开,半遮面容,那双眼睛却是写满了贪婪。

阴阳头的身边,立着两只和鸦天狗能力不相上下的妖怪,面目呆愣,双眼空洞而毫无情绪泄露,浑身上下不满纵横交错的伤疤,想必是已经被折磨得失去了心性甚至是意识,如今不过是剩下一具躯体在行动罢了。

就如同……傀儡一般活着。

“安倍家!”鸦天狗脸色越发的差。

倒是……山上的封印,他放了点心,只要不是阴阳师,只要不是除妖师和巫女,一切都好说。然而,当他对上这位阴阳头的眼神,鸦天狗的情绪渐渐的被.羞.辱给替换上。

对方此次的目标,居然是他。

也就是说……鸦天狗不知为何,脑海里突然闪过那张妖艳的脸庞,明明只是见过一次,却十分清晰的记住了那位自称人类却有着尖耳的男人。

也不知道哪来的自信心,明明只是见过一次的陌生人,他却丝毫不担心对方会对那位大人如何。

会是他吗?

那为何,对方会执着于上山?

“小天狗,都到了这么一条路上了,还走神?”阴阳头突然一合手上的纸扇,眼神微冷,“给我拿下他!”

“只要拿下他,不单单多了一个战力,这山上的封印前,也就没了一块拦脚的破石。”

原来,对方是做好了先把守卫那下,如果成功,那么这二十年来的对峙也就结束了。

想当年,阴阳头为了阴这白峰山之主,把对方捕获,可谓是下了不少功夫。不单单要引开这碍眼的鸦天狗到远处,还要策划多年,才找到了机会。

却唯独忘了,会被计划里的其中一人给完全破坏了!

想到这,阴阳头的眼神越发的怨而愤怒,如今的他已经年过半百,不惜一切代价从他人手上获得身边两只大妖,就为了用来抑制住这只强的离谱的鸦天狗,至于森林的其余妖怪?呵,早就已经被他引走,只留下一些小杂兵,还不够他带来的人手喝一壶的。

在两只能力和他差不多的妖怪的围攻下,期间又有着阴阳头的暗中偷袭,鸦天狗渐渐的开始有些力不从心,接招不成,最后甚至被对方其中一只式神一爪子下来,抓上了背后的其中一只翅膀,导致无法飞天,只能狼狈的落地。

如果不是靠着身体的灵活和往常的实战,鸦天狗想必会更狼狈,甚至已经败下阵来。

然而……

还是敌不过对方。

已经浑身是血的鸦天狗身上,哪还有那天卖药郎见到的那般,早已经眼露疲惫。

面对对方的攻击,更是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去躲闪。

而就在这时,一个被符咒包裹住的圆球突然凭空出现,炸裂,更是爆发出强烈的光芒,导致在场的不得不去用袖子用手遮挡住被射到的眼部。

等到恢复视线过后,眼前已经只剩下一片狼藉,本被他们压制的妖怪,全部消失得无影无踪,包括那只就要被阴阳头拿下的鸦天狗,也消失了踪迹,地上更是一滴一滩的血迹都没有,全部消失了踪影。

瞬间,阴阳头的脸色的眼神哪里还有刚刚那般的自信自满?

到底是谁?!

……

“咳……咳咳……”鸦天狗靠在树干上,总算是把喉咙间那口血给吐了出现,而不是不上不下的让他咽得不舒服。

“喝下。”

一双白.皙修长的手拿着一个白玉瓶,递到他眼前,指尖上那熟悉的紫色甲油,让鸦天狗证实了自己刚刚那无厘头的猜测,真的是那个奇怪的人类男人。

鸦天狗并未接过对方递过来的东西,哪怕对方救下他,反而是越过那白玉瓶,问道:“结界是你破开的。”

卖药郎也不打算隐瞒,“嗯。”

“封印呢?”

卖药郎点头后摇头说道:“见到,没动。”

正确来说,他本来打算去动的,然而在感受到下面的怨气越发的重的时候,他放弃了。那只鸦天狗出事了。

想着后事,卖药郎打算卖个人情。

一举两得。

天狗一族在‘义’一字上十分看重,而这说的,正是白峰山相模仿的大天狗,大天狗曾一直以(他自己心中的)大义为重,想必这只追随他的鸦天狗,不会差到哪里去,必定会有样学样的,最少会学到一星半点。对于救命恩人这点,最少不会忘恩负义。

更何况,他并未去碰封印,眼前这只鸦天狗就更不可能恶言恶语的对他。

“能否带我过去,封印那边。”

卖药郎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满脸是血的脸,此刻对方的头盔已经掉落在地上,一头银白色的马尾已经散开,披头散发的靠在树干那儿,好不柔弱。

——柔弱,可怜,又无助。

“好。”

鸦天狗:为什么这个男人明明就一个字,他却能听出对方的不情愿?!

最后,卖药郎抛下一地的伤员(森林的妖怪),独自扶着因为重伤,只能勉强走动的鸦天狗往封印走去,在半路,突然冒出一句:“那群阴阳师,上不来,我……下了封印。”

“正确说,是把你的结界,反一道,用在他们身上,他们出不去,也进不去。”卖药郎难得的说了一句长话。

鸦天狗用了很久才转过来,问了句:“你是说,把我下的结界,给挪走了,不是破除?”

“嗯。”

“你是阴阳师?”

“不,只是个,单纯的,行走卖药商。”

鸦天狗:呵呵,我信了你的邪才是真傻的:)

【传记三】

找不到!

哪里都找不到你,你去哪了?

再之后,你回来了。

吾那一刻十分的开心,你回来了,吾再次见到了你。

但是,你身后跟了什么?好像是一串子尾巴,尾随在你身后要做什么?吾帮你除掉,如何?

[你做什么?!纳良!吾问你,你到底对吾做了什么?!]

吾被困于阴阳师的阵眼中,渐渐的,吾眼前越发的模糊,连你都看不清了。

再之后,就只剩下了一片的漆黑与寂静。

你……背叛了吾……

但是为何?吾……却不恨你?只为此感到悲?这就是……悲伤的情绪吗?

延伸阅读

你也有今天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qhju.cn/an4p.shtml
回到别墅,华俊就将新买来的衣服给了甄爽,让她去更衣室换。甄爽傻兮兮的进了更衣室,连门

论开挂的正确姿势[快穿]之鱼水之欢(8)  http://www.qhju.cn/d3tx.shtml
(大家能看见作品相关么?要是看不见,我就不在作品相关里发布消息跟大家沟通了。)少年裴

江湖侠客行第2章在线阅读  http://www.qhju.cn/b5we.shtml
清辉又一次睁开眼的时候,看着眼前古色古香土木混搭还有些凹凸不平的屋顶,稍微愣了一下,

绝世枪尊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qhju.cn/gwy9.shtml
陈远之在心里默默的说道“像小爷这样正直又善良的鬼可不多了。”饭还没吃完李子瞒的手机忽

论女主的正确死亡方式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qhju.cn/sziq.shtml
第十章“哇!这么厉害的嘛!”大家一股脑儿围了上来,“快打开看看。”“我家大金就是厉害

当我能和猫说话王战  http://www.qhju.cn/uql4.shtml
“王战,快过来吃饭了。”一道温柔的声音划破了傍晚的宁静。“来了梅姨,你们先吃这吧,我

欺余生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qhju.cn/ug3l.shtml
挺嚣张啊!抱有绝对的怀疑,一场由王主任提出,李校长“呵呵呵”支持,对这位龙老师的小测

认错男神后我被盯住了!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qhju.cn/pnrv.shtml
一个月前,分手的借口就像之前说的那样,顾晴天与前男友王森相识于一次公交车上的邂逅。如

(清)早夭公主第10章在线阅读  http://www.qhju.cn/bvfx.shtml
“神尾明!”在听到这个人的名字的时候堀尾面色一怔,露出吃惊的神情。“喂,一年级的你好

天山童姥之剑仙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qhju.cn/pgpf.shtml
一间装设奢华的房间内,一个看起来已经40多岁的中年人皱着眉头看向面前一个白发老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另类导演第三章

    吃过早饭,小雨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娇娘正在书房内查看账目,通过各地的钱庄,如今承天府程家钱庄的现银应该有十万两左右。至于南城,娇娘身边有的现银也足足有五万两。当初离开应天府,娇娘便已吩咐管家将之换成了银票,以方便携带。至于当初应天府内无法带走的家产,娇娘也只得忍着心疼,让那群豺狼虎豹吃了去。另外几本

  • 撩个宰相当相公在线阅读第九章

    “身为王,就必须比任何人拥有强烈的欲望,比任何人都豪放,比任何人都易怒。他应该是一个包含着清与浊的,比任何人都要真实的人类。只有这样,臣子才能被王所折服,人民的心里才会有‘如果我是王就好了’这样的憧憬!”库洛洛觉得,能说出这样的话的rider,真不愧是强者。archer的傲慢不屑,saber的高尚理

  • 雷欧奥特曼之百凤恋传奇三点一线走习惯;

    木林一愣,原来眼前的男子叫宽子,而且木林也明白了一件事,爷爷和这帮人肯定是有瓜葛的!宽子回头笑呵呵的打量着柳生,冷声道:“老爷子,早这么说啊,行,听您的,我们走!!”说罢,宽子伸手一挥,两个架起柳生就要走!“爷爷!!”木林站在原地吼了一声!“让我和小家伙说几句话。”柳生愣在原地,声音不大。“嘿!!老

  • 破镜重圆否?在线阅读第一节

    纠察兵不是一个好差事,但是......爽!正所谓“见官大一级”,就是说哪怕苏展只是一个少尉他都可以去管一个少校。少校:“中尉,我和你有仇吗,我来这儿不到一个小时你抓了我两次。”那少校的神情有点无奈。他旁边跟着的几个兵也都是一脸的看好戏一样的表情。苏展觉得这事儿真不能怪他,他从没见过哪个少校这么随便的

  • 行走在末路之中在线阅读第9章

    第八章拜师学艺后山位于凝碧宫正后面。二人循崖左行,面前现出一道曲曲折折的松径小路,两旁松柏森森,大都数抱以上,疏疏林立,宛如翠幕。走了盏茶时分,前面出现了一座小小的道观,两个青衣童子正在夕阳下倚着观前一株古松在聊天。见到天元真人过来,二人走上前来行了个礼,问道:“掌门,您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 快穿之好丈夫进化厉鬼,天赋开启!【为4.3加更】

    现在的唐朝,已经开始接受变成鬼的现实。法律道德之类的东西,那都是针对人类而言。以前的他虽然玩世不恭,但还算是个奉公守法的人,像是杀人这种事情肯定不敢干。但现在,一刀捅死唐森,他非但没有任何罪恶感,反而还觉得心里有一股难言的舒畅,好像是积压在心里的怨气,都发泄了出去。杀人偿命,天经地义的事情。“叮——

  • 铃医在线阅读第10节

    第十章拜师学艺楼陌一时竟无言以对,原来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逍遥谷谷主竟是这么一个跳脱的性子……也真是没谁了……不过如此看来他同外祖父的关系倒真是很好,只是不知当年为何离京呢?“小陌陌啊,我看你根骨不错,人又机灵,不像那个老头儿……算了,不提他,你拜我为师怎么样?”百里流觞笑嘻嘻地望着楼陌,那表情活像是拐

  • 妹妹粉穿成影帝的孕妻来自上司的怨恨!

    第6章来自上司的怨恨!苏秦开心的哼着歌儿来到工商银行,说白了他就是一俗人,施恩不图回报之类的优秀品德和他沾不上边,抱着三十万去警局也不是本着拾金不昧的精神,五千块钱的奖励才是他的目的。很快,五千块便被他分配完毕:五百块钱放在身上,三千五存进银行,还有一千块,被他汇到了另外一个账户。每个月往这个账户上

  • 恋情始末之冷血教师在线阅读第四节

    那只大鸟蹲坐在往我家门前,我忍不住向他看去,灰色与白色的羽毛相交在一起着真的是好看极了,特别是那通体赤红色的鸟喙真的是让人心生畏惧,听说村长的影火鸟已经是成年的,那这只影火鸟的武力值应该也有小玄士巅峰的水平了。“你就是季木?”影火鸟上的人打量着我说道,当然我也在打量他,这个人应该就是叶小楠的父亲以及

  • 无限影视之大收藏家之提铃(10)

    “你是谁?谁让你来的!如妃要来害我了!她不得好死!”俞贵人双目瞪圆,受了惊似的捂住耳朵嚷了起来。宁月看着她的脸,露出一丝微微怜悯的神情。俞贵人的脸虽然肮脏,且不施粉黛,但仍可以看出姣好的轮廓和五官。红颜未老恩先断,真是可怜。宁月心里叹了一句,倒不是可怜她落魄至此,而是她知道,俞贵人活不长了。面色蜡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