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王二虎修仙记第四章

作者:梦里有清风 来源:纵横中文网

傍晚九点半,市中心最豪华的某个大酒店中。

黑衣老人带着白龙会的小弟们走出房间,回身将门关上,屋内只余下龙星野与龙小白两人。

属下一走,龙小白身上的骄纵之气立刻消失一空,化为一条银白色龙朝龙星野扑了过来。

“老爹,你怎么来了!”龙小白很惊喜,很热情。

龙星野先踹了他一脚,“什么老爹,我哪里老了?”

“您都快一万岁了,换凡人都死了百来世了,还不老啊?”

龙星野脸绷不住了,伸出拳头,“你找死是不?”

“爹,饶命啊。”龙小白跪得不要太快。

龙星野冷哼一声收回拳头,顺便在龙小白的头顶摸了一把。

龙小白发觉他气消立刻得寸进尺,沿着他的胸口爬上去,尾巴勾住他的脖子,把脑袋从颈后探出来,伸到他颌下蹭了蹭。

“嘿嘿,我就知道爹你舍不得打我。”

龙星野一阵头痛,“你都1000岁了,怎么还这么幼稚,整天往别人身上扑,要抱抱的。”

龙小白嘀嘀咕咕,“还不是您当初图省事,整天把我挂脖子上,看到您我下意识就窜上来了。”

“再说我们都800年没见了,还不准我抱一下……”

“算了,随便你吧。”龙星野无奈道。

龙小白两爪扒着他的衣领,又好奇问:“对了,爹您不是在闭关吗?怎么会到下界来?”

“闭关没意思,就下来看看。”

“这倒也是,您又不修炼,整天除了吃就是睡,到底有啥意思。不过我听说那些仙人封闭了两界通道,您怎么下来的?”

“你觉得他们拦得住我吗?”龙星野扫了龙小白一眼。

“那也是,您是谁,您可是我爹啊,傲天魔尊!”龙小白一副非常以爹为荣的样子。

他不说这句话还好,一说龙星野就想起那本书里,反派吼着我爹傲天魔尊,被天劫劈得焦黑只露出两个大白眼珠子的“蠢萌”模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爹,您怎么突然又打我?你这个暴力狂!”龙小白抱头狂窜。

龙星野咬牙切齿,“我还觉得当初揍少了呢!你看你废成什么样了?居然被个十几岁的小孩子摁着打,简直丢尽我的脸,还敢打着我的名号到处惹事生非,耀武扬威!”

龙小白巨委屈,“虽然1000岁了,但我也才刚成年啊。”

这句话成功地把龙星野的怒火打消一半,但龙小白跟着又作死地补充了一句,“再说了,刚刚您自己不也被那个小子划花了脸……”

话刚扔出去一半就自知不妙地吞回,然而为时已晚。

咯嚓,这是牙齿摩擦的声音。

咯吱,这是拳头关节扭动的声音。

眼见一座火山即将爆发,龙小白突然变回人形,抓住了龙星野的胳膊,龙星野一愣,“啪叽”一下,柔软的双唇印在了自己的额头上,接着微微湿润的触感传来。

“现在伤口不痛了吧?”龙小白松开他的胳膊,得意地说。

龙星野伸出手摸了摸,被龙小白亲过的地方已经变得一片平滑,剑伤不见踪影。

龙的唾液通常都具有一定的疗伤作用,龙小白的血脉天赋又是再生,治愈能力更加强大。

龙星野轻咳一声,“别以为这样讨好,我就不教训你了。”

“只要别打我,怎么教训都行。”龙小白心有余悸。

“对了,今天出现的那个小子,你知道来路吧?”龙星野说回正事。

龙小白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怎么可能知道,我这么爱好和平,从没得罪过人,不知从哪里就莫名其妙冒出来这么个刺客,不过我已经让人去捉拿他了,他逃不掉的。”

龙星野沉吟了片刻,说道:“他你就不用管了,我会帮你处理,这段时间你就待在屋里好好修炼吧。”

说着语气变得极为严肃,“以前我不在你身边,让你荒废了不少时间。现在我在这里,每天特训安排上了,别想偷懒!”

“行,爹您说什么就是什么。”龙小白言听计从,“爹,您刚到地球,一定很劳累吧。我帮您开了房,您先回房间休息,明天我们再展开特训。”

龙星野又摸了摸龙小白的头,满意地走出房间,却见到那个黑衣老人依然侍立在门外。

黑衣老人自然就是书中的铁老头,白龙会真正的主事人。书里对他的描写不多,只知道他真名叫做铁无衣,总是在龙小白身边如影随形地出现,充当龙小白的保镖、打手与管家,替他处理一切事宜。

见龙星野出来,铁老头恭敬地鞠了一躬。

铁老头的背压得很低,姿态十分谦卑,龙星野却微不可察地皱起了眉。

从刚刚的交流来看,自家儿子果然还是那么傻白甜,会到处闯祸多半少不了这个老家伙的教唆!

就算没有教唆,居然放着龙小白闯祸不管,想来也不是什么好人。

于是凉飕飕地扫了对方一眼,挥挥袖子扬长而去。

算了,先把主角解决,再探探这人的底细,有必要就把他们一起清理掉。

这一眼没有带上任何攻击之力,铁老头却像是遭到重锤一般,连退了两步,嘴唇蠕动了几下,漫出血来。

这时门紧跟着打开,龙小白探出个脑袋,朝他招了招手。

铁老头擦干净嘴角的血,理了理仪容才踏进屋,面色苍白地问:“少爷,刚刚那位到底是?”

说这句话时,他的背后还挂着一层冷汗,刚才那个俊美绝伦的青年目光扫过来时,他竟然有种如坠地狱绝渊的错觉,霎时间全身冰凉。

“他的身份你别打听,不是你该知道的。”龙小白挥了挥手,大大咧咧地说。

“是。”

“对了。”龙小白又问,“刚才刺杀我的人是谁?查出来了吗?”

“还没有,我们调取了路边的监控,但是监控都被他提前破坏了,现在还无法确定他的身份。”

“这样……”龙小白托着腮思考了下,给出一个聪明的猜测,“他是直接冲我来的,可以查查我最近得罪的人,应该会有线索。”

“这……怕是不行。”

“为什么?”龙小白不解。

“咳咳,工作量可能会比较大。”铁老头擦了擦汗,委婉地道。

“大吗?”龙小白一脸无辜。

铁老头狂点头。

龙小白面色冷下去,突然狠狠挥手,“不管了,再大也给我查!”

“那家伙竟敢偷袭我,还伤到了……”他把差点脱口而出的“我爹”两个字吞了回去,“总之绝对不能放过,把所有人手都派出去,挖地三尺也要把他找出来!”

龙小白一声令下,白龙会倾巢而出,开始没头苍蝇一样搜寻偷袭者下落。

而此时事件中的主角已经穿过森林公园,还回去学校上了个晚自习。

末法时代的地球,修炼者们大多过着和普通人别无二致的生活。十八岁的凌风默,遵纪守法,好好完成义务教育,距离成为一个腥风血雨的修真界第一人还很远,理所当然他的主业就是……读书。

作为一个天才型主角,虽然他好像从没看过几眼课本,依旧谜一般地稳坐在年级第一的宝座上,不动如山地吸引着全校女生的仰慕与全校男生的嫉妒。

只是这个晚上他始终有点心不在焉,坐在隔壁的同学注意到他的走神,小心翼翼递过来一本笔记,接着又满脸通红地扭开脸。

凌风默礼貌地道了个谢,毫无自觉地让对方低叫一声把脸埋进了课本里。他莫名其妙地望了同桌一眼,接着收回目光,又看向自己面前被蹂.躏了一晚上的草稿纸,上面用寥寥几笔勾勒出一张刚刚见过的面孔。

把草稿纸揉成一团,刚想扔掉,犹豫了一下,又摊平叠好放进衣兜里,“奇怪……明明是第一次见。”

不知道为什么,想起刚刚见过的那个人,总觉得……十分在意。

作为一本修仙小说的主角,凌风默拥有一个非常模板化的初始人生。

比如他有一个凄惨的身世,没有父母,没有目标,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也不知道要到哪里去。

又比如,明明身为孤儿,不知怎么的他就与修炼者发生了交集,甚至练成了远超自己境界的高超剑术。

再比如,虽然身为修炼者,但他一直小心翼翼地隐藏自己的身份,可是又不知为什么麻烦总会自己找上门来。

在打倒了一波又一波倒贴过来的敌人之后,他在堆积如山的医药费账单下逐渐失去笑容,剑法却修炼得越发精湛。

这一次,他遇到了迄今为止最麻烦的敌人。

实力强大,人多势众,据说还有个神秘强大的后台。

当然,按照正常的轨迹,这种挡路反派最终结局也是和他相爱相杀一阵之后被狠狠踩在脚下,然后他会头也不回地踏上下一个征途。

不过现在,命运出现了一点点不确定,仅仅……只是一点点。

下课铃响的时候,凌风默收好书包和自己的全部物品,走到门边最后看了眼这间课室。

书包里放着张主动退学的申请书,上面签着他的名字,签字时间是今天下午。

做出今晚这次行动的决定的时候,他就知道不管行动成败,白龙会的人都不会放过自己。

他还算喜欢这间学校,不想牵连这里的任何人。

“十八年都躲在这个温室里,也该是时候走出去了……”他拢了拢领口,握紧怀里的剑。

只不过做个学生很简单,上课发呆也可以,反正考试很容易,奖学金就足够维持自己的衣食住行和日常修炼。

不做学生了,自己就是个高中肄业的社会人了,过去的人生中除了读书就只会练剑,要怎么混社会呢?

踏出学校大门的时候,凌风默平静的脸上多了一丝小小的、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社会人的忧愁。

这一夜,凌风默辗转难眠,龙星野梦见自己暴打小孩,龙小白梦见自己被暴打,每个人醒来都很不愉快。

第二天一大早,龙星野循着小说里记载的主角的住处去找人算账。凌风默却早早出了门,怀揣着一张初中文凭,开始踏出社会人的第一步——找工作。

白龙会的人还没找上门来,那么生活还是要继续的,饭还是要吃的,饭从哪里来,从劳动中来!

与可怜巴巴的学.历.证.书一起碰了许多壁之后,最终他抿着嘴唇出现在一个工地里。

把身份证上交给工头,他领到了一个安全帽,一把铁锄,工头指着一片空地,对他道:“你的工作就是在这里挖坑。”

接着工头用力拍了拍比自己高出一截的肩膀,和蔼地鼓励道:“虽然你现在只是最低级的临时挖掘工,只有这把铁锄头,只能挖简单的坑。但只要勤劳努力,终有一日,铁锄头也能变成金锄头,甚至能开上挖掘机,挖向金山银山,挖出人生巅峰!”

工头的鸡汤对凌风默完全无效,他感觉自己被当成了智障,心情十分复杂。

不过等工头走后,他用握剑的方式握住锄头时,冰湖一样的眼中却刹那间泛起锐利的光芒。

……好像这样也可以练剑?这份工作,不错。

太阳落山的时候,凌风默擦了擦汗,望着自己面前的巨大深坑,脸上忍不住露出劳动人民满足的微笑。

从工地出来的时候,他的兜里出现了皱巴巴的二十块钱。

但是出门的时候,他有一百块。

工地临时工的工资一日是一百,损坏铁锄赔了八十,破坏工地赔了一百。

最终收入:负八十。

他眉头紧锁,怀疑工头偷偷报高了赔偿金额,但没有证据。

社会人果然十分辛酸,凌风默开始有些怀念学校了。

华灯初上的时候,他拖着长长的身影回到了居住的街区。

路边的夜市已经开张,烤肉串滋溜滋溜的香气直往鼻子里钻。

他停下脚步,揉了揉肚子,一天没吃饭了……

但是二十块……二十块买不到十根肉串,却可以买二十袋泡面,四十个馒头!花在这里会不会太奢侈了?

要不明天去林中打猎吧?修炼者不是就该猎杀妖兽,保护黎民吗?

……然而地球灵气贫瘠,林中没有妖兽,只有保护动物,打死一只,牢底坐穿。

坐牢好像也不错……管吃管住,但是牢里能带剑吗?凌风默陷入深思。

忽然间,心脏怦怦地跳了两声,他身体一紧,一把冰凉的利刃贴到了他的脊柱之上。

身后传来一个冷冽悦耳、却不耐烦到极点的声音,“找了你一整天,不好好在家躲着,乱跑什么?”

一阵彻骨的寒意从尾椎直冲到后脑,庞大的压力将他笼罩,凌风默觉得自己像是被蜘蛛盯上的猎物,四周都被细密的丝线网住,动一步都艰难,根本无处可逃。

但在这样的压力下他却反而冷静了下来,他压低声音,望着面前的路边摊中依然滋滋作响的烤串,不动声色道:“修炼者第一条例,一切行动必须避开普通人,你不会打算就在这里动手吧?”

那个声音沉默了会儿,似乎正在思考。

脑海中——

龙星野:“呼叫天道,有这个规矩吗?”

天道:「有。」

龙星野:“你们地球真麻烦。”

片刻之后,凌风默感到有具躯体从后面靠近了,然后那个声音在他的耳后轻柔而没有温度地说:“走。”

他们在人群中紧贴着缓慢移动,那柄刀始终抵在他背后,周围的人却仿佛根本没有看到一般,场景诡异得令人毛骨悚然。

在某处无人之地,那柄刀终于从他背后移开,同时身上的压力也骤然一松。

他艰难地扭过头,见到身后的人却一怔,脱口而出:“是你。”

延伸阅读

COOCEN加盟  http://www.powersintlinc.com/nao3.shtml
COOCEN小饰品是义乌市舜澈贸易有限公司经销商品,总部批发的日用百货、工艺品、箱包

佳特皮革护理加盟  http://www.powersintlinc.com/6wa7.shtml
现在专业皮革护理做为大众服务领域新兴产业已越来越多的被人们关注,越来越多的个人,企业

高恩瓷砖加盟  http://www.powersintlinc.com/uhp2.shtml
高恩瓷砖,勇于创新,善于思考,创建了中国陶瓷行业第三代O2O模式,以新颖独特的商业形

爱慕瑞斯加盟  http://www.powersintlinc.com/yq2f.shtml
爱慕瑞斯床上用品总部经销批发的家具、家具用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

通元堂加盟  http://www.powersintlinc.com/ntro.shtml
通元堂养生项目介绍:通元堂大众养生保健化养生机构,海川国内外手法医学会协会成立5、6

山元红加盟  http://www.powersintlinc.com/xwv4.shtml
山元红蜂蜜拥有自己的300亩香谷小米种植基地,18吨小米成套加个设备、豆类精选设备、

博世洗衣机加盟  http://www.powersintlinc.com/b0es.shtml
博世洗衣机加盟详情博西家用集团集团于1994年正式进入中国,迄今为止,已投资创建了三

恒佳加盟  http://www.powersintlinc.com/x92c.shtml
恒佳鲜鲜辣片(原国营宝鸡县酱货厂),地处宝鸡市陈仓区科技工业园(虢镇火车站)。恒佳鲜

云岭果乡鲜果超市加盟  http://www.powersintlinc.com/bn29.shtml
云岭果乡是上海添图集团旗下一家专注于水果及水果制品、生鲜零食、果饮制品等复合业态的流

艺信画廊加盟  http://www.powersintlinc.com/aoq9.shtml
艺信画廊油画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个体经营,油画、工艺画、无框画、装饰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玄幻之万界地府第2章在线阅读

    晚上11点,别墅里灯火通明,不停传出高歌。原来里面正在高舞升平。一群10多岁的男孩女孩在里面跳舞,唱歌。“今晚是我们梁大少爷的生日,不醉无归。”“来,来,来,喝酒。”里面的聚会根本就不适合一个10岁的小女孩玩,女孩觉得无聊就跑到花园里散步,走着走着,突然好像听到什么声音。“声音好像是在那边的花草传出

  • 我可爱的班级失败品

    华夏秘密实验基地“将军,美国那边神盾局在催我们了,如果不立马把立方还给他们,他们就要发布国际讼告了。”一名士兵再向一名军官说道,而军官的脸阴沉不定,“告诉尼克弗瑞。合作还没有完成,立方没有研究完毕,无法归还!”军官咬了咬牙,说道。“可是将军,如今研究时间越拖越长,显然没有任何进展,如果老大怪罪下来。

  • 爱在红颜墨江湖之不走?小爷让你吐血(6)

    第6章:不走?小爷让你吐血“呵呵,张主任你可真会开玩笑。还有海哥,你今天挺帅气的嘛!”李曼蝶客套的说着,一旁的罗扬听的心里面就不爽了。这个老男人长得贼眉鼠眼的也能说帅气?和小爷比起来那简直就是萤火虫与皓月争辉嘛!曼蝶姐,你撒谎怎么脸都不红一下呢!很快今天打扮的人模人样的张海也是笑着说道:“哈哈,李曼

  • 婚后:又做了你的宠爱在线阅读第5章

    张贵荣离开北馆,明面上是去置办茶叶之事,实际上是想外出将螺珠换钱,螺珠好是好毕竟是死物,死物填不饱肚子。张贵荣不想让慕雪行为茶叶破费,他人精得很,茶叶不用自掏腰包,北馆存库长年预备外宾吃喝用度之物。张贵荣想着先将珠子换钱在去存库领茶叶,不用花钱又能领到茶叶在而算是还次慕雪行人情一举三得,有得意外之财

  • 恋爱不如搞科技[快穿]之又是一具阴沟里的尸体(4)

    当杜•克卡奥将军将这个男人叫来的时候,旁边有一袭红发的女子正*气似的靠着大殿柱子,用一块丝布擦拭着匕首。这诺克萨斯军团中,最精通刺杀和战斗的家族,在诺克萨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杜•克卡奥家族的威名没有人不闻风丧胆。外人称道杜•克卡奥家族,唯有恶名昭彰这样来称赞他们,整个力量唯上的诺克萨斯,杜•克卡奥

  • 就赖着你怎么着第九章在线阅读

    从菩提祖师房间走了出来,回到房间之中,吴凡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因为从师尊口中了解到,那所谓的鸿蒙废墟,无穷的星空,无穷的荒芜,没有丝毫的灵气,而且还有一个星球,名为祖星,那是三界的起源,因为盘古大神来自哪个世界,然后开辟了洪荒世界,就有了他们。女娲道主开辟了娲皇界,太上道祖开辟了太清界,所以无论怎么说

  • 一帘幽梦之重来在线阅读第三节

    那黑色的铠甲解决掉三头兽人后,站在走廊上,空中黑色的粉末就像雨一般地洒落下来。他斜过脸来朝若宇看了一眼。“酷啊,那黑色的铠甲是什么?”若宇对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从草坪上爬起来。“是爵士,”李老师也艰难地站起来,“你还不赶紧回到班里去,这里太危险!”“可是李老师,我想问,不管外面怎么动荡,也要回到班里好

  • 你说这是命中注定在线阅读第9节

    “所以为了她好!请您远离她吧!离开这个学校吧!拜托您了!”那个导师又朝着我深深的鞠了个躬。“谢谢您对灵药这小妮子的上心!她有做得不对的地方!我这边给您道歉了!”我由衷的朝着那个导师鞠了个躬。除了我以外这应该是唯一一个会灵药那家伙考虑的人了吧。就冲这么一点他就值得我鞠这一躬即使他在心里如此的看不上我。

  • 王牌重生之盛宠狂妻之危机感(10)

    先前破旧的无人小区里,方源和幽莲站在一个六层高的居民楼前。他们从王胜军那离开然后去小吃街买了些吃的,就直接来到了这里。方源看着西边无精打采的太阳,心中一阵感叹,他们从清晨遇到王胜军开始到现在,不知不觉太阳都要下山了,他们在这世界上的第一个白天就这样要过去了。“我们就选这个吧,感觉所有的情况都差不多,

  • 万能体验设定系统之峨眉

    却说周芷若离开婚礼后,就直接离开了濠州。现在战乱纷飞,明教义军和朝廷的官兵打的烽烟四起。看着满目疮痍的天下,周芷若只能克制住心态,杀了一些作恶的元兵山贼。一路径直往西,终于在半月回到了峨眉。守在山门的是峨眉四个外门师姐师兄,他们瞧见周芷若,一时之间竟然转身就走。周芷若冷笑一声,身影诡异般绕过四个师姐