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综穿]百味人生再见故人

作者:邈邈一黍 来源:晋江文学城

封炀官道上,少年骑在马上无聊的摆晃。唉声叹气,长吁短叹,口中碎碎念的意思大抵是要赴的约,已经迟了。他冷不丁打了个喷嚏,而后笑到:“肯定是虞霜冷在骂我,你说是吧,墨驹?” 胯下骏马唏律律的回应着。一人一马,百无聊赖。大道上人马相依,剪影瘦长。

墨驹忽的在路间站定,望向落日,少年也是。远山处,夕阳欲颓,远远望去落日才触及山峦的顶峰。霞光却已经难耐的从云隙中流泻,千里霞云惹人咋舌。红艳如火也好,浓烈如血也罢,这等景象怕是从来难见。少年轻扯缰绳,估摸自己面朝正西,掐指演算着。良久,他砸了咂嘴,开口道:“大日压山,真是好大的手笔。”常人所见是山前日落,赤霞千里,少年目所能视,更在西山之外。

西山之外,天光尽头,是沧阿、戢水所在之地,亦是上三界仙神所居之所。

只是如今沧阿山下,戢水之上,水天之间再无界限。落在沧阿脚下的云雾漆黑如墨,紧贴在戢水之上。戢水旁泽里,水珠溅跃,如同烹油。在墨云幽暗处的电光,急如银瓶乍破,迸溅而生,白若玉脂树。苍白色的生灵从戢水跃起落在枝丫上吮食雷髓,在白玉树瞬息枯萎后,如同凋零的花叶被抖落水中,潜入戢水等待下次电光亮起。下界诸山落在这般云雨中,被电光映的如同芥子一般。

那里是雷渊,天堑一道,隔绝仙凡。 少年望着雷渊有些出神,思绪远飞。

“师尊,你说我现在修行在何境界啊?”“唔?”倚在树边的男人抬了抬眼皮,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殷向川自顾自的说着:“我听说下界入道修行讲求先斩尘缘,尘缘境为基石,尘缘境斑驳不堪便是心魔广种,道途远近一望便知;尘缘境了,便是望山境。西山之外,沧阿耸立,戢水长流,雷渊就盘踞在沧阿山腰。天威浩荡,仙凡之隔,远在天边也近在眼前;望山境后便是观心境,也做‘观心镜,乃是得见天道后的叩心自问,常拭心镜勿染尘埃;观心境后入宗师境,下界开宗立派,这是资格;在之后,跃龙门境,五境之后便是跨雷渊而行,大道可期啊。”少年一副说书先生的派式,说到最后不免有些激昂,捧着水壶痛饮,只恨手中水壶里装的不是酒。回忆里的男人,拿着烟杆吞云吐雾,难看清他的表情,言语间的冷漠倒是不难判断,“大道可期?尘缘境门槛都摸不到,晚上再做梦吧。”再之后数年,少年腰后负刀,手中持枪,在师尊画下的方圆道则里有板有眼的耍着枪式,也是这般夕阳西下时,师尊拍着他的后背说:“小子,望山境今日大抵算水到渠成,现在望山,告诉我你看到的景象。”那一日,他极目远眺,沧阿若芥,戢水长流。他师尊叼着烟杆,并未多说,只是说如今已入道途,昔日红尘中名姓不可再提,日后他就叫做殷向川。所向之川,就是戢水。

殷向川回神嗤笑:“何时这般多愁善感。”这般景象凡是下界临近牧野原的仙家势力应该都看到了,这等手笔怕是上三界有了不得的人物要越界而行了。这般人物真身自然过不来,只是法相越界能在这下界留下什么也全看个中造化了。对下界而言这浑水想趟都趟不得,天塌了让个高的顶着吧。思绪间,头顶黑鸦“啊”的大叫了一声。殷向川打了个喷嚏,“虞霜冷你真煞风景”,他独自乱嚎,“不就是封炀城休遥楼吗,这就来了,婆婆妈妈。”殷向川算是对眼前所视再也提不起兴致了。他紧了紧身上长袍,裹得自己严严实实,舒舒服服的,然后又在马背上无聊的摆晃起来。

休遥楼内,侍从将肥厚的蕉叶搬开桌旁,遮住客栈这一角。他恭恭敬敬站在桌侧,待倚窗望远的人回神才开口。“虞大人,镇岳武库的劫案已经查明了。不知是谁走漏了武库送运兵甲的消息,见财起意的邪修皆被捉拿归案,所失法器多数追回。只是此事蹊跷,怕是有人......”虞霜冷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你们的追查到此为止,余下搜捕匪首之事交由苏邴傅去做吧。”侍从闭嘴不语,牵扯进苏都尉亲自去查办的事无论如何都不该由他再追问了。这位虞大人的脾性他可不敢琢磨,只知道是皇城里来的大人物,对这一方都尉也是直呼其名,才来这里不过半天有余,这边陲重地他能见到面的大小官员几乎都来跑个遍了。

虞霜冷从手下取出一封信,字迹公整却无灵韵,洋洋洒洒多是官场字辞。虞霜冷添了几笔,写完后随手交由身旁侍从,“这封信带给苏邴傅,让他三月之内连同幕后推手一并交由天繇阁。”侍从应声离去。他独自斟满酒杯,压在手下的另两张信纸化为鸟儿,立身啄食杯中酒。一只鸟儿抖身雀跃,吞下虞霜冷掌中戒指,由目及身皆似有华彩浸染,翩然南去。另一只鸟儿却像是被拔了毛的山雀,它衔住掌中铜钱,身形摇晃似是酩酊大醉,颤巍巍的飞向东去。

他从袖中取出一枚桃符木钱压在符纸中央用作阵眼,运笔间符篆若游鱼跃于纸上,但他对这简单的传讯符有些不满,遂加了些改动。袖中滑落的另一张符纸化作黑鸦,掠向封炀官道。笔落符成时封炀官道上某人打了一个喷嚏,每当桃符压在纸中央时封炀官道上就有一句叫骂声,虞霜冷任由桃符在指缝间游走,乐此不疲。他嘴角隐有笑意,像是卸去了一身重担。他虞霜冷还是几十年前大瞿国子监内醉酒高歌的少年,在自己的小书舍内坐看空堂明镜,笑问天下谁人不识君。

那三封信中字里行间藏着的是他十年来官场上的志得意满,十年来他在江湖上的纵横捭阖,虞霜冷抚过桌上镇纸用的长尺,开封饮酒,一如往日。文士剑客,倜傥风流不外如是。

殷向川赶到休遥楼时天色还不算迟,只是休遥楼的盛景又让他忍不住咋舌了一番。封炀城外是黄沙漫卷,黑色城墙高耸而立,城墙脚下黄沙堆积。城内临近休遥楼处却是青瓦瓴檐,凉亭水榭,鳞次栉比。楼后水泽烟云蒸腾,玉树青葱,群花争艳。知晓的知道这是牧野原边,往西走就是大荒。不知道的还当自己到了南幽云呢。这休遥楼所处之地本应当是一处山水福地,如今大泽水脉灵韵尤在,山根却不知所踪,单是聚拢大岳灵秀的法阵就够让寻常下界门派肉痛了,便是凡人在这楼边久居,也是大有脾益。如今阵中央单供养一家酒楼,当真是暴殄天物到极点。“虞霜冷怕是不安好心啊,”殷向川作痛心疾首状,“你说我最近的把柄是不是被他抓住了?”墨驹打了个响鼻,对自己这个小主人的心思了解得一清二楚。

“管他呢,”殷向川一挥手,“吃饱喝足再做其他打算。”他将黑袍扯下,略整衣装便由风尘仆仆的游子变作英气蓬勃的少年郎。殷向川翻身下马,把缰绳递给小面迎来的跑堂,赏下手中仅剩的几颗碎银,大步迈入人声鼎沸的休遥楼门内。 他四面环顾,径直向着角落靠着肥厚蕉叶的座位走去,虽说殷向川的堪舆阵法比不的他师尊一星半点,不过那里被搬动的蕉叶俨然使这楼内大阵缺失了一角,有本事让这休遥楼主人做出这般让步的,怕只有让他这一路气的牙根痒痒的虞大人了。

“你来迟了。”殷向川才推开蕉叶,就听到虞霜冷的声音。但他充耳不闻,抬手晃了晃桌上开了封的酒坛,感到分量还足便有些喜笑颜开。“酒还没喝完,哪里晚了?”殷向川在桌对面坐下,心说我只管喝酒,只管喝酒。几杯酒下肚再抬眼看向虞霜冷心知怕是没法蒙混过关了,殷向川轻敲桌面思索该如何开口。虞霜冷小酌一口,“半月前镇岳武库兵甲失窃,你知道吗?”殷向川眨了眨眼,“知道啊,当时我亲眼所见十数贼人强闯武库,火光震天,怎么到你嘴里这么轻描淡写?”他撸起袖子,很有说书先生口若悬河的路子,简直事无巨细,哪家修士,哪套路数娓娓道来,末了不忘点评一句,“只是下场惨,这些魔道的人真算是着了魔,和大瞿天繇阁作对不是摆明自寻死路。”虞霜冷没想过打断他,就是静静地听他说完,“那晚场景比你口中所说还激烈了点,强闯武库的人大部分都死了,只是库中遗失的灵宝......”“没见过,”殷向川掐断话头,摆出一份坦然自若的模样,“你堂堂大瞿天繇阁都校总事还犯得着管这个?”

延伸阅读

追妻火葬场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meijueshi.cn/ymmu.shtml
二模成绩终于下来,杜暖沁这次毫无意外排在了倒数。刚公布成绩的教室气氛异常,又到了有人

我的建模能提现在线阅读破庙诡事(三)  http://www.meijueshi.cn/ya24.shtml
第九章破庙诡事(三)“哎,奴家只是想寻一落脚之地,可官家不给奴家活路,让奴家好生伤心

绝地宠爱[电竞]第三章在线阅读  http://www.meijueshi.cn/xiko.shtml
跟着吴婉儿走出屋门,行进在一条小路之上,这山庄的面貌,才被柳凌宇尽收眼中。这应该是柳

仙脉魔帝第10章在线阅读  http://www.meijueshi.cn/u0wi.shtml
罗氏急的满头大汗,她身边的一个小丫鬟,偷偷趁人不注意,出了正厅,来到外间,急忙跑到烟

皇后难为之来乍到(3)  http://www.meijueshi.cn/b84f.shtml
布帘后,不知生死的伤者瘫在了休息椅上,身形瘦削的男人正奋力地替他裹着纱布,而那个拿着

恐怖鬼冢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meijueshi.cn/gyhp.shtml
星野光一心放于朝政之上,别说这后宫的妃子并不多,更是从没见他对那位在意过,以致登基四

将军卸甲难归田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meijueshi.cn/xl7g.shtml
皇后先是一愣,随后走过去,坐在皇帝身边低声说:“陛下梦到了什么?。”皇帝的脸上出现一

桃花煞章许时新,我爱了你那么多年  http://www.meijueshi.cn/jxw.shtml
“许时新!你怎么在这?”许嘉推开来人,继续发问“你这几天是不是没有回公司?!”许时新

我在崖底养黑龙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meijueshi.cn/6o07.shtml
六月,高考的呼声达到**;七月,好友们组织着外出的旅途;八月,在劳累的旅途中奔波欢笑

皇天道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meijueshi.cn/pf38.shtml
第四章漂流下了水同样七八米的水下看到刚才那群奶白鱼,数量超过千条肯定的,白花花一片。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异能守护者在线阅读白衣淡漠

    穷奇道是一座山谷之中的山道,位于天水之东。射日之征后,众家瓜分的地盘里,兰陵金氏得的那一份最大,天水一带也被他们收入囊中。穷奇道是温卯成名之地,兰陵金氏接手此地之后,自然不能让这些岐山温氏的光辉往事继续留着,正在着手重建,而这么大的工程自然需要不少苦力。苦力的人选,大多则是射日之征后便沦为丧家之犬的

  • 神豪:从收集掌声开始在线阅读第七章

    “霍哥哥,你在想什么呢!”甜美的童声响起,几乎是立刻,霍祥就从走神中醒来,道了歉。“抱歉,抱歉,小花。”“哦!”陆小花却不是那样容易放过人的小孩,过去的一切虽然让她变得乖顺许多,但是骨子里陆家的血却在静静流淌——这绝对不是宽广。她忽然就笑得更甜,要是之前是原汁原味的糕点,现在就是沾了白晶晶的糖。“霍

  • [剑三]东都狼的蠢咩之团灭地狱小鬼兽(5)

    “小恶魔兽,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攻击我。”被洛羽偷袭的地狱小鬼兽,愤怒的望着洛羽,一副要把洛羽生撕了的样子。洛羽转身就向着远处飞去。而被偷袭的地狱小鬼兽就不干了,向着洛羽的方向追杀过去。另外三只地狱小鬼兽看了看,然后选择在这里等着同伴,并没有一起追上去。显然它们认为,自己的同伴对付一只小恶魔兽应该没

  • 韩娱跑男之小悲催之假装男朋友(3)

    “他叫雷庆生,是我的大学同学。”刘盼盼脸上笑嘻嘻,像是一个刚刚步入恋爱的青春美少女。“家里挺有钱的,整天开个车四处哄骗无知少女,以前骚扰我没理,最近又来骚扰我了,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假装我的男朋友,让他死了这条心!”“这是我能惹的人吗?”罗文哭丧着脸,说道。“他要是怀恨在心,我拿什么跟他斗啊?”“怂货

  • 紫凰天域在线阅读第7章

    原先后宫之中,只有德贵妃一个位分最高的妃嫔,后宫事务也全是德贵妃一个人在管,后宫之中的妃嫔们若是起了摩擦,便要先找德贵妃说理。只是德贵妃好脾气,也有许多妃嫔不将她放在眼中,再说若是能闹到皇帝面前,反而还能争宠。同在后宫之中,德贵妃如何能看不出这些人的心思,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谁想得到,如今忽然

  • LOL之巅峰神座在线阅读第四章

    狠辣!果决!一旦出手绝不留情!姜恒宇对杨广的性格有了全新的认知,难怪此人在历史上能做出弑父杀兄的事情,为了皇位当真是不折手断。更让他惊奇的是,刚才那一瞬间,杨广的背后竟然浮出一道战神虚影。“这果然是一个高武世界!”姜恒宇心里暗道一声,根据脑海里的记忆,他知道隋王杨广主修的功法是天下四大奇书之一的《战

  • 我!最强幕后大佬之举国殡葬【新书求收藏】(10)

    时至九月底,yin云密布,冷风刺骨。毕竟地处华夏西北,临近塞外,气候自然非内地可比。扑簌簌的雪花自天上而下,覆盖苍茫大地,短短半个时辰,偌大的咸阳城便银装素裹。自城门始,一路阿房宫,官道两侧站满了秦人,或入秦的客商、氏人。大秦,自献公起,濒临灭亡,孝公开始,商鞅变法,迁都咸阳,至今数百年,历经数代,

  • 诸天万界之神兽养殖场之重生,绝世吃鸡王系统

    呼……贺寒深吸一口气,然后睁开了眼睛。直到现在,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重生了。没错!不是穿越,是重生。他清楚的记得,自己大学期间沉迷于各种**中无法自拔,结果学业无法完成,大二便被校方开除。好不容易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考上的重点大学,成了他心中最难以忘怀的痛。被学校开除后,唯一的亲人姐姐到处奔波帮助自己

  • 神主逍遥在线阅读第七章

    原主在下药时本就做的隐秘,叶谩语来了之后又用一晚上的时间好好给她扫了尾,前世是顶尖律师的叶谩语消灭证据的手法干净利落。顾亦桦不敢大张旗鼓的调查,他毕竟要顾及到自己的颜面,被人下了药这种事怎么好往外传。顾亦桦只能私下里派一些手下出去调查,这就导致调查效率不会很高。而叶谩语不论是处理当天的监控录像还是下

  • 重生后师尊成了白月光萧风失踪

    这时我一下向后边照了过去,不禁大喊道:“萧风,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大个刘这时走了过来说道:“就是这个东西袭击的你啊。”我照了一下,一看竟然是条小红蛇,现在已经被萧风打死了。这时萧风说道:“我追了它快一个墓了,终于将这条蛇击毙了。”我听后不免的奇怪起来说道:“你追这条蛇干什么。”这时萧风说道:“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