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志异:我是济癫第六章在线阅读

作者:可口不可乐 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辆吉普车抖动着引擎停在了我们中间,下来一位一身戎装的紫膛脸汉子。身长体宽,发朝后分,一脸正气,不怒而威。

那人单手指着丘名山吼道:“小丘!快把武器给我放下,反你了不成!你再这样下去,连我也救不了你!”

丘名山喉咙里带着哽咽:“你给我滚开,少他妈假仁假义,早干嘛去了?啊?我把一腔热血献给部队,我不在乎职高官低,为什么还要把我赶走?你还有什么话说,啊~!老团长!”

老团长轻叹一声口气渐渐柔和:“这是大势所向知道吗,现在国外都在搞发展经济,不是打仗的时代了。要我们军人离开部队投入到建设大祖国中去,而不是依附在臃肿的部队里苟食残活。”

“人有大志向到哪儿都能出人头地。这是国家让我们从一个部门向另一个部门过渡,我们要服从命令知道吗!有什么事你给我说,我会向上面反应,不能走这种极端。赶紧放下武器,跟我回去!”

“不!我已经没有退路了,你们谁也劝不了我,都给我闪开!”说着向吉普车靠近,人群里一阵骚动。

老团长手在空中一停说:“大家都不要动。让他走!程东你开车送他,要去哪里就送他去哪里!让他冷静冷静。”

丘名山似乎不太信任程东对他喊道:“你不要过来!臭小子!你过来开车!”眼睛狠定定的看着我。

团长扬头示意过去,我把枪卸下悄悄藏好一把军刀,周双全忽的拉着我胳膊在我脸上看了一会欲言又止只说句:“保重!兄弟!”

李大富扶下我的肩膀说:“保重!”

其他战士纷纷给我让路眼神里充满悲壮:“保重!保重!保重...”我不知说些什么,只无声的从他们身边走过。

“快点!”丘名山急不可耐的说道。

我缓慢的打开车门思想着如何应付,丘名山把阿依古丽推进了车,自己半躺倒在车座上防止狙击手偷袭,冲我叫道快开车。

刚才团长说过让他冷静冷静我其它不再多想一脚油门驶出了塔吉县城。

汽车在崎岖不平的道路上颠簸,我渐渐平静下来。我从车内后视镜里偷瞧丘名山,无意中看到阿依古丽,她也在后视镜里看着我,阿依古丽真堪称是塔吉克族的绝色美女。

塔吉克族人本来就是黄种人中的白种人,阿依古丽更是肤白胜雪,脸如玉琢。

此时的她秀眉微蹙,重眼含幽,长发半散乱遮不住的紧张和害怕。她似乎把我当成了救命稻草,时刻注意着我的每一个动作。

我望着茫茫戈壁滩四处毫无人烟放慢车速问道:“你要带我们去哪里?”

后面也无追兵,没有了危险丘名山也坐得直了嘴里说:“少他妈给我耍什么花招开快点!向昆仑山开去。”

我们所处的位置东北方向是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西方是帕米尔高原,与帕米尔交接处就是昆仑山脉,他不去正北的喀什地区却去人迹罕至,千里冰封的昆仑山,不知他要搞什么名堂。

我两人生命攥在他手里,且听任他行之,再随机行事。

我轻转方向盘向昆仑山方向开去,从外后视镜里看到眼尽处扬起一片尘土似乎有人远远的跟着。

这里离昆仑山也就一百多公里,真是望山走倒马。眼见昆仑山近在咫尺,活活开了两个小时。

一路但见昆仑山峰起伏连绵,一山错着一山,始终无穷无尽目不能及,山尖白雪点点,阳光直照山顶,积雪终年不化。高处不下万米,最低处也有三五千米。越来越近,山体愈来愈大最终高不见顶,

越靠近山底路也越来越陡,到处是千沟万壑,高低重迭。汽车无法前进一步,只得弃车而下。

丘名山眼光环视一遍看见不远处停着一辆货车,像是意料之中,督促我们过去。车上同时下来两人,一个后生脸似锅铲卷发遮了半只眼。

另一人四十几岁的中年人,嘴角挂着微笑,永远不露行色。这二人原来是在塔吉县与我们狭路相逢的两位,早知道他们是一伙的哪能叫你笑到现在。

货车轻微摇晃,闷罐车厢里一阵脚步声,陆续下来十几个男子,个个手持八一杠自动步枪,眼露凶光面无表情。直吓的阿依古丽向我身旁躲了躲方才稍微镇定。

那中年人问道:“他们两个是…?”丘名山说:“这两个是我塔吉县出来时带来的人质。”

那后生听说是无关紧要的人拔了枪就要就地解决,那中年人拦道:“凯儿,万一碰到解放军这两人还有用。先留着!”

那叫做凯儿的这才把手枪插进枪套里,再也不看一眼,好像我们根本不值得他一看。

中年人目光扫了一圈大声喊道:“大家都准备好了吗?!咱们为了避战翻山来到这里,半年前我们怎样翻过来的,今天就要怎样翻过去!”

“我们的一切都在山那边,想我万里迢迢从金三角到山那边做买卖,辛苦了半辈子,家业大半没毁在乱军之中,却被一群土匪抢了去。”

“如今咱们有了枪拳头也就硬了,不消说要把失去的夺回来,最起码能保住剩下的基业,跟我一起去的到时天下太平都给你们分得一股!”

众人被他最后一句话刺激的眼里放光争先恐后的说“好了!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出发!

十几个人有一半抬着武器,抬着食物和水,看来真是要翻越昆仑山去往对面。

中年人又对丘名山说:“丘老弟,我不会忘记我的承诺的,你给我搞了这么多枪,等家产从土匪手里夺回来,那边战争停下一切太平了,金钱,田产随你要。”

丘名山说:“多桑大哥,我也不是那种见利忘义的小人,当初我癫痫发作,你要不把我从大雨中救起,我早已死在车轮下了。我给你搞这么多枪,压根都没打算要回报。”

多桑一笑道:“你这样想我非常高兴,放心吧,我不会忘记你的。”

我和阿依古丽被反绑着手走在人群中间,阿依古丽始终不离我左右,好像跟在我身边才能心安。

我们两个一直没有机会说话,我一直用眼神鼓舞她,要让她有信心一定能逃出魔掌。

不然我真的担心她吓得不能走路,耽误了他们的事情最后被他们杀掉。

阿依古丽一开始不知道会把她怎样非常紧张,一直处在极度的惊恐状态,慢慢进入昆仑山又有我这个彼此共患难的在身边渐渐平静下来。

昆仑山的灌木从远处看以为贴地而长,走近其中才发现株株都超过两米。昆仑山植物分布有个特点,东部降雨量多而且阳光充足的地方森林茂密古树参天。

中西部因为靠近沙漠又被重重大山所隔雨量减少树木长的低矮凋零。山顶气温在零度以下则白雪覆盖,几乎不长任何植物。

这时中午的阳光直射过来给人丝丝暖意。一路上我的脑子不停的转,怎样才能逃出他们的魔掌。听多桑自己所说不是本国人,却说的又是汉文,口内打滇西乡谈,难道他们是西南交界处的掸邦?

这伙人比起丘名山更加凶残,就看那叫做凯儿的欲杀我们眼睛都不眨,就可以看得出来。真是刚出虎穴又入狼窟,才出尿坑掉进粪坑啊。

忽听山下犬声鼎沸聒叫不绝,一辆绿色军车停在吉普车旁,远远看来有二三十人之多,小的模糊一片,排成两排说话听不得。

慢慢攒动一点一点的消失在山里。我压抑不住心中的激动,就知道兄弟们不会抛下我不管的。

那凯儿顿时火冒三丈两步跨到我面前抓住衣领说:“这么多人都是你引来的,老子现在就一枪崩了你。”

多桑喝道:“凯儿,杀了他们两人对我们没有任何好处,只会让解放军更加愤怒。到时我们更加难以脱身。先带在身边再说。”

凯儿只得放开依然余怒未消,一记老拳打在我的脸上,我摔倒在地。我想现在是个机会,我闭上眼睛装做晕倒。那一群汉子幸灾乐祸的从我身边走过。

阿依古丽抢前一步,半屈膝跪在我胸前,这个和我只认识半天时间,还没来得及说过一句话的塔吉克女孩像失了亲人一样失声恸哭,嘴里念叨着:“解放军大哥你醒醒啊,解放军大哥!”

散乱的长发落在我的脸上,撩拨着我的鼻子痒痒的,我有些忍不住了,偷望一下我们已经落在最后。

我小声对阿依古丽说:“我衣服里藏着把刀把它拿出来!”

阿依古丽闻言破涕而笑,脸上还挂着两滴泪珠。依旧装作很悲伤的样子,不过听起来不那么真了。

手腕被绑住没了自由,双手还很灵活,趁他们一个不注意,反手在我腰间摸出军刀丢在地上,我翻身捡在手里。

凯儿看我们迟迟不肯跟上呵叱道:“别给我出什么妖蛾子!快点给老子跟上,要是等下面的人追上先解决掉你们!”

派了一人过来催促。那人毫无防备,枪斜背在身上到我身前吓唬道:“赶紧起来走,不然叫你找阎王爷喝酒!”

我装作很痛苦的样子说:“大哥,我被打的浑身无力,还请大哥伸把手扶我一把吧。”那人怕耽误时间果然伸一只胳膊来扳我的肩膀,他哪里知道我已经在背后把绳子割断。

小样!看你肥头大耳,我这样的阎王爷还嫌瘦,你先下去吧。我右手轮圆了军刀,还是没起杀机,我和他一无宿仇二无近怨,只用了刀柄当做铁锤敲在了他的太阳穴上,哼都没哼,当即软倒在地。

延伸阅读

奕略加盟  http://www.hispanime.com/dwer.shtml
奕略车饰经销批发的汽车用品、汽车内外装饰品、汽车置物箱包、汽车安全辅助、汽车装饰摆件

济南蓝升加盟  http://www.hispanime.com/y3xp.shtml
精益求精,服务社会是我们永远不变的宗旨,蓝升泵业正以百倍的努力,脚踏实地,不断进取,

跃高家纺加盟  http://www.hispanime.com/b6z3.shtml
跃高家纺是一个全新概念的家纺生活品牌,它迎合年轻、时尚和独立的新一代的消费价值观,由

朗健护肤品加盟  http://www.hispanime.com/dc8v.shtml
朗健护肤品创立于2012年的朗健国内外(香港)集团有限公司,总部位于香港特别行政区。

科达加盟  http://www.hispanime.com/xwje.shtml
科达抽油烟机是一家以生产厨房电器及其它通风设备为主的企业.主要产品有集成灶、抽油烟机

汇峰加盟  http://www.hispanime.com/ppo8.shtml
汇峰杯垫经顾问精心设计研发制成,其材质上乘,做工精细耐用,质量可靠,全部出口欧美、日

仁同慧光加盟  http://www.hispanime.com/w4l.shtml
仁同慧光以文化为主导,仁同慧光的文化由仁同慧光的子公司湖南当下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全

雪丽阿姨洗衣加盟  http://www.hispanime.com/6q49.shtml
雪丽阿姨洗衣是深圳雪丽阿姨洗衣屋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深圳雪丽阿姨洗衣屋有限公司于19

卡地亚珠宝加盟  http://www.hispanime.com/uw2o.shtml
***宝石钻戒***(CartierSA)是一间法国钟表及珠宝制造商,于1847年由

巧果加盟  http://www.hispanime.com/aoxr.shtml
巧果小饰品总部经销批发的饰品配件、树脂配件、DIY手工饰品材料等产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妖尾:亡灵帝国在线阅读第九节

    “……我,名为数珠丸恒次,人的价值观的几度变化的漫长时光中,追寻佛道至此而来。”火星子在炉火中飞舞,有细碎的花瓣从地板的一角缓缓落下,随后便是轻微的脚步声。空气静默,无人答语。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有“呼呼”风声从半掩的门外传进来,在锻刀室中添了一丝凛冽。他低垂着眼睫,侧头朝向门外的方向,珠串的流苏因

  • 修罗梦魇第8章在线阅读

    【第8章、天价夜来香】谢明哲看着屏幕中不断滚动的数字,深切地感受到了自己的贫穷和渺小。记得他当年玩网游的时候,他们区就有个土豪为了做一把武器砸了几十万。据说很多装备随机的**,土豪为了做一身好装备,随随便便都是上百万的充值。果然哪个时代都不缺土豪。当然,哪个时代也都不缺穷人。可惜,谢明哲不管是在地球

  • [韩娱]报菜名第五章在线阅读

    一个分镜很快制作完毕,翻看着相机,导演的眉头越皱越紧。男女主这次难得不用NG,一次过地演出了他想要的水准,所有群演也都在状态。按理说,这该是个成功的分镜,可事实上,还是要重录。问题,出在了和男主一样坐在吧台的那个群演身上。演戏的水平分很多等级,最初的就是夸张表演,通过放大表情来表现人物的情感状态。稍

  • 圣光守望者在线阅读第七章

    第七章一川烟雨满城风絮宣仁元年暮春,慕容澈染疾。楚晋得知消息,立即赶往明亲王府,不同于以往的闭门不见,慕容澈竟然在会客厅接待了他。一个坐在主位,一个坐在下首。慕容澈笑道,“本王不过微染风寒,劳烦楚王爷亲自来探,倒是本王的不对了。”“小澈,你说什么?”楚晋满眼的焦急,碍于身份,却只能问这么一句。“楚王

  • 万界窃取之一拳无敌第五章在线阅读

    从‘莙兰殿’出来时已是深夜,心里怎么也咽不下那口气,血人参还未得到,阿母危在旦夕,所有的事情都让我觉得看不到希望,我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于是,我满心惆怅的独自坐在湖边,望着满天的星光,心中无奈与怀念.不知道那个真实的我在现代是怎样了,妈妈和爸爸,还有朋友们又是怎样了……“这么晚了,还不去睡觉?突兀的

  • 长风迫降之速[银魂]第十章在线阅读

    眼看黑衣人手中的匕首就要刺向夙殇,千钧一发之际,袁绍现身,飞身一跃,夺下黑衣人手中的匕首,并且一掌打在了她的胸口。黑衣人口吐一口鲜血,知道再强战下去,必有重伤,于是趁着袁绍询问夙殇情况之时,一个旋转身,飞出后花园墙壁,转眼间便消失在,茫茫的黑夜之中。“微臣保护陛下不周,请陛下赎罪。”袁绍双手作揖,深

  • 倚天:开局杀了朱元璋在线阅读第二节

    老太太旁边的兀子上坐着二房的两个庶出姐姐,二小姐婷姐儿和四小姐晴姐儿。婷姐儿长的十分清秀,给人一种温柔的感觉,晴姐儿则长着一双丹凤眼,看着就知道她是一个张扬的人。灵姐儿走到老太太跟前,行礼道:“给祖母请安。”老太太淡笑说道:“起来吧。”老太太除了对琪姐儿、雅姐儿这两个姐儿特别疼爱之外,对其他孙女都是

  • 星不会转在线阅读第二章

    一整天无所事事,夜晚来临,源田幸简单解决了晚餐问题,躺在床上迷迷糊糊陷入了沉睡。并不知道睡着后的他身上散发着淡淡的白光,人影虚虚实实,像是快要消散的样子。心神陷入未知的黑暗,源田幸却没有一点害怕的感觉,反而感觉像是回归母体般的安全感。一个晃神,源田幸重新回到了熟悉又陌生的竹林,依旧还是辉夜姬的模样。

  • 武侠之大阴司在线阅读第七章

    “静华你带着家里的男丁先去帮着救人,五姑,就麻烦您领着丫头和婆子们准备些方便携带的吃食。我们恐怕要赶上大半年的路,”他敛着眉如常地开口,“二十八号一早我们就出发!”他们在路上已经了解大半,自然没有异议地各自做各自的事情。“森子,你说啥?”高母听得云里雾绕,心咯噔一下,颤颤地开口。“等里正来了,我会一

  • 九州风雷录姑母(2)

    幼清微挑眉眼似笑非笑的望着春云。小姐怎么没有害怕?春云皱了皱眉头。“奴婢会帮您和陆妈妈那边解释的。”春云听到外头的说话声,来不及多言,“小姐记得千万不要承认,您一旦松了口,不但大太太就是大老爷那边只怕也会怨您没有规矩。”是觉得她胆小怕事,所以拿姑父和姑母来骇她吧?!幼清看着春云匆匆离开的背影缓缓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