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综英美]仙境爱丽丝反穿现世(重修)(1)

作者:写作楠观读作楠欢 来源:晋江文学城

借着这次机会,迟萻终于顺理成章地勾搭上她的邻居。

邻居是一个美男子,而且还是一个混血美男子,更是一个好像很有钱的混血美男子!他看起来像纯正的东方人,不过他的眼睛是一种黯沉的紫色,远处时看不出来,等近距离时,会发现这种紫色太暗了,不太明显,会让人以为是黑色的。

可是看久了,会觉得这是一双魔眼,有点儿可怕。

当初迟萻第一次落荒而逃,也是因为这双眼睛。

迟萻坚决认为这种可怕是她的幻觉,辣么合她心意的美男子,一定不可能有问题的啦!

邻居名叫司昂。

迟萻第一次和他互相彼此介绍时,听到他的名字,就笑着说,“真是太巧了,我公司的总裁姓司,你们是不是有亲戚关系?”

司昂没有回答,将干净的毛巾递给她擦头发,还招待她一顿美食。

好吃到爆!

迟萻发现邻居有一手好厨艺,忍不住怀疑他是个大厨师,不过司昂说他不是,他只是无法忍耐外面的食物,觉得太难吃了,没办法,只好自己做。

迟萻虽然现在在司氏集团上班,领着不菲的薪水,可却是一个地道的普通人,家世普通,唯一不普通的只有领便当的爹妈遗传给她的美人脸,让她从小到大都是别人眼里的美女,长大后进化成女神。

环境使然,所以她真不觉得外面的东西难吃到看不上眼。

也因为司昂的挑剔,还有他的生活品味,迟萻猜测他并不是个普通人。

迟萻顺理成章地和邻居熟悉起来。

事后她想想,终于发现她的邻居其实早在搬过来时,就开始不动声色地撩她,将她勾搭进他的地盘,可怜她还在纠结苦恼着怎么接近他,反撩他。

和司昂熟悉后,迟萻下班后的去处多了一个地方。

迟萻的父母在她高中时就出车祸去世,只留给她一栋房子和足以供她读到大学毕业的积蓄。父母去世后,迟萻在舅舅家生活一段日子,直到上大学后,就搬到这栋父母留给她的房子住。

迟萻不好打扰舅舅一家的生活,所以这些年她都一个人住。

其实她觉得有些寂寞的,但是繁忙的学业和工作让她忘记这种寂寞,只在偶尔夜深人静时,听着偌大的屋子里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呼吸声,才会感觉到那种蚀骨的寂寞。

不过认识司昂后,她就很少有这种感觉,因为司昂总是在不经意间,就能瓦解她的心房,让她忘记其他。

这男人敏锐得让人觉得可怕的地步。

不管做什么事情,他总能在瞬间切入要点,直戳人心中脆弱的地方,让人不由自主地顺着他的心意行事,事后才会感觉到那种恐惧。

现阶段,迟萻的感触还不太深,以至于让她失去最佳远离这男人的机会。

她想,司昂现在只是邻居罢了,他只要不是罪大恶极的人,不管是什么性格,她无权置喙。作朋友,就要包容对方的一些缺点嘛!

迟萻很快说服自己,继续愉快地和邻居作好朋友。

朋友是迈向恋人的第一步!迟萻握拳,迟早有一天,她会将这男人上了!

这天晚上,迟萻又一次跑到司昂家蹭饭,接着诚恳地感谢他的留饭之恩后,才回自己家。

照例和闺蜜煲电话粥聊天时,叶落兴奋地问她:“怎么样,将你的邻居攻略了么?”

“哪能这么快,我们才认识半年好不好?”迟萻抱着大熊,在床上滚来滚去。

“半年已经很久了好不好?我的大小姐!我没想到你是这么保守的人,当初说抓心挠肺到恨不得上了他的人是谁啊?既然你们一个没有女朋友,一个没有男朋友,都是单身狗,不如凑一起算了。”

叶落怂恿她,接着又分析道:“你想想啊,你们现在都已经发展到能彼此进对方的家,你还经常不要脸地跑到他家去蹭饭,试问一下,哪个单身的男人肯让单身女邻居到自己家蹭饭的?说他对你没有意思,我将我男朋友的JJ切给你看!”

“喂,你说这话的时候,问过你男朋友了么?”迟萻笑喷。

叶落哼哼一声,问她:“你到底要不要上?”

迟萻犹豫,她心里总觉得有什么不对,所以明明都和司昂认识这么久了,还是迟迟没行动,甚至最近和司昂相处时,不知为什么心里总在打退堂鼓,有点想疏远他的意思。

这感觉来得莫名其妙,她直觉有什么危险,可仔细想想又想不出个所以然。

也因为如此,所以她一直没有行动,将司昂当成邻居一样先处着。

“上吧上吧,是女汉子就不要怂!怂了就切JJ!”叶落继续怂恿。

迟萻再次喷笑,“到底是切谁的JJ啊!”

“我不管,反正你惦记人家那么久,现在对方都洗干净躺床上等你临幸,你却怂了,这太丢你迟大美女的脸了。上吧,我等你的好消息……”

迟萻最后被好闺蜜怂恿得脑子一热,加上她其实也被司昂撩得心痒痒的,当即豪爽地挥手道:“去就去,不上了他,就切JJ!”

于是她跳下床,换了一条漂亮又显身材的裙子,再灌一瓶红酒壮胆,打着酒嗝去敲隔壁的门。

门很快就开了,依然是白衣黑裤的男人打开门,站在门边看着脸色酡红的她。

司昂很高,将近一米九,不愧是有外国血统的男人,迟萻一米七的身高,站在他面前依然像小鸟依人。

她打着酒嗝,上前一把将他往门里推去,进了他家的门,然后将门啪嗒一声关上。

接着,她一手撑在他家的墙上,将他困在墙和她之间,打着酒嗝说:“司昂,我们交往吧。”

司昂低首看着她。

迟萻又打个酒嗝,满嘴的酒气,继续说:“我觉得你挺不错的,咱们认识这么久,你应该也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咱们都是单身狗,不如就凑一起吧!”

司昂依然没有说话,一双暗紫色的眼眸里滑过莫名的情绪。

迟萻见他没吭声,就当他答应了。

她愉快地伸手扯着他的衣领,使得他微微弯下腰,然后嘟着嘴就吻上去。

她的吻像小狗在啃人,毫无章法,也没有经验,显然是一个新手。

在她想退开时,男人突然伸手,扣着她的脑袋,炙热的唇舌堵住她的唇,撬开她的牙齿,闯进去扫荡。

强势的攻击,不容拒绝的吻,让她脑子缺痒,双腿也在发软,加上酒精在脑子里发酵,整个人软绵绵地瘫在他怀里。

直到陷入昏睡之前,她伸手搂着他,傻兮兮地说:“好了,我们现在是男女朋友……”

***

迟萻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终于将司昂给上了。

睁开眼睛后,迟萻看到一片结实的胸膛。

她愣愣地看着,双目发直。

“醒了?还难受么?”男人的声音问道。

迟萻依然不说话,然后她低头看自己,发现自己也是浑身光溜溜的。

她呆滞地看着他,沐浴在晨光中的男人俊美得像个妖魔,显得那么的不真实,让人跟着堕落。

接着,记忆回笼,迟萻差点想一把磕死自己,变成鬼后再去将闺蜜叶落揍一顿。

都是她怂恿,好了,现在情况变成这样了,怎么办?

正当她呆滞的时候,男人径自起身,拿起旁边的衣服随意披上,走进卫生间。

迟萻的目光忍不住追着他,发现这个男人一举一动格外的赏心悦目,连穿衣服都这么好看,脱衣服那更是……

迟萻赶紧捆着被子爬起身,刚下床时,她就觉得有什么不对。

她就算没有和男人亲近过,也知道做那事情会有些后遗症。可是她腰不酸,腿不痛,除了宿醉的难受外,没有什么感觉。

接着她掀开身上裹着的被子,低头看自己的身体,啥都没有,白晳一片。

所以,其实他们昨晚是脱光光后抱着一起睡了一觉?

这么纯洁?!

在她检查自己身上的异样时,卫生间的门打开,迟萻赶紧又将被子裹起来,就见男人穿戴整齐从卫生间出来,来到她面前,低首亲吻她的脸,问道:“早餐想吃什么?”

迟萻被他的态度弄得愣愣的,直觉道:“都好……”

于是男人去给她弄早餐了。

迟萻猛地反应过来,这情况怎么这么不对呢?

直到她穿戴整齐,坐在司昂家的餐桌上,吃着司昂为她做的早餐,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司昂这是以她男朋友自居。

“怎么,不合胃口?”司昂问。

迟萻摇头,迟疑了下,才尴尬地道:“司昂,昨晚我……我喝醉了……”

“我知道!”司昂打断她的话,说道:“我已经答应和你交往了。”

迟萻剩下的话顿时憋在喉咙里,再也说不出来。

她看着他冷淡的脸,以前她挺喜欢他这种带着些许的矜持贵气的模样,一些疏离的神色,显得禁欲又冰冷,但现在却总感觉不对劲。

“你想反悔?”他慢条斯理地问,一双眼睛黑沉沉地看着她。

迟萻很想点头,但他的眼神好恐怖,很凶狠的样子,她迟疑了下,然后就听他说:“已经迟了!”

“这个,怎么会呢……我昨晚只是喝醉酒,一时冲动……”迟萻努力地想要为自己解释。

酒壮怂人胆,果然她昨晚不应该脑子发热后,再灌自己一瓶酒壮胆的!

“可我已经当真!”司昂平静地说,那双眼睛此时像魔魅一样盯着她,露出他的真面目,“除了我,你还能和谁交往?别考验我的忍耐力,否则我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迟萻:“……”

这人的画风怎么突然不对了?

延伸阅读

瘦之约专业减肥加盟  http://www.dominiqueperron.com/iy6.shtml
瘦之约专业减肥凭借多年对减肥市场的深度了解,经专业团队精英们研发出了最适合美容院操作

KRC加盟  http://www.dominiqueperron.com/pm7q.shtml
大连凯瑞驰科技有限公司、大连凯驰瑞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凯驰瑞鑫(大连)仪器发展有限公

味客吉加盟  http://www.dominiqueperron.com/pbrz.shtml
味客吉抹茶粉是天然粉粉、花果茶、袋泡茶、花草茶、抹茶粉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公司拥有

龙之翼加盟  http://www.dominiqueperron.com/a20k.shtml
龙之翼装饰不断完善,快速发展,以高化、集成化、人性化服务,专攻办公空间、商业空间及别

卓龙宝石工艺饰品加盟  http://www.dominiqueperron.com/swv3.shtml
广西卓龙宝石工艺饰品厂位于当今世界上最大的人造宝石加工基地—广西梧州市,是一家具有一

非茶榴莲奶盖加盟  http://www.dominiqueperron.com/khu.shtml
非茶榴莲奶盖品牌始创于2016年,以榴莲奶盖为特色,原创水果奶盖系列为主打,融合新中

莉芙加盟  http://www.dominiqueperron.com/p9td.shtml
莉芙手机壳总部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我们的商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

北京洁世嘉业洗涤设备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dominiqueperron.com/gd9v.shtml
专职提供洗涤行业全方位解决方案。(包括从洗涤设备的供应到洗涤技术的培训以及洗涤材料的

久哥加盟  http://www.dominiqueperron.com/nuk7.shtml
久哥麦面产品销往广东、广西、海南、贵州、湖南、江西、拉萨、襄樊、十堰、随州等二十多个

戴俪尔钻石加盟  http://www.dominiqueperron.com/uh4z.shtml
Derain戴俪尔总部——“世界钻石之都”比利时,技艺娴熟的工艺师以比利时五百多年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从默示录开始学园祭

    学园祭开始了,到了傍晚,有的人早早的换掉了校服,然后穿上自己美美的,华丽的礼服,而有的人则在后台换表演的服装“佳恩,尤利你们好了吗?”化妆师已经把寻儿化上了淡妆,服装是黑色的,再化上浅蓝色的眼影,透明色的唇蜜,然后走向佳恩那边“什么,你要回去?那我们怎么办啊?不行!你必须帮我们化完再走!”佳恩生气的

  • 遇见在线阅读关系恶化

    宠物街上,孟秩在闲逛。看着店外摆放的笼子里的宠物,孟秩脸上的笑容越发的阳光。不论经历几世,活了多久,又是死亡或活着,动物永远是不存在欺骗的,永远都是最诚实的。“小一,动物永远是最美丽、最单纯、最可爱的。”孟秩对系统说。“......”小一沉默。孟秩走进了一家宠物店,来来回回看着那些汪汪叫的汪星人,咧

  • 长乐久安在线阅读第3章

    这会儿贾母也不过略略说了几句,便说“你也累了一天了,回去歇着吧”。贾珂也不耐烦花时间去应付这酷爱把儿孙养成废物的老太太,便搭讪着离开了。他平时就远远躲着贾母,好在书上贾母对贾环态度就很冷淡,何况是贾珂这外室生的孙子了,因此她也不怎么叫贾珂在眼前凑趣,平时有个什么事也想不着他。比如上次薛家送来几篮荔枝

  • 我是圣也是魔在线阅读第4章

    这时候,我觉得父亲就在屋外站着似的,仿佛他的脸真的就在窗口,在仔细地打量着我们。于是我就大着胆子,用嘶哑的声音问道:“现在爸爸打算怎么办呢?我们要搬家吗?”“你自己问爸爸去。”韦洁迅速地答道。但是母亲没有回答。她正在擦桌子。我慎重地问道:“妈,我们需要搬家避债吗?”韦洁感到奇怪,问道:“搬家避债?怎

  • 夫君他从末世来之城主有请

    是夜。天斗重镇之外的某处福地内。仇胜端坐在北厢房内的一方案台前。这处福地是白叔先前从重镇内的某位商贾那儿租赁来的,地处天斗主城之外。因着福地之下的灵脉地基中埋着符修与阵修们共同布下的悬空大阵,是以,福地终年漂浮于碧空流云中。偌大的厢房内,除了仇胜之外,就只有一直站在仇胜这边的、对仇胜忠心耿耿的老仆白

  • 总有刁民想害朕之舍友1

    景本把袍子的帽子一盖便出去了,一看,果然是个二货。两米三二的大高个,在房子里各种乱转,各种感慨,看到景本之后更是夸张。“你是雌性吗?怎么这么矮,唉,你这衣服,你是少数民族?那个族?”“我是古族,自己百度。不介意的话,我现在想休息一下,等会儿人来齐再谈好吧。”景本及时打断对方听起来没完的话。“哦...

  • 这个救世主是咸鱼第3章在线阅读

    混沌之中。鲲鹏已经化作道体。“这紫霄宫到底在何方?”鲲鹏看着苍茫的混沌世界,他进入此地已经寻找数日,可是始终没有寻找到紫霄宫所在的位置。对了!鲲鹏突然想起混沌珠,也许此物可以帮助他寻找到紫霄宫所在的地方。拿出混沌珠,果不其然,鲲鹏便是看见在苍茫混沌当中有一处地方出现一道奇异光芒。找到了!!!鲲鹏看见

  • 隋唐横扫天下之再入至尊,倚天屠龙!(4)

    左右望望,黄泉还是找了一个安静的无人角落,而后静下心神,轻轻的推开了脑海的光门,开始了自己“人生第一次”**登录。缓缓的,脑海里投射的那道虚幻光门打开了。下一瞬间,黄泉身边的空间开始了扭曲,脑海中那古香古色的画风也是骤然间转变,如同被搅动的水墨画一般……不过一个恍惚,黄泉已经从天台后方一个隐蔽角落,

  • 秦家有子名三少之第九章(9)

    罗亦晟已经等在那儿了,身上居然还穿着整套正装,这么穿好看是好看,可他这又不是去见别人,穿那么正式干什么?不用想都知道罗亦晟根本没准备别的衣服。上了车后阮意欢瞄了罗亦晟一眼,说道:“BOSS,老爷子说要几点到?”她记得罗亦晟的守时是他外公训练出来的,凡是约定见面必然会定下准确的时间。罗亦晟说:“外公正

  • 我不想做男配的妻子了在线阅读第三章

    她的一切行为举止,都不像是这个国家的……难道,是他国派过来的间谍?神色凝重了几分,车子也很快的到了军区医院。下车,抱着狐小九走进了医院内。而所过之处,路过之人都露出了震惊的表情。他们的将军,竟然抱着一个女人?还是公主抱?他们没有出现幻觉吧?“喂,你快掐我一下,刚才那个人是将军吗?”“我也想要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