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洪荒都市之最强暴君在线阅读第五章

作者:叶先生 来源:飞卢小说网

在无穷无尽花海的掩映下,墓地并不显幽暗,反而显出一种哀伤的美感。

兰渊玉对着一块碑双膝跪地,拂去上头沾湿的落花,指尖微微颤抖起来。他缓缓将额头抵在了冰凉的碑石上。

那是一块青灰色的碑,在碑林的最前方,临画看不清上头的字。

兰渊玉的白衣渐渐被湿透了,冰凉的雨顺着他的鼻梁、下巴、发丝、面具滑落,一滴又一滴,落在泥土里消失不见。

这一刻时间像是静止了,只余雨声。

片刻后,兰渊玉起身,在一块空白的石碑前半跪下来,慢慢将一个白色的玉牌似的东西埋进了小小的坟茔。

他站起来又注视了空白石碑片刻,转身离开,未言一字。

刹那间,临画感到一股如河海洪流般的哀伤,仿佛从地底深处蔓延到了他的全身,让他的灵魂都战栗起来。心脏像被无形的手摄住,痛得厉害。

在兰渊玉转身的那一刹那,以他为中心,两道旁的花朵颤抖起来,犹如掀起了一场飓风。

无数纯白的花瓣如浪般层层叠叠地飞扬、奔流向天空,而地面上的茎叶转瞬间枯萎凋零。临画的视角随之被高高抛到了天上,眼前尽是纯白的花瓣漫天飞扬。

透过纷纷扬扬的花雨,临画看到那个白衣潇潇的背影越来越远,一次也没有回头。

随着他的一步步,漫山遍野的花海飞速凋落,漫天飞扬,像是一场大雪,逐渐覆盖了一切……

这些是谁的墓碑?为何他又……如此悲伤?

……

疑问涌上心头,又模糊下去。

最后,画面逐渐黑暗下来,一切又归于沉寂。

“姐姐?你好了吗?”

阿朔的声音穿来,临画惊醒,才发现这是一个梦。

梦里的悲伤太过清晰,他感到心脏还有点钝钝地痛,眨了眨眼,道:“好了。就来。”

“衣服在那里!先前的喜服我……我拿去洗了。”阿朔从屏风后面探出脑袋,指了指,又赶快缩回去了。

临画拎起来一看:“……”又是女装!

原著岚朔对一切除兰渊玉以外的男性生物都极度反感,临画思想斗争了一会儿,在不清楚现在阿朔态度的情况下,还是穿上了那件衣服。

一身纯白,没有半分修饰。临画走出来时,发梢还在滴着水,漆黑的长发披散下来。红妆全无,眉目如水墨。

阿朔呆呆道:“姐姐……你真好看。”

系统狂笑起来,一声声无比雄浑。临画内心恨不能抽死系统,脸上却回以淡然一笑:“是吗?”

“就是特别好看啊!兰君也好看,姐姐是和兰君不一样的好看!”阿朔狂点头,“哦我记得他们说这个叫……一对璧人!”

“……不,他们说错了。瞎说。”他冷酷地否认,然后摸摸阿朔的头,道,“这不重要。睡哪?”

现在是真的困。

原主身体似乎特别容易留痕迹,临画白瓷般的脖颈上,被兰渊玉掐出的红痕尤为醒目。

这视觉冲击格外地大,有一种病态的美感,阿朔竟感觉有些挪不开眼,晕乎乎地说道:“他、他们说洞房后新娘子要和郎君睡在一起……”

临画:“……”

果然是误会了什么吧?吧??还有,为什么这种事情倒是懂得很清楚啊!

*

和兰渊玉同床共枕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对于《千炼》书粉,这个问题大概等同于:和伏地魔同床共枕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在原著中,不光殿四周皆是荒芜,所有植被与动物进入结界都会化作飞烟。

殿中不设仆役,不设后宫,除自己之外没有任何人。哪怕是他最忠心的下属岚朔,都只会被允许跪在主殿内,不敢有分毫僭越。

而兰渊玉坐在黑暗高处,俯视着一片荒凉。

对于兰王,这世上唯一值得信任的人只有自己。没有任何人有机会,做那个“枕边人”。

现在临画得了这个“特殊待遇”,非但没有一丝受宠若惊的感觉,反而做了一晚上噩梦。

似乎是兰渊玉混乱的精神状态影响了他,梦里光怪陆离。有火,有血,有人在惨叫哭泣,却看不清楚。

于是第二天他醒来,心情十分郁闷。

却不想,旁边有个人比他反应还大。

旁边的人连人带被滚下了床,发出好一阵声响。

一个少年抬起头,看向临画,眼中一丝震惊:“姑娘你是?!”

临画:“……?”

你是?

他再看一眼,这少年面容俊秀,唇红齿白,尤其是一双眼睛亮如晨星,点出了那种少年的神采飞扬而又不显女气。

……简直与兰渊玉一模一样。

但,是整整缩水了一号的兰渊玉。这少年看起来,至多不过十六岁!

“兰渊玉?”临画打破沉默。

少年懵然地点点头:“嗯。嗯?”

卧槽。

临画内心一万匹羊驼奔过。

原著中描写的兰渊玉,已经是一个男人了。而到昨天为止,兰君还是二十三四岁的青年模样。

而他面前的这个兰渊玉,眉眼尚还稍显稚嫩,没有那种俊美的凌厉。竟是和临画现在一般大了。

“我记得,渊拿到剑后练得太高兴,便累得睡了……”大概是看到了现在二人明显不对劲的关系,少年版兰渊玉脸上慢慢腾起红晕,“怎么醒来……就到了这里?”

说到这里,他一惊:“我的剑呢?”

临画狂敲系统:“是我打开方式不对?出现幻觉了吗?!”

【对应角色:兰渊玉。身份:?黑化值:0% 能力值:15%】

系统检测完,道:“如假包换的兰渊玉,错不了。”

“我我我……渊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妥之事?”兰渊玉的脸有越来越红的趋势——尤其在看到临画唇上的痕迹时,说话都结巴了,“我、你、姑娘你……对不起!!”

临画:……少年你脑补了什么?

看一个十五六岁、尤其容貌十分出色的小少年窘迫脸红,还是件比较养眼的事。

……如果被误会睡了他的不是自己就更好了。

临画:笑不出来.jpg

他扶住额头的手越来越无力:“……算了。你,唤阿朔来。”

兰渊玉显然没有听明白阿朔是谁,但还是顶着通红的脸胡乱点了点头,逃也似地跑了,差点被过长的衣摆绊倒。

临画内心吐了口血:这他妈的命运之神,就是在玩我啊!

*

“所以,这就是兰君的妻子了!”阿朔一敲手心,点点头。

然而她对面的两个人,一个脸上的温度完全没有下降的趋势,只敢偷偷看几眼临画;一个表情一片空白,眼神缥缈。

“我真傻,真的。”临画对系统道,“我单知道我不会说话,我不知道阿朔比我更不靠谱啊!!”

系统:哈哈哈哈哈。

阿朔不仅轻轻揭过了脑补的过程,还充分暗示了她脑补的内容是什么,并且生动地表达了自己的情绪。

系统已经快要笑出病毒了,临画一口凌霄血不知往哪喷,只好含笑咽下:“差不多,就是这样。”

千言万语,说来话长,越描越黑。

兰渊玉现在的情况,说来也并不复杂。灵力大量流失,好比漏了气的气球无法维持原来的大小,□□便缩小到更低灵力水平的状态。

他虽然还是害羞得要爆炸,但努力直视着临画的眼睛道:“对不起,我忘记了。可能现在的我道歉没有用……但还是对不起。”

他看起来着实狼狈。身上还是那件半边都是血的里衣,里头的绷带也沁出了血,想来伤口仍旧没有愈合。但,仍旧背脊挺直,愧疚道:“阿临姑娘,对不起。”

梦中带出的那种钝痛忽然间冒出来,不轻不重地刺了下临画。

他沉默了半晌,微叹口气,道:“你去洗沐吧。都是血。我……为你重新包扎。”

他在心里催眠自己:这可是点家的反派!《千炼》最凶残角色!杀人笑嘻嘻打人不道歉的!加上昨晚这都道歉几次了?你是赚了啊赚了!

兰渊玉猛一抬头,耳尖又红了:“……阿临姑娘,你真好。渊,断不会负你的!”

临画:“……”你还是,快滚吧。

兰渊玉离开去灵泉后,他冷静了一会儿,忽然想起一个违和之处。

刚刚少年兰渊玉醒来时,说他在“练剑”。

可是原著兰渊玉的武器并非剑。甚至,他直言过,自己从未碰过剑也不会用剑。而且他对秋恒的那把灵剑“仙奏”态度微妙,几度想毁掉它。

原著中,兰渊玉的灵器是两枚一掌见方的鬼铃。

一枚为银铃,表面有黑色咒文,曰“饿鬼口”;另一枚为金铃,华美非常,曰“金石心”。

饿鬼口之名,名副其实。它当中封印着无数受折磨而死的鬼魂,启封时,伴随着一声尖锐鬼啸,万鬼齐出,怨气如狂,包围撕扯入阵的活人,活人死后又添为被封印的一员囚鬼。

恶鬼口发,万鬼哭笑疯态、尸体千百种死状,活脱脱一副地狱图景。而兰渊玉立于其中,俊美如谪仙,却是来索命的冥使。

金石心并不常示人。它的用途是招魂,能够唤醒已经死去的亡灵。金铃的声音被青菜炖灵芝形容为“恍如仙乐”,然而这仙乐,却是在尸山血海里奏响的亡魂曲。

金石心名字取得怪异,兰渊玉曾在秋恒问起时笑说,这枚“金石心”,是用一位好人君子的心烧成的。

可少年兰渊玉却很喜欢剑的样子,还说自己一直练得累到睡着。简直啪啪打脸原著!

想到这,临画坐不住了,绕到灵泉想问问兰渊玉。

灵泉雾气弥漫,兰渊玉背对着临画站在池中,正在解绷带。虽是少年,却也骨肉匀停,丝毫不显纤弱。

长长的湿发被他撩开,露出整个背部。临画刚想出声,却顿住了。

他白皙的脊背上露出一个血红色的图腾,正在两扇肩胛骨正中,一掌大小,状如锁链缠花。有一个角已经淡了,变成了浅红色。

临画对系统道:“等等……我好像认识这个图腾。”

延伸阅读

剑证诸天第一章  http://www.138idc.cn/ddp5.shtml
“温萦首战善良女一角色,是刻意炒作还是决心转型?”一大早起来打开电视,早间**新闻就

仙道修真第二章  http://www.138idc.cn/gtpe.shtml
在此四面火光,即将万劫不复之时,暨绪心中唯有一片空旷与一丝恍惚。不知怎的,他竟忆起了

牵手——网王同人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138idc.cn/grqs.shtml
“桃元,金荞,该出去送饭了。”石伙头提醒着。“什么是送饭?”艾灵璧马上问道。“我们就

她貌美如花还超有钱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138idc.cn/gnlz.shtml
“别动!”魏蓝拿着枪对着一名双手背后的船员,枪口还在冒着烟。于海和喻安都被这声枪响给

我成了主角的好兄弟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138idc.cn/srri.shtml
孟初寒交代了化妆师一定要精心打扮莫小七,虽然宋美恩已经见过这丫头最糟糕的一面了,但是

漫威之海贼系统之大侠梦(1)  http://www.138idc.cn/gt7g.shtml
在华夏西南州的一小旮旯县城,住着这么一户人家。男主人林啸风出生于一个工人家庭,父亲林

[综英美]服务器维护中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138idc.cn/sbvq.shtml
“不对,我不是个普通人吗,那个修士可是说了只有修士能看见这些妖怪。”“难道,我现在已

纨绔娇宠(重生)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138idc.cn/jdd.shtml
谦子亚拿着金羽毛令,慢慢地走近廉至英,这羽毛的边缘极其锋利,如同一把削铁如泥的短匕一

[红楼]当贾母被迫绑定学霸系统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138idc.cn/b5p9.shtml
慷慨激昂的结婚进行曲,神圣而**的教堂,在香槟玫瑰和香水百合的点缀下多了几分温馨和浪

婚色撩人:总裁一遇污终身之第三章(3)  http://www.138idc.cn/6sil.shtml
书房的门是实木材质,过去的做工比如今的精致扎实,姜郁只听见席振群严厉的训斥声,并没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逍遥天地在线阅读第七章

    “爸,走了。”李文博站在外面对着屋子吼。再看了一眼娇妻和正吐泡泡的闺女,李建军心满意足的走出去。一出去就看到准备继续吼的博娃,走过去一掌拍在他的头上,“你妈和妹妹睡觉呢,叫什么劲。”李文博摸着被打的地方也不在意,催促着“爸快走吧,哥和小弟在外面等我们呢。”出了院门就看见李文轩李文宇拿着渔网在等他们,

  • 泼辣俏娘子之霸气的简历【求收藏】(9)

    下午三点半点。吴笛刚和丫丫吃完鸡蛋面,正收拾碗筷。就看见周晴垂头丧气开了门。“啪啪!”黑色高跟鞋一甩,周晴光着脚丫进了屋。“吴笛,你说我前世造的什么孽啊?”“让我长得这么漂亮干嘛?都特么想潜老娘?长得漂亮就该被潜吗?”周晴一进屋,劈头盖脸埋怨着。???吴笛一头问号。他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周晴抱

  • 穿成恶毒女配后坠落

    第三章坠落铁铁你给我下来满载而归的尼娅已经坐上了从哥谭飞往纽约的飞机,她再次换了个马甲,现在的她只是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普通男人,飞机起飞的时候,她长长地叹了口气。假装自己是个手办的小蝙蝠坚持留在他的口袋里,即便柔软的布料不能让他很好地保持平衡,但他还是顽强地扒着口袋边沿露出个尖耳朵脑袋,听见尼娅的

  • 穿越女尊之我是小富婆之入学测试

    洛基在队伍外面观察了一会,发现只要年龄不到二十岁,能让测试水晶发光的人,就能够获得入学考试报名资格。来报名的人基本上一出生都进行过测试,不然谁会闲着没事大老远跑到天水城花钱就为了摸个水晶球呢,但是还是有些来碰运气的当地年轻人,他们即便没有获得考试资格,也不感到意外。等到三队人测试的差不多了,已经接近

  • 星纪元之红枫秋殇第6章在线阅读

    第二日,凌枫瑶醒来的时候,屋子里还黑着。她起床见雕花檀木圆凳上摆着一套浅绿色纱衣,少女心动了一下,嘴角微微挑起。兴奋起来右手施了术法,直接将那套衣衫穿到了身上。云枫叉着双臂靠在门外,低垂着眼睑。凌枫瑶像一阵风般飘出来的时候,他眼睛亮了一下,即刻便暗了下去。“不好看么?”凌枫瑶微扬起头,垂下的银色耳坠

  • 我爹又死了[快穿]这,公平吗?

    “我的天啊,终于登上了,累死我了,不过真的是太壮观了,太美了。”只见层层的山峦连绵不觉,一眼望去就像是一天天的青龙独自在傲游,往下看,一眼望不见低,只见缭绕的云烟缓缓游动,仿佛就是青山给自己披了一层云衣。沐凡站在山顶,放眼望去,看不尽的美景,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沐凡心里面正感慨大自然的馈赠,不过

  • 替嫁太子妃在线阅读第一节

    地下室的门“哐当”一声被重重关上,柳浩轩眼中的最后一束光也被关在门外。柳浩轩从地上爬起来跑过去拼命捶打铁门,除了手疼外再感觉不到其他。门已被猴子锁上,地下室潮shiyin暗,一阵妖风携带着墙外垃圾场里各种腐烂的酸臭味从窗户钻进来,柳浩轩的眼睛在黑暗中挣扎了很久才适应,他放弃捶打,走到墙角瘫坐在地上。

  • 穿越之她住王府隔壁在线阅读第6节

    桑又安人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站黑板就是初二第一学期。期中考试后他们的生物老师突然离职了,其中最有理有据的版本是:老师家拆迁了,一套宅基地置换了三套安置房。他老婆工资又比他高,有了这三套房,他干脆书也不教了,回去专心做煮夫顺带着收租了。人生就是这么咸鱼且励志。当然,别人的大喜大悲,不过是议论人嘴里的一

  • 末世之开局有基地在线阅读第七章

    “什么?你想死?王爷可死不得”司徒静故作惊恐,瞪着轩辕冰说道。“女人,不要挑战本王的耐性”轩辕冰微眯着双眸,危险的开口。谁能告诉他这个女人到底再玩什么花招。“哎呀,王爷您说的什么?臣妾自死里逃生以后有点耳背,麻烦王爷再说一遍可好”司徒静冷冷的看着轩辕冰说。“耳背?嗯?那本王就给王妃治治这耳背”司徒静

  • 向往的生活之我在漫威混日子在线阅读第三节

    小男孩听罢,止了哭声,哑着嗓子说:“也好,叫你看看我亭之被你摧残成什么样了!叫你自责!叫你内疚!”小男孩说着,手中聚起一团蓝色光团,嘟着嘴不满地嘟囔着:“师父说我是千年难遇的灵根体,没修仙本来灵力就不多,还全霍霍到你这个大猪蹄子身上了!”萧珩赔着笑脸:“那还要谢谢我小泽宝贝了,等回来朕叫御膳房给你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