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末日之绝境求生在线阅读第十节

作者:柒夜啊 来源:17K小说网

清脆的耳光在宣微殿外响起。

良久才有宫娥将双手捂面、发丝凌乱的魏云扶半拖了进来,恭敬道:“魏姑娘已领赏,特来谢恩。”

魏云扶心中又是悲愤又是羞恼。

寻常若是被人打了,还能讨个公道,可当下,她却只能跪谢天恩。

她睁着无神的红肿双目,机械地跪下磕头。

“臣女叩谢公主教导。”

木樨叫了声起,代公主出言道:“世间女子本就不易,你身为女子,却一再出言恶意揣度她人,其心可诛,古语有云,治国平天下之权,女人家操之大半,盖以母教为本也。希望各位闺秀都能够善待自已,善待她人。”

说罢,便退于公主身后,霍枕宁默默地在心里给木樨点了个赞。

哎自己与木樨生活了这么久,怎么就说不出这样的话呢?

魏云扶的事且放一放,她虽已受罚,却并不能离席,依旧盯着红肿的面庞,胸膛起伏着坐在席间。

霍曲柔便问起宣意蕊的婚事来,“……是不是许了冀州侯家的世子?几时嫁过去?他家好不好?人又怎么样?”

宣意蕊是个极为活泼的性子,话多且密,上一回被霍枕宁拉去听了一天唢呐,差点没聋,老实了几天,今日听得霍曲柔这般问,便笑着说:“下月初五便是正日子了……他人是极好的,他家本在冀州,上个月得了帝京的差事,便在西定门那里买了宅子,现如今正在帝京呢。”

看宣意蕊说的神情,定是满意的不得了,与宣意蕊交好的几位闺秀,有意调侃几句,抬头见江都公主那假模假样的笑脸,便都不敢出言。

倒是霍曲柔叹了一句,看了看身边的大姐姐霍枕宁。

大姐姐虚十五,她虚十四,父皇却依旧没有给他们定亲的打算,都说天家的女儿出阁难,看样子是真的。

眼看着就要日暮了,霍曲柔意兴阑珊地说了散了,便叫宫人们一一送了这些闺秀们出宫,自家与大姐姐斗嘴。

“大姐姐今天耍了好大的威风。”霍曲柔瞧着江都公主霍枕宁伸着懒腰离去的背影,酸溜溜道,“瞧着吧,那叫魏什么的,一定会闹出点儿动静。”

侧立在她身边侍候更衣的婢女菱角细声细气道:“……大殿下在外头的名声本就恶劣,魏姑娘若是闹上一闹,殿帅更会加倍厌烦她。”

霍曲柔幽幽一笑。

“那魏什么的,庸脂俗粉一个,江迟哥哥怎么会看得上她?”她揉着太阳穴,心情烦乱,“喜欢一个人弄的天下皆知,也不晓得收敛一些,叫别人难做。”

菱角陪着霍曲柔叹了一会儿气,安慰她:“大殿下与江殿帅是决计不可能了。贵妃娘娘如日中天,殿下您与江殿帅才是天生一对。”

霍曲柔默默地摇头,“大姐姐模样生的好看,江迟都不喜欢她,更何况我了?我还不如大姐姐呢。”

“大殿下她恶名在外,殿帅爱惜羽毛,自然不愿与之为伍。”菱角分析着,“殿下您就不同了,您可是美名远播呢。”

霍曲柔不确定地摆摆手,叫她不要再说了:“那也算不得什么好事。江迟虽好,却不是良配,罢了,随缘吧。”

这厢霍曲柔与菱角的猜测完全正确,那魏云扶回到家中,左思右想,过不去这道坎,当天晚上便寻了根白绫布,往那横梁上一搭,踢了绣凳。

好在那值夜的丫头机警,听出房中的声响不对,便在外头喊了好几声,没有听到自家姑娘的回应,横了一条心,便撞开了门,这才发现自家姑娘自尽了,赶紧救下来,没有闹出人命。

那会昌侯两口子却不是善茬,听明白了来龙去脉,实在是气不过,他在礼部任着闲职,第二天的大朝会上,便伙同了礼部的几个家伙,上表请求圣上早日再立新后。

霍枕宁并不懂得政治,横竖母亲故去的这十几年,朝中不断有大臣上表再立新后,她也管不了那么许多,顶多是心里头难受几天罢了。

魏云扶自缢一事出了的第三日,窗外头斜了细雨,打得那几株海棠弯了腰,霍枕宁换了油衣油靴,戴了大大的笠帽,一定要去殿前天街踩雨。

殿里的女官宫娥哪一个都管不了她,又不敢真的去跟太娘娘告状,只好弯弯蜒蜒十好几个人,跟在霍枕宁与章璀错的身后。

璀错自是知道她的心事。

自那一日狗洞之后,公主与江微之再没见过面,算下来有几天了。

殿前天街一向会有禁军巡逻,说不定便能遇见江微之。

也换上油衣油靴,璀错垫着脚给霍枕宁整理额上的绒发,口中小声埋怨道:“都说花枝招展没人理,邋里邋遢遇情敌,我看你今日也遇不上表哥,还不如哪一日大大方方地同我一起回国公府呢。”

“我若去的话,一定劳师动众的,江迟最讨厌这样,倒不如偶遇来的巧妙。”霍枕宁扶了扶帽檐,原地跺了跺脚,去问身旁的宫娥,“应大虎回来了么?”

宫娥还未出言,便有细致嗓音在外头响起:“奴婢回来了。”应大虎脚上沾了水,不敢进殿,在外头隔着珠帘回话,“都打听清楚了,殿帅在玄武门殿前司中,为不日去夏宫的行程布防。”

夏宫位于冀州,每年盛夏,陛下便会携太皇太后、太后及一些后妃前去避暑,直至入秋才回来。

霍枕宁年年必去夏宫,回回都要搬许久的家。

她哦了一声,下了决定:“那便不去天街,改道去玄武门。”她狡黠一笑,“正好瞧瞧我的树长得如何了。”

对于霍枕宁的要求,璀错是无有不从的,刚跟着胖梨出了仁寿宫,便瞧见太皇太后身边的经年老姑姑舒巧正进仁寿宫,行了个礼慈眉善目地说:“大殿下近来养的好,又胖了些,看上去更惹人喜欢了。”

舒巧并太皇太后身边的一群老姑姑,都是看着霍枕宁长大的,自是欢喜她,加之人老了便喜欢胖点的小姑娘,自然是越看胖梨越喜欢。

霍枕宁假模假样的笑了几句,吩咐身旁的宫娥端桃酥给她吃,自己则转过头耷眉掉眼的同璀错说话:“……一两个人说我胖,便也罢了,连太皇太后宫里的人都说我胖,可见宫里头的骗子越来越多了。”

璀错笑的温柔,牵着她的手说:“胖了还不许人说,接受现实吧。”

“就不许说,你知道不知道我最瘦的时候多少斤,说出来吓死你。”霍枕宁嘀嘀咕咕反驳她,“七斤半!爹爹亲口告诉我的!”

璀错笑的拿手去掩嘴,好一会儿都停不下来。

二人踩着雨趟着水,行了大半个时辰才到了玄武门,偏巧又刮了风,璀错本就纤弱,被风吹的东倒西歪,霍枕宁站着岿然不动,尴尬道:“果然是胖了些,风都吹不动我了。”

雨势越来越大,霍枕宁让身后跟着的人退在檐下,自己拉着璀错便往那棵细叶槐下跑。

那细叶槐移植来之后一直恹恹的,长得不是很威风,好在霍枕宁时时命花匠来侍弄,倒也过了下来,如今淋了些雨,愈发地威风起来。

刚跑在树下,便听天空中咔嚓一声,响过一声惊雷,又有一道亮惨惨的白光划过,瞬间照亮了昏暗的天空。

璀错吓得啊的一声抱住了霍枕宁。

“胖梨,我怕。”

出来时天还清亮亮的,这一刻却乌云盖顶,天地皆黑。

霍枕宁知道璀错胆小,忙搂住了她,叫人去殿前司的大门,没一会儿,门便大开,一袭锦衣金甲的殿前司副指挥使江微之,铁青着一张俊颜,长腿迈出了大门。

他先是听宫人说了一时,眼光便看向树下,此时,天空中又是一道惊雷,江微之心一惊,急走了两步,身子便腾了空,跃至树下,一边手一个,将霍枕宁与璀错抱离了树下。

将离开树下,便有一道白光打下,细叶槐的一根枝桠被击中,咔嚓一声便断裂,掉了下来。

江微之将二人拖至檐下,眸影沉沉,似乎蕴含了莫大的怒气。

此时,他衣襟微湿,面上额发被雨打湿,粘在面颊上,黑发丝微乱,衬出他令人动容的白净。

好在两人着了油衣油靴,只笠帽歪了,并没有淋湿太多。

霍枕宁见了心上人,眼中哪里还有旁人,喜笑颜开道:“你今日当值么?我和璀错来看看你。”

璀错唯霍枕宁马首是瞻,连忙点了点头。

江微之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稍稍按下了一口怒气。

列缺霹雳,丘峦崩摧,公主不怕死,可他的表妹怕死!

“公主可知,下雨时不可站立树下?”他沉沉说着,眼眸中似有怒气,“公主可知,年年死于雷电之下有多少人?曾太傅在北庸教授《考工记》时,公主其时也在,又怎么不知这些道理?”

他怒气升腾,逼近了一步,压低了嗓音,却依旧严厉。

“是,公主上学时不是逃学便是裹乱,自然不知道这些道理。臣斗胆问问公主,您究竟知道什么?天文地理、人伦纲常、学问道理,您知晓哪一个?便是臣的表妹,还会一些浅薄的琴棋书画,您呢?”

霍枕宁被他劈头盖脸地问话给问愣住了。

她与他相识这么久,从未见到他这般声色俱厉的样子。

璀错在一旁吓得瑟瑟发抖,抱住了霍枕宁的手臂,小声道:“表哥,我不会……”

江微之并不看她,只是一心地盯着霍枕宁。

他真的很想知道,这位对他情根深种的江都公主,到底知道些什么?她知道人世间的道理么?

霍枕宁瞪着一双大而黑亮的眼珠子,白白嫩嫩的面庞上沾了一片小小的叶子。

她嗫嚅了几句,江微之微微侧耳,表示没听清楚。

霍枕宁闭上眼睛,大吼起来:“璀错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我是煎炒烹炸啥啥都吃,你问我知道什么,我知道你瞧不上我、讨厌我,不喜欢我!但是没有用,江微之!”

她在雨中发着公主脾气,攥紧了小拳头,用尽全身力气冲他喊着。

“是福不是祸,是你老婆躲不过!”

延伸阅读

富阳自力控制阀加盟  http://www.mc2pr.com/x3ee.shtml
富阳自力控制阀注重科技创新,致力吸收、消化国内外的出众技术,不断加以完善与提高。生产

高玛加盟  http://www.mc2pr.com/ddcg.shtml
高玛汽车保修设备引进美国、意大利品牌的核心技术。有自主的知识产权和独立的经营权,凭籍

百景装饰装潢加盟  http://www.mc2pr.com/ygzq.shtml
杭州百景装饰设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景)是颁布的设计施工乙级资质的公司。发展至今,百

溪居加盟  http://www.mc2pr.com/ptec.shtml
溪居床上用品是南通慧捷纺织品有限公司旗下产品,总部为家用纺织品企业,致力于床品套件(

翡派加盟  http://www.mc2pr.com/xn98.shtml
翡派餐具总部是亚克力制品、塑胶制品、机加工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

瑷露德玛芦荟生活馆加盟  http://www.mc2pr.com/bvmu.shtml
瑷露德玛:ALODERMA。ALOE:芦荟的意思,DERMA:用在皮肤上的意思。台山

科茂马口铁加盟  http://www.mc2pr.com/ah2i.shtml
江阴市科茂金属制品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马口铁(镀锡带钢)、冷轧光亮带钢的私营企业。主要

柏隆加盟  http://www.mc2pr.com/ne3s.shtml
柏隆手机壳总部经营批发的iphone、国产手机壳、手机配件、手机懒人支架、充电器等电

尊瑞酒店加盟  http://www.mc2pr.com/d6h.shtml
按照“极致”标准打造酒店床品及沐浴的舒适度,采用专供国际五星级酒店的“0压记忆棉床垫

傻冒冒菜加盟  http://www.mc2pr.com/u6nu.shtml
傻冒冒菜纯中草药熬制汤底,油而不腻不上火。傻冒冒菜用白水做出来的冒菜,能保证原有菜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公主魔鬼测试记不怀好意的“婚礼”

    待他们选完首饰后,已经是晚上了,吃完饭,他们俩就上床睡觉了。三天时间很快,婚礼马上就到了。府里的人都忙上忙下的布置着现场,根据规定在妻主婚礼期间,其他的侍郎都必须待在房间里,不得外出。一起床,驸马就替他更换了婚衣,然后坐在床边静静的坐在床边看着秦墨。“唉,再熬过一天系统就要回来了,耶!”秦墨心里想着

  • 复望无涯在线阅读第2节

    和高正允在街边大排档吃了个饱,两个人在回公司的路上一前一后的走着,弱芊走在前面,展直了手臂伸了个懒腰,扭头问身后的高正允:“哎高正允,这个月还有哪些项目在招标?”高正允推了推脸上的黑框眼镜,道:“挺多的,不过……”“不过什么,你说呀?”“不过都是些比较大型的项目了,弱芊,我能理解你想尽快把公司发展壮

  • 撼天灵虎在线阅读第四章

    Rachel正在独自一个人吸着香槟,顺便闭眼休息,突然感觉有一道视线向这边看来,她抬头,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走过来,因为那人所在地方是背光,所以没有看清楚长相,直到他拉开对面的椅子坐下,才发现某人就是横霸帝国中学的爱打架,爱欺负人的崔英道。真是头疼,Rachel放低视线,长长的睫毛遮盖住她的眼,让人看

  • 魔灵录之杨嗣昌的热情

    “恭迎阁老大人。”随着一顶大轿落地,众人都是齐声高呼,从里面走出一位中年人,只见此人长得相貌堂堂,器宇不凡,目若朗星,神采飞扬,端的是一位翩翩美男子。此人就是权倾天下的杨嗣昌,此刻他还是五省总督,可谓是位高权重。在杨嗣昌的身边,还出现了三位身穿盔甲的将军,个个都是浓眉大眼,膀大腰圆,一看都是那种桀骜

  • [陈情令]一体双魂之宣传

    等到第二天,当《欢迎来到东莫村》正式首映的电影票房出现在Showbox办公室的时候,吴奎、金城彻底愣住了。首日就30万人次!当听到这个数字吴奎被这个数字惊住了。这是很多han国电影等到下映都没有的数字,han国电影按人数记录票房,30万人次换算**民币,大概有1020万RMB。“朴秘书…”吴奎才刚要

  • (策瑜策)一梦赤壁魔法师

    于秉哼着小曲,在菜板上切了两个西红柿,还用一副厨师长的语气对莫泽平和雅倩说道:“咳咳,看好了,西红柿要切成小块状,然后锅里烧热油,下鸡蛋。”他其实也就是说说,实际上手忙脚乱的,打了几个鸡蛋倒入锅中,热油嗞啦一下蹦到他手上。“嗷嗷嗷!”于秉赶紧将手泡到水里,脸上还是一副痛苦的模样。雅倩在一旁笑道:“我

  • 同行第2章在线阅读

    乐极生悲。林辰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乐极生悲。让迪丽热吧爱上自己,林辰倒是同意,问题是人家不答应啊!一个月,别说迪丽热吧了,就是一个普通的女生,让对方爱上自己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更何况,迪丽热吧还是华夏当红的四小花旦之一啊!别说让对方爱上自己了,就是在一个月内能不能和对方见上一面,都是一个问题。“系统,你

  • 妖祭之可疑的人

    处理完了罗尼的手下后,卫宫就把罗尼从地下室里面带了出来。这一次,卫宫并没有把罗尼扔到非洲的某个矿产之中。作为这群王八蛋的头目,自然要有不一样的待遇,所以卫宫把罗尼扔到了非洲的某个原始部落之中。顺便说一下,并不是食人族,卫宫还没有那么残忍。不过这些非洲的原始部落异常的排外,拒绝和现代文明接触,所以一旦

  • 寂静的森林第一章 **初始 第010节 铁鞭(附

    灌木丛中的那个公会叛徒一脸的窃笑,正在为自己乱中取利找到了一个藏身之地而庆幸不已。一抬头,却见一个大众脸头上隐去了名字的玩家从混乱中钻出来,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直奔自己而来。这名公会叛徒不用想也知道对方想干什么,急得连忙从灌木丛中伸出一只手来使劲摇摆,意思是告诉吴凡:这个灌木丛很小,根本容不下两个人,别

  • 酪梨万剑阴阳!

    这!我心里微微一震。蓝眼僵尸!“原来你是为了杀我才这么做的!”我开口说道。他摇了摇头:“不,应该说,我是为了你的血!”“啥?”我有些疑惑,我的血有啥好喝的?他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不过也没打算搭理我,冷哼一声说道:“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乖乖投降,帮我提升实力。要么,我就只好先杀了你!”切!我心里暗暗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